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佣兵狂妃:王爷太腹黑》萝卜

穿越重生

《佣兵狂妃:王爷太腹黑》是一部由作者[萝卜]编写的一部短篇穿越小说,故事主要主角: 桃夭,本书主要讲述:穿越前,她是元帅府懦弱无能的废物嫡女,亲眼看到庶姐与未婚夫行房却不敢反抗!穿越后,她是来自现代的金牌雇佣兵,欺她者别想好过。恶毒侧妃对她处处挑衅,想要取而代之?只要我活着你想也别想!姐姐狠毒,侧妃猖狂,歹人陷害,奸人嚣张?女雇佣兵仰首狂笑,人敬我一尺,我还她一丈!

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佣兵狂妃:王爷太腹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2637】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佣兵狂妃:王爷太腹黑》免费阅读

第1章 反击
“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人。”
冥冥中似有谁在这么呼喊,尖锐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绝望和憎恨。
桃夭只觉得这厉声钩子一样,将漂浮在空中或者下坠深渊的她使劲一带,顿时,乍亮的白光犹如白昼一般刺得她的眼睛生疼!
怎么回事?
桃夭下意识挡了挡,一双肿胀满是污血的手出现在眼前,她一愣。
她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然而还不等桃夭细想,太阳穴就立即针扎一样的疼痛!
记忆犹如泉水奔涌而来,将一片空白的大脑顷刻间住满陌生的记忆。
穿越?还是元帅府的嫡出小姐?桃夭抹了一把头上因为剧痛而产生的冷汗,忍不住笑了笑:好戏剧的人生。
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的雇佣兵,虽然起了一个温雅的名字,但是却有着截然相反的强壮身体以及神经,如果不是在任务最后一刻被最亲近的属下出卖,她也不至于被擒获,丧命黄泉。
脑海中断断续续的记忆让桃夭一直忍不住摇头,她实在无法理解,这女子生前都被姐姐给虐待成这样了,居然还这么逆来顺受的去死了?
堂堂元帅府的一个嫡出的小姐,居然在自己姐姐抢了未婚夫之后还被卖入青楼,真是没有比这个更烂大街的戏码了,她都懒得回忆,作为一个局外人实在体会不到其中的感情。
桃夭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额角,这伤口不浅,也难怪她会一命呜呼。
她环视四周,随意找了一条手帕缠在头上,这才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站起身来,却发现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眼见着面前的房间小巧精致,倒显得她有些寒酸气了。
陈设是很考究的,就是桃夭这粗人也觉得上好。
然而还不等桃夭想出怎么用这副娇小的身躯逃出这里的时候,门就“嘎吱”一声从外面打开了,还没看到人就先听见一个担忧的声音说道:“李大哥,这女子是相府的小姐,咱们就这么弄回来,会不会出事?”
李三哪有空理他,脑海中想起桃夭那窈窕的身躯,就忍不住擦了一下口水说道:“元帅府在大大的过皇亲吗?这可是王爷交待的能有什么事?虽然这二小姐不及她姐姐漂亮,但也还是个处子,一针见血我最喜欢了,等会儿我先行,你断后,嘿嘿嘿……”
猥琐的笑声伴着脚步声走了进来,李三刚打开帘子,却看到桃夭正好端端地坐在桌子边,漫不经心的用绣帕擦拭着自己的手。
“呦呵?你醒了?”李三满身臭气地走过来,堆着满脸淫笑道:“二小姐这是想开了,不像是之前那样要死要活的了!”
桃夭目光扫了过去,这一眼就叫王二遍体生寒,只觉得就像是一把刀向自己刺来,疼得他心惊胆颤,他不自觉地缩了缩说道:“李哥,我看二小姐怎么和刚才不一样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不闹不是更好?”李三白了王二一眼,转头一看,只见一身云霏锦衣,随意的摆弄了一下发丝,眸光如水,充满诱惑的滋味,两个男子一下子看呆了。
李三向来是个荤素不挑的人,乍一看见这么美的人口水都要留下来了,擦了擦嘴,目光中透着色咪咪的神色摇晃走去:“二小姐,你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不如配合一点,享受一番欲仙欲死的滋味,也不枉来人世走一遭啊!”
桃夭笑了笑,这种人要是放在前世和她说话都不配,不过也有例外,阎王殿里总不能不知道是谁杀死的他吧?
随手捏起一个茶杯,指尖一松杯子应声落地瓷杯四散,她故作惊讶地掩嘴,弄的李三一愣,这小娘们儿是要干什么?
不料这边李三还没细细琢磨,桃夭已经随手捡起一个碎片甜甜一笑:“你觉得我美吗?”
他一瞅,立刻眼睛冒光连连点头,“二小姐自然是美,比她青楼里的梨花姑娘都要美上三分。”
她眼中闪过一丝丝寒光,继续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女人,不如就做做女人,阎王爷帮你改性别,我帮你改身体。”
话没说完,手下就用力一甩!
李三还没明白这句话,只见一道精光嗖的过来,下体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惊恐的低头一看。
“啊!”他蜷缩着,眼中充斥着恐惧,下面疼的让地满地打滚,心中的崩溃更加让他头冒冷汗,脸色苍白的尖叫道:“你个贱人!”
桃夭冷笑一声,看着他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容,眼中划过一道冷意。
这种死不悔改的东西,要是一下子死了那才是成全了他。
鲜血不停的涌出,李三很快就因为失血而发晕了,他挣扎着想要离开,桃夭怎么可能放过他?手腕一用力碎瓷直接打入了他的腿骨之上,李三立刻惨叫一声,整个人直直的跌落在地。
李三这回知道怕了,不断的颤抖尖声道:“二小姐,冤有头,债有主,小人不过是替人办事而已,你要是杀了我,就不知道谁要害你了!”
无论谁是主谋谁是从犯,那些敢害她的人,桃夭自然一个都容不下,更容不下有人威胁她。
瓷片在指尖玩弄着,一个不经意间照着李三的眼睛迅速的飞了过去。
“啊!”
血花四溅,血痕如同一条小蛇从眼眶里爬出,凄厉的声音瞬间穿透房门,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全身直哆嗦:“二小姐不要杀我,您难道不想知道谁要害你吗!”
“要是我还用你来告诉谁要害我的话,我就真的不必活着了,而你,从来就没有活着的价值。”
如此阴森的话,王二听的一哆嗦,扑通跪在地上哀求说道:“二小姐饶命,二小姐饶命,小人也是被逼无奈,二小姐饶命啊!”
桃夭把目光放在王二身上,记忆中这人似乎没有折磨过桃夭,甚至还几次帮着求情。她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如此她自然要送他一份“大礼”。
她看了一眼王二才用命令的口气命令说道:“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