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推荐老舍文学奖十部获奖长篇小说》

小说专题

老舍文学奖是北京市文联和老舍文艺基金会于1999年创立的文学奖,主要奖励北京作者的创作和在京出版和发表的优秀作品,每两至三年评选一次。老舍文学奖是北京市文学艺术方面的最高奖励,与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曹禺戏剧文学奖并称中国四大文学奖。

老舍文学奖十部获奖长篇小说:
1.《梦断关河》凌力(获第一届老舍文学奖)
小说以鸦片战争为历史大背景,以刻画昆曲艺人的命运为中心,谱写了一部历史上平民百姓在民族危难中义薄云天的抗争史,展示了一代名优与时代风雨纵横交织的爱情传奇故事。
作者凌力,1942年生于陕西,从事导弹工程技术工作十二年后,于1978年调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开始历史研究和文学创作。自1980年起,陆续发表长篇历史小说《星星草》、《少年天子》、《倾城倾国》、《暮鼓晨钟——少年康熙》及《梦断关河》。《梦断关河》获首届老舍文学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和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

2.《古街》刘育新(第一届获奖)
小说以民国时代为背景,以百年为琉璃厂为舞台,摹写了一群古玩商人的颠沛际遇,苦辣人生。随着清王室的崩溃,本来由贵族集团独霸的珍贵文物流人民间,造成北京琉璃厂古玩市场的畸形繁荣;同时,也造就了一批独具慧眼的古玩商人,使古玩业行业成为旧京特有的文化景观和传统文化的精英。
故事从一颗假人头开始,情节离奇,悬念迭出,环环相扣,妙趣横生。三个古玩商人性情迥异、追求不同、命运悬殊。犹如三重奏一般的相互比照、相互衬托,相得益彰。小说通过描述旧京风俗人情,演绎鲜为人知的故事,透视出历史的惨烈、文化的醇厚和人性的复杂。
作者:刘育新,1939年生,著名作家、书法家、文物鉴定专家。

3.《无字》张洁(第二届获奖)
《无字》以女作家吴为的人生经历为主线,讲述了她及其家族几代女性的婚姻故事,描摹了社会大动荡、大变革中各色人等的与世浮沉、坎坷人生,展现了中国近百年间的风云际会,对20世纪的中国进行了独特的记录与审视。
《无字》是一部有着多重主题的文学作品,作家以女性视角用恢弘的笔法对时代大背景下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既有对以胡秉宸为代表的政界虚伪与龌龊的辛辣批判,又有对当时社会人生百态的生动描摹。
作者张洁,生于北京,幼年丧父,从母姓。读小学和中学时爱好音乐和文艺。张洁以“人”和“爱”为主题的创作,常引起文坛的论争。她不断拓展艺术表现的路子,作品以浓烈的感情笔触探索人的心灵世界,细腻深挚,优雅醇美。
张洁的艺术风格前期深沉含蓄,擅用抒情性叙述与哲理性议论相结合的手法来描绘人物的内心世界;中期以审丑为基准,采用调侃、反讽的手法营造种种超现实的文本景观,一抒发对世界荒诞性方面的体验;近期又转而平淡超脱,从关注现实的激烈走向关注内心的情感感悟,呈现出另一种美学风格。

4.《蒙面之城》宁肯(第二届获奖)
《蒙面之城》讲述了一个年仅17岁高中生的流浪故事,主人公马格迷恋福尔摩斯、希区柯克,他用可笑的侦探眼光怀疑周围的一切,秘密跟踪教师、同窗以及四周一切可疑的人,但一无所得。最终他把疑心目光投向可疑的父亲,并证实身为历史学教授的父亲并非他的亲生父亲,这使他抛弃高考,走出蒙面之城,开始了长达七年的流浪生涯。从秦岭到西藏,从西藏到深圳。他选择了流浪,像野狼一样生存,随时隐没于大地上劳动生息的人群之中,想要爱情的时候他去跟人决斗,了断情缘的时候他誓不回头。
小说塑造了一个具有流浪气质的马格,他敢于抛开现实,浪迹四方,展现了现代人真实、探索、自重、自然、自信的灵魂高贵的一面。此外,这是一部奇特另类、画面广阔的小说,展示了北京、西藏、深圳等各地具有天壤之别又寄意深远的地区生活画卷,触及人伦、情感、原始艺术、灭亡、地下音乐等方方面面。
《蒙面之城》的发表可谓一波三折,2001年开春不久,宁肯就把这部小说投给许多期刊,但均未获发表,他只好转而在新浪网上连载以寻求知音。一个月后,小说的点击率超过了50万人次,很快便被《当代》刊用。
全书一直在讨论的是一个“规则”和“体制”的问题。所谓的努力奋斗,不过是别人价值观下的走狗。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心甘情愿成为社会和世俗的奴隶——而人们还不自知,因为每个人都这样,这才是游戏规则,遵守游戏规则努力奋斗的人就可以获胜成功。而在“正常人”眼里异常可笑的马格,压根就藐视这套全世界通用的游戏规则,他要砸烂这游戏规则,让每个人看到“陈规”之外的另一种生命状态。
作者宁肯,1959年生于北京,曾在西藏生活数年。1982年大学期间开始发表诗歌,代表作为《积雪之梦》。九十年代致力于散文写作,代表作为长篇系列散文《沉默的彼岸》,“新散文”代表作家之一。新世纪致力长篇小说创作,著有长篇小说《蒙面之城》《沉默之门》《环形女人》《天·藏》等四部,中篇小说《后视镜》《词与物》多部。

