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孤毒》跛脚的蟑螂

跛脚的蟑螂 都市职场

《孤毒》是由作者[跛脚的蟑螂]编写的一部短篇都市小说,故事主要角色:罗远,徐勇。本书主要讲述: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 人生中总是充满着太多的诱惑与无奈。愿最初的你,那个善良的你,那个勇敢的你,那个坚强的你,那个努力的你,那个谨慎的你。 一直都在!

《孤毒》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孤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586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孤毒》试读

第一章 四眼仔

黄泉路上,奈何桥旁。一股怪异的香味驱使着罗远前行。脚下红红绿绿的开着彼岸花——曼珠沙华。传说里花妖曼珠,与叶妖沙华开在冥府,花开叶不开,叶开不见花。象征着孤独的凄凉,也象征着不能相见的爱情。但罗远知道,指引着他的异香,并不是曼珠沙华。果然,远方传来骨头松动般的咯咯声,一片红头绿身的怪物如潮水般袭来。吞噬了所有的曼珠沙华,扎根泥土,血红的花看上去十分诡异。罗远一惊之后,马上定住了神。不是因为勇敢,而是他太过于熟悉这东西。
罗远继续向前方走去,突然,阴风大作,红头绿身的怪物躁动不安,又从泥土里拔出根来,玩命的狂奔。显而易见,她们是在逃命。向前一望,一团黑烟迅速的朝着自己移动,到跟前方才见到血色的赤瞳。模样神似传说中的龙。来不及思考,罗远扭头便跑。可是跑哪比得过飞?黑烟盖过罗远,冲向红头绿身的怪物。一把火烧将其燃烧殆尽。黑龙转头盯着罗远,四目对视,竟然令人感到诧异的神似。来不及害怕,脚下一空,落入无底深渊。不知道落了多久,罗远跌到渊底……
罗远逐渐有了意识,但浑身上下无一处疼痛。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自嘲的笑了笑,也明白了为什么梦里的龙没有攻击自己,为什么跌入深渊缺毫发无损。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尼采
也许理解有所偏颇,但是这句话伴随了罗远的一生。
罗远知道,今天该去看望老朋友了。
历时七天的车程终于结束,大巴车上下来一个人,或者说下来了一只僵尸。那位少年面色惨白,带着眼镜却双眼无神,双腿甚至一瘸一拐。拖着笨重的行李向米干(mǐgān一种早晚点)铺走去。1980年的云南,昆明到景洪现在开车八小时的路程,当时要走三天三夜。经常遇到下雨塌方,这次足足堵了七天。少年有上顿没下顿的吃着喝着,这艰苦跋涉的路程如今总算是结束了。只有真正饿过的人才能体会到,下车大吃大喝是不可能的,他打算吃碗米干后找到目的地睡觉。
四眼仔花两毛吃了碗加牛肉的米干(当时一个教师工资一月几十块),打开地图看了一眼,又抬头看看天确定南北,顺手就把地图扔进垃圾桶里。这样除了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以外,全是原始森林的县城,地图有什么用呢?吃完米干喝完汤,拖着行李找到目的地:ML海关。
海关,现在很多人听到这个词,都会羡慕的说这真是一份好工作。对货物及关税直接监管,一定是业务轻松,油水丰厚的单位。当时的罗远的确也是这样想,但是如果三年后再问罗远想干什么工作,罗远一定比较倾向于愿意种地。
1980年,昆明海关升格为局级关,直属海关总署,实行垂直领导体制,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昆明海关。当时由于地域原因以及先富带动后富的政治引导。沿海一带飞速发展,海关贡献不菲。但是昆明海关,特别是西双版纳片区,几乎没有进出口业务。工作重心向打击走私和缉毒方向侧重。顺带说明一点,西双版纳收枪的时间是1984年。
ML海关办公室。一个白发苍苍的制服老头,对着一个黑社会大哥模样的墨镜中年人说,“都他妈一个星期了,那小子还来不来?要不给昆明发个报告?”
“这个路途,这样的天气,晚几天也正常。再等等,我们边境线,本来就不好招人,何况还是个本地出去的大学生,不容易。”
谈话间,罗远径直走了进来,“对不起,我敲门没人答应,请问吴科长在吗?”
“我是吴明辉,请问你是?”墨镜男拿下眼镜,打量着这位衣冠不整的少年。少年也惊讶的盯着这个“老混混”,尴尬而惊讶的对视,“罗远。”
“罗远?”异口同声。
“你怎么穿成这样?”同样异口同声。
罗远:”路本来就不好走,再加上下雨,车走不了,下来推车,浑身是泥,也没多少东西吃。另外,请问海关上班时间可以不穿制服吗?”
“不是所有时候都穿制服,你的报到证呢?给我看一眼。”
白发老头说,“来者是客,先喝口茶。”说罢,从自己的杯子里倒出一口茶水出来,“水还没开,将就喝一口。”罗远确实渴了,一饮而尽。
