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南风过海时,爱你如患》郭酊时

现代言情

《南风过海时,爱你如患》是由作者[郭酊时]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乔晚,杨木辛。本书主要讲述:“杨木辛,你曾问我,放弃一个深爱的人是什么感觉,我感觉就像你住了一生的房子,被一把大火烧了,你一个人蹲在远处看着残骸土灰,明明你知道那是家,可是你再也回不去。” 乔晚这一生只爱过一个男人,卑微如尘埃,却至深至重。 “愿你余生不皱眉,愿你往后只记得新人笑靥如花,忘记我泪雨如下。” 隔着山和水,往后,爱情只会越走越远。 “乔晚,我到底做了什么?做梦都让我难过。” 原来陪你到最后的,不是旧人的手,而是烧喉的酒。

《南风过海时,爱你如患》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本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 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25888】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南风过海时,爱你如患》试读

第一章 你要恨我
如果这个世界有什么事情是让乔晚死都做不到的,那就是放弃杨木辛。
乔晚看见杨木辛走进包间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完了。
乔晚想逃,可是她发现,她的身体像是定在了原地,无法动摇。
杨木辛站在包间门口,摇曳的灯光打在他修长的身上,深色的毛线衣上搭着藏青撞色的围巾,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正在上学的大男生,他就那样薄唇轻抿,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乔晚看他的时候,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才两年的时间,眼前这个喜欢穿着白色衬衫微笑的男人以惊人的速度迅速消瘦了下去。
他的头发微微有点乱,眸子里全是看不清的感情,青色的胡渣看起来他似乎苍老了许多。
乔晚的眼光落在他的身上,无法移开,乔晚看着他落满灰尘的眼眸,眼睛痛得几乎要流出眼泪来,是怪他太耀眼了吗?还是她好久不见他,再见心痛?
吵闹的包间里,乔晚一改两年前的清秀可人,穿上了她曾经最厌恶的露肩紫色吊带衫,短到大腿的黑色蕾丝裙,长长的假睫毛在烟雾缭绕的包间里颤抖着,浓厚的妆容掩饰了她慌乱的表情,却无法平息她内心的害怕和不安。
“辛哥,来这么早!”
张兆阳在一群脂粉美女的簇拥中满脸笑容的走过来搭在杨木辛的肩膀上。
杨木辛笑笑,随着张兆阳进了包间,乔晚的眼光贪婪的落在他的身上,不肯移开。
杨木辛淡淡的扫视了四周,他的眼光扫过乔晚,又移开,没有任何感情,全是陌生。
他是真的没有认出乔晚吗?还是不愿意认出她?
“辛哥,这是丽都会所里最漂亮的女人了,怎么样?有没有点兴趣?”
张兆阳揽过乔晚纤细的腰,向杨木辛介绍着。
“嗯。”
杨木辛点了点头,看向乔晚的目光陌生得让乔晚打了一个寒战。
乔晚愣愣的看着杨木辛的侧脸,手心里出了汗。她想过很多次和他相遇的场景,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是这样。
其实,她想的更多的是这一生都不要再见到他,因为每次想到他,她都会痛到无法呼吸。
“听说这妞特能喝了,今天我张兆阳倒要看看怎么样!”
张兆阳从桌上拿过一瓶已经开了的斯多尔80度芳香朗姆酒,这是世界有名的烈酒,贵得离谱,可是像张兆阳这种公子哥儿哪会在乎钱?
“来,喝完这瓶酒,让爷开心了,爷就给你钱!”乔晚移开在杨木辛身上的目光,看着酒颤抖了一下,这样的烈酒,一杯就足够要了她的小命,更何况是一瓶。
可是,钱对她来说,比她自己的命还重要。
乔木看了看一旁默不作声的杨木辛,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拿起酒,咕噜咕噜的灌了下去。
烈酒烧喉,这句话真他妈的错!明明就是烈酒烧心!乔晚灌下一瓶之后,她感觉到心脏一阵疼痛,喉咙也很难受得厉害。
她迅速的跑进卫生间,一阵狂吐了起来。
她小小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一阵苦水混着刚才喝下去的烈酒不停的涌了出来,乔晚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要吐出来了。
过了几分钟,乔晚抬起头,镜子中的自己,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头发被汗水黏在额头上,看起来狼狈不堪。
杨木辛之所以不愿意认出她,大概是因为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吧?连她都厌恶现在的自己,更何况是杨木辛呢?
她从包里拿出玫瑰红的口红涂在没有任何血色的嘴唇上,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回去。
包间里的人仿佛都在等着她,她刚一进门,所有的人都看向她,除了杨木辛。
他像一个不惹世的王子,周围都是冰冷的光环,任任何人都无法靠近他。
张兆阳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脸上全是红光。
“小美人,终于回来了,今天你的表现让爷很满意!”今天的乔晚,很是豪气的将酒喝完了,让张兆阳很开心,张兆阳立刻推开旁边的几个女人,朝着乔晚扑了上来。
乔晚吓了一跳,她没有料到张兆阳会突然扑向她,所以她立刻下意识避开满面红光的张兆阳。
张兆阳扑了个空,直接摔在了地上,这下可惹怒了张兆阳。
“贱人!敢躲爷?”张兆阳在众人面前丢了脸,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拽过乔晚,对准她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的声音回荡在包间里,众人都安静下来了。
火辣辣的疼,乔晚捂着脸看向杨木辛,但是他只是淡淡的摇着手里的鸡尾酒,好像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都没有看见。
“对不起,张总。”乔晚拂了拂脸颊上被打乱的头发,兴许是烈酒的原因,她的声音沙哑得可怕,。
“对不起有用吗?你这妞不错,要不你今晚就陪我玩玩吧!这样爷开心了,或许就原谅了!”
张兆阳调戏的用手捏住乔晚的下巴,眼睛里充满了邪恶。
乔晚的下巴被捏得生疼,骨头咯咯都作响,她勉强的从喉咙里挤出一点点声音。
“张总,我只陪酒,不陪睡。”
“贱人!出来卖的还装清高,像你这样的女人爷见多了,哪个不是骨子里透着骚气的!”
张兆阳抓起乔晚的头发,直接就将她往包间的墙上撞,乔晚感觉到一阵眩晕和疼痛,温热的液体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乔晚摸了摸额头上红色的液体,身体颤抖得有点厉害。
血液流过乔晚苍白的脸色,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狼狈不堪。
“张总,丽都会所里比我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你随便挑一个都比我强。”乔晚虚弱的说着,声音有气无力。
“爷偏偏就看上你了,别给爷装,现在就跟爷走!”
乔晚在丽都会所两年了,什么样的客人没有遇到过?可是像张兆阳这样不讲理且霸道的男人,乔晚还是第一次见。
“张总,我真的……”
“爷让你陪爷,是你今生修来的福气!爷今天就算是当着所有的人干了你,你也不能怎么样!”张兆阳狠狠的拽起乔晚瘦弱的手臂,将乔晚的手臂活生生的掐出了青紫色的伤痕。
乔晚的内心一阵恐惧,她这两年虽然在这种烟尘的地方混迹,可是她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要是被张兆阳在这里强奸了,她比死了还难受,更何况还是在杨木辛的面前。
张兆阳拖着乔晚不管不顾的往外走去,乔晚的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