5.《受活》阎连科(第三届获奖)
在小说《受活》中,阎连科虚构了一个叫受活庄的地方,这是一个遗世独立、鲜为人知的村落,所有村民都天生残疾,反而视身体健全者为另类 。主人公柳县长异想天开,想用重金购买列宁的遗体以发展旅游经济,在这一过程中,受活庄被柳县长惊喜地发现了,于是,这个由残疾人组成的村庄开始走向外部世界。受活庄的村民们组建了绝术团,在柳县长的带领下红遍方圆百里。小说的标题“受活”是北方方言,意即享乐、享受、快活、痛快淋漓,也暗含有苦中之乐、苦中作乐之意。
光是开篇“购买列宁遗体”的深意就已经足够好了。受活庄是阶级和社会的缩影,人性却在其间放大。小说的故事走向非常好,该表现的部分也淋漓尽致,这种设计让我想起了萨拉马戈。语言的指向性非常明确,就少了一些美感,这是讲故事的语言,或者说是掺杂了大量现实的寓言式语言,把很多中国社会进程的部分都包括了。故事本身足以震撼人,也足够优秀,更何况还有那么多象征部分。
用语太过乡土化,这是阎连科的重要特点,也是他的重要局限,尤其是影响他的作品推广时的还原度。之所以要关注这一点,是因为本书的表现力和深度绝对已经达到了世界范围的优秀水平。这是一部反写的乌托邦史诗,一部人类原罪的鞭挞与批判,是中国文学中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作者阎连科,1958年生于河南洛阳,被誉为“荒诞现实主义大师”。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代表作有《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风雅颂》《四书》《炸裂志》等。

6.《八月狂想曲》徐坤(第四届获奖)
该作品以一座虚构的奥运协办城市为背景,讲述了奥运筹办过程中围绕场馆建设发生的故事。该小说以奥运场馆的建设为主要线索构架故事,塑造了一代年轻的城市管理者和建筑设计设计师的形象。
《八月狂想曲》是第一部以奥运为题材的长篇小说。这部作品热情歌颂奥运、弘扬奥运精神、讴歌伟大的时代。全书共五十余万字,以一座虚构的奥运协办城市为背景,以场馆建设为主要线索构架故事,塑造了奥运工程建设者的丰满形象,准确而真实地反映了奥运建设艰辛而辉煌的历程。作品以表现青春中国的活力和尊严为主题,显示出作者博大的胸怀和独特深邃的见解。
作者徐坤,生于沈阳,1993年开始发表小说,出版小说散文论著等3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篇小说《白话》、《先锋》、《热狗》、《沈阳啊沈阳》、《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短篇小说《遭遇爱情》,长篇小说《春天的二十二个夜晚》、《爱你两周半》、《野草根》、《八月狂想曲》,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首届冯牧文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首届女性文学成就奖等。

7.《天藏》宁肯(第四届获奖)
九十年代,大学青年教师王摩诘带着内心的困难来到西藏,每天忘情于拉萨郊外高洁隐秘的自然风光,专注于内心的形而上的感受,引起同校藏汉混血女教师维格的注意。在维格看来王摩诘虽非寺院的修行者,但其精神气质与寺院僧人几无区别。维格介绍王摩诘认识了自己的上师马丁格,两人无话不谈,经常一起去寺院拜访马丁格,就在两人似乎进入了恋爱关系时,维格却发现王摩诘与援藏女法官于右燕有着某种“特别”的身体关系……
这是一部极为独特的小说。小说思辨性很强,同时充满了虐恋情节,极具可读性。到过西藏的人似乎都有些神神叨叨的,不会说“人话”了。马原凭他的“叙述圈套”早已独步江湖;于坚的新体散文也俨然一派宗师风范;而西藏对宁肯创作的影响显而易见。毫不讳言,我喜欢“王摩诘”这个人物,他是坦荡的,因此也是纯粹的。相比起来,“维格”就狭隘多了。可以说是王摩诘拯救了维格,帮她找到了精神的定位;而维格抛弃了王摩诘,仅仅因为他的怪癖。不为自己的怪癖羞愧,恰恰是王摩诘的坦荡与纯粹。小说中的智性对话很好看,在中国,生活中这种对话太少了。微博上就有人指出,中国人不会“聊天”,诚哉斯言。至于对本书评论无论形式还是内容,都可以“反哺欧洲”,简直是胡说八道。对注释的运用,难道没有人看过阎连科的《受活》吗?最后,总怀疑“王摩诘”其实是“王磨叽”。

