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多士喵

多士喵 总裁豪门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是由作者[多士喵]编写的一部豪门短篇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苏芊芊,沈沉渊。本书主要讲述:她是江城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却偏偏看上了名不见经传的穷小子。 任凭外界流言蜚语,她爱得雷打不动。 可沈沉渊说:苏芊芊,我不会爱你。 她笑,无论你爱不爱我,你都是我的。 可最后的最后,她用了太多东西来祭奠这场爱情。 当世界陷入黑暗,她抱紧自己:沈沉渊,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9722】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于你有情,累我此生》试读

第1章 你打我是因为她
原本寂静的夜,骤然被一道惊雷打破。
粉色纱帐内沉睡的女子刷地睁眼,眼底满是惊恐。
“轰!”又是一道惊雷炸响天际。
“啊!”苏芊芊尖叫一声,把自己缩成一团,捂着耳朵闭上眼睛,身体瑟瑟发抖。
她怕打雷。
从小就怕。
砰!
卧室的门忽然被人大力踹开。
浑身湿透的男人带着一身的阴郁,如同一只沉冤的水鬼,要找害死他的人索命。
“啊!”苏芊芊又是一声尖叫,差点吓哭。
正好一道刺眼的闪电划过,她才看清楚站在那头的人是谁。
沈沉渊,她十八岁的生日礼物。
“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家里的车子后备箱不是都有备用的雨伞吗?”看到是他,原本害怕的心奇迹般安稳下来,只剩下对他的关心,手忙脚乱的去拿毛巾,“先擦一下,我去给你放水。来人,来……”
手腕被人抓住,耳边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低吼,“苏芊芊。”
“怎、怎么了?”
回答她的不是男人的话,而是迎面挥过来的一个巴掌。
啪!
异常响亮,打得苏芊芊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
“小姐,有什么……”听到声音前来询问的佣人呆住,转身要走。
“站住,”苏芊芊从地上站起来,脸上火辣辣的痛,“这件事,我不想在爸爸那边听到一个字,懂?”
“可是大小姐……”
“没有可是。”苏芊芊的语气加重,“要不然,滚出苏家。”
佣人唯唯诺诺的点头。
“下去吧,准备一碗姜汤。”被他打了一巴掌,却还巴巴的担心他会感冒,苏芊芊,你也是没谁了。
可是能怎么办呢,谁让她就是喜欢他呢。
无药可救,无法自拔的喜欢。
在十八岁成人礼上,一见钟情。
其实后来苏芊芊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她当时没有说那句“我要他,他就是我的生日礼物”,没有后来爸爸强制性把他从乔家要过来,充当她的保镖,他对她的印象是不是会改观。
然而,这世上没有如果。
火辣辣的疼痛让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满心的委屈,“你打我,是因为她?”
“是!”没有丝毫犹豫,沈沉渊冷漠的看着她,“她原本是最出色的芭蕾舞蹈家,现在拜你所赐,毁了!”
“所以,这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红唇微扬,她抚着被打的脸颊,眼眸低垂。
然后,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扬手一个巴掌毫不犹豫的还回去,红唇一字一句,冰冷而尖锐,“若你是为你,那我也就认了。既然是为她,那这巴掌我还给你。”
沈沉渊不闪不避,任由那一巴掌落在他脸上,目光冷冷的看着她。
苏芊芊抬了抬精致的下巴,眼眶微红,明艳夺目的俏脸上巴掌印十分明显,“她是自己摔下去的,与我无关。至于她的前途,毁了就毁了,反正我也没觉得她跳得有多好。至于你,看在你心上人受了伤还毁了腿的份上,这一巴掌我不跟你计较。现在,给我滚!”
男人站在她面前,没有动。直直的看着她,漆黑的眼睛深邃而冷漠。
窗外又是一个炸雷响起,苏芊芊的脸色不可抑制的白了白,原本的盛气凌人荡然无存。
她不能再待在这里,继续待下去只会更加狼狈。
擦肩而过的瞬间,她听见沈沉渊淡漠而决绝的声音,“苏芊芊,我不会喜欢你的。”
“那又怎样?”苏芊芊抿唇,“你喜不喜欢重要吗?只要我还喜欢你,你就是我的。”
她是擎天集团的小公主,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哪怕是想要天上的星星,她的爸爸也会为她摘下来。更遑论,是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小子。
“守着一个心里没有你的人,很有意思?”
苏芊芊笑了笑,背对着他的脸上,笑容哀伤又明媚,“谁让我喜欢你呢,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就够了。你喜欢乔沫儿又怎样,你只是乔家的养子,我说喜欢你要你,他们也只能乖乖把你让出来。”
这话,显然激怒了他。
男人忽然伸手,狠狠扣住她的手腕,力道大的几乎要把她的腕骨捏碎。
苏芊芊痛的脸色煞白,眉心蹙在一起,“沈沉渊,你给我放手。”
男人的手没动,眼神冷漠而阴鸷。
“不放?”她倏然笑开,明艳的五官写满挑衅,“想给她报仇,捏断我的手?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爸是会一并打断你的手,还是直接毁了乔家。”
“苏芊芊,你有什么冲我来。”男人愤怒的甩开她的手,脸色阴沉。
“我是在冲着你啊,可惜你半点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能怎么办?”女孩无奈摊手,“我知道你喜欢她,舍不得她和她家受到半点伤害,所以乖乖留在我身边让我开心不好吗?这样,他们才有好日子过啊。”
说罢,留给他一个冷傲的背影,大步离开。
只是在男人看不见的角度,晶莹的泪水默然滚落。
被自己喜欢的人斩钉截铁的说不会喜欢自己,怎么可能会不伤心。
半小时后,当沈沉渊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就看见佣人一脸慌张的冲进来。
“怎么了?”男人蹙眉,眼神冷漠,面容明显不悦。
他本来就气势强大,再沉着脸越发的吓人。
佣人结结巴巴,一句话说的十分费力,“小姐她……她不见了。”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