8.《如意高地》马丽华(第四届获奖)
故事缘起于1936年的一本小册子《艽野尘梦》,《艽野尘梦》是近百年前川军将领陈渠珍书写的进藏始末的惨痛经历。于是,《如意高地》里的“刘先生”等一群当代人沿着这本旧书提供的线索,打捞出沉埋的历史。这群生活在西藏的现代人与历史的不时相遇穿插融合,作者将古人今人并入一部传奇。
通过对历史的描述和反思,马丽华表达了对汉藏民族关系和谐共处的愿望。藏汉民族关系的和谐,需摒除大汉族民族主义和狭隘的地方民族主义,才能彰显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民族文化格局。
作者马丽华,生于山东济南。现任中国藏学出版社总编辑。曾任《西藏文学》编辑,后任西藏作协副主席。在西藏工作和生活了27年,马丽华写过10多本关于西藏人文地理的纪实作品,包括“走过西藏”作品系列之《藏北游历》、《西行阿里》、《灵魂像风》、《藏东红山脉》等。2003年调至北京。

9.《耶路撒冷》徐则臣(第五届获奖)
小说被誉为“70后群体的小史诗”。小说讲述的是主人公为了筹集求学耶路撒冷的费用,回运河边的老家卖掉祖宅,而后接连与几位儿时伙伴(舒袖、易长安、秦福小等人)相遇,他们各自的人生境遇、理想追求和对往昔生活的回顾。故事横跨七十年,在浩繁复杂的背景下聚焦于这个年代的中国年轻人,旨在通过对他们父辈以及自我切身经验的忠实描述,探寻成长细节的脉络,并为读者呈现“70后”一代人复杂的精神世界和完整立体的社会。
“花街”和“北京”是徐则臣作品中常见的生活场景,“花街”若从故乡的角度理解,是“根”所在,“北京”则是年轻人从“花街”走出来奋斗、漂泊的地方。这两个地方交织和对峙,是徐则臣的小说基本元素。在《耶路撒冷》中,除了花街和北京,又多了一个“耶路撒冷”,它与花街、北京的含义不同,实际上只是人们在精神上的一个空间。“对小说里的人物来说,耶路撒冷意味着信仰、救赎,意味着自我安顿和从容放松,意味着精神和生活的返璞归真。”谈及此,徐则臣认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自己的“耶路撒冷”,每个人跋涉生命旅途也都是在寻找自己的“耶路撒冷”。
2014年,获得第五届老舍文学奖,使徐则臣成为老舍文学奖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2015年,获得第九届茅盾文学奖提名。 2016年6月,获得首届海峡两岸新锐作家好书奖。

10.《北去来辞》林白(第五届获奖)
以女主人公柳海红为线索,讲述了两代不同知识层次的女性,由南方到北京打拼的坎坷经历与精神变迁,并围绕她们,讲述了她们的亲人、恋人及家族诸多人物的命运,尤其是在社会变革大潮冲击下各色人等的浮沉悲欢。小说写出了一系列鲜活的人物,也展示出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社会变迁。
寻找归宿是这个作品的主题。“背井离乡的时代,村庄破碎裂成好几瓣,人人尘埃般四散。像尘埃,越飘越远,有些人永远不再返回。”那些从各地一往无前来到北京的人们,他们是谁,他们从何处来,他们为什么而来,他们最终走向何处,这些故事有谁知道?首都北京凝聚着来自各处的希望,同时也将一些希望埋葬。
评论家雷达:从文学史的意义上,林白最好的作品仍然是《一个人的战争》。“《北去来辞》是林白向社会伸展非常远的作品,历史跨度很大,但个人化写作立场没变。林白无论怎么变,都是以个人经历为主的写作。林白既是原来的林白,又是深化、扩大和改变了的林白。”
作者林白,1958年生于广西北流市。19岁开始写诗。有长篇小说《一个人的战争》《说吧,房间》《万物花开》等多部,现为武汉文学院专业作家,居北京、武汉两地。
近年来,她与陈染等女性作家的作品成为文坛的一个焦点。她的作品常用“回忆”的方式叙述,女性意识强烈,对女性个人体验进行极端化的描述,讲述绝对自我的故事,善于捕捉女性内心的复杂微妙的涌动。她的这种封闭的自我指涉的写作,特别是有些关于自恋的描写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