刚咽下去罗远就后悔了,“卧槽,怎么一股酒味?”一脸蒙。
吴明辉并不惊讶,“哦,他叫徐勇,年青的时候每顿饭一斤酒,后来身体不好,医生不让喝,他就把酒悄悄倒进茶杯里。所以就养成了喝酒茶的习惯。以前有一斤四两的酒量,一共七杯,年青人都叫他七哥。”
老七:“哈哈,大学生没喝过酒吧?来到边境线可得学学哟!”
罗远虽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大学毕业生,可也是地地道道的版纳人。如果可以先吃饭,也是一斤二两的酒量,内心嘲笑:七杯?你怎么不说七斤呢?个个都是武松?以前是没有提纯技术,武松喝的度数低,喝现在的自烤酒,武松都不一定喝得过老子。嘴上却说着,“不好意思,七哥,真不会喝酒”
吴明辉:“介绍一下自己吧。”
“你拿着的档案上不是写着?罗远,23岁,在大连上了个专科,应用化学专业。西双版纳土生土长,没有特长。”
“这些我都看得见,说点别的。”
“别的?单身,没交过女朋友。还是个处男。”
吴明辉抬起头来,“你说这干嘛?”
“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你自己问吧。”罗远很是无语。
吴明辉直入主题,“为什么来海关?”
“待遇好,有面子,工作闲。我妈一直想让我进政府单位。”
“换一种说法,你这样说我听不懂。”吴明辉摇了摇头。
罗远意识到自己遇上个神经病,不走正常流程的神经病,“得,换一个,你在西双版纳见过化工厂吗?”
“没有。”
“那么化学可以找什么工作?”
“拌水泥,挑沙灰,石场。”
“您看看我这体格,您觉得我是挑得动沙灰,还是拌得动水泥?”
“嗯,确实都不行。”吴明辉失望的点点头。
“虽然只是个大专,但是高考恢复不久,我在沿海能找不少高薪工作,不过版纳本地长大的应该都知道这样一个逻辑,钱什么时候都能赚,妈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陪。我妈身体不好,所以我选择回来,正好海关又招化学,我就进来了。”
“仅仅因为你妈你就回来了?好男儿志在四方懂不懂?不去下海赚点钱?你妈也是教育不行啊,怎么教出你这么没出息的儿子?”吴明辉带着一脸嘲讽的表情说道。
“我进来了,你是我大哥,怎么着都行。我仅仅硬气的说这一次,别说我妈,谁动我妈我弄死谁!”僵尸少年瞬间犹同一头刚出笼的野兽。
巴佬就是巴佬,比科长大的官很多,但是西双版纳这片土地,别人会卖你面子的人还真没几个。吴明辉一眼就看到说话的同时,这位少年的手已经把茶杯衡了过来,握力相当大,导致茶杯都在颤抖,只要他在试探一句,肯定一茶杯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巴佬当然也知道,罗远的父亲,那段特殊的时期被批斗后上吊自杀,他的母亲是老师,一个人省吃俭用供他上大学;巴佬自然还知道,有一次他母亲与学生发生了争执,学生推了老师一把,磕破了头,后来那个学生一个多月不敢去学校上学。
吴明辉微微笑了一笑,没说话。罗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明辉,如同一头饿狼。
吴明辉:“别误会,我知道你不能触碰的地方。我只是在笑就你这小体格,竟然还想杀人?以后工作能活着就不错了。”
罗远放下了茶杯。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么该我问了。”这似乎不是一个实习生说话该有的口气。
罗远继续说道,“我觉得你不像干正经工作的人,这次招人,既要本地,又要会化学。再加上刚才你试探我,为什么?”
吴明辉解释,“海关要招大学生是真不难,我也开门见山。你是本地人,肯定看见这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另外,你在版纳见过几家进出口公司?况且整个云南有4060公里的边境线,如果每个人背一茶杯的毒往原始森林走,请问你怎么管控?每隔五十米米站一个人?”
“所以你们需要一个提供线报的人?”
“没错,也就是卧底。”
吴明辉眼神突然严肃起来,“你觉得一个优秀的卧底是什么样的?”
“聪明,机智,说打人左眼就不打人右眼,一只手能按翻一头野猪?”罗远哪知道?老百姓家的孩子。
“我确实有过这样的兄弟,不过他们大多都死了,还有一个变成了毒枭,叫鹰豪,你记下这个名字,说不定今后看在我的面子上人家还能留你一命。”
“他们这么厉害都死了,我又有什么用?”
“他们正义气息太足,一身的伤疤和老茧,把手伸出来食指根本伸不直,怎能不被怀疑?但是你不一样,两个你都砍不死别人一个,放开让你走,你都走不出森林,威胁小。”
“你怎么确定我能进去?”
“你长的不丑不帅,也没有什么特长,掉进人堆里都找不着,不容易被记住,不容易被怀疑。”
“您确定是在夸我吧?”
“没有夸,只是实事求是的告诉你。并且还需要是本地人,能略懂一点民族话,地道的方言。”
“这样的要求,版纳一抓一堆。”
“我知道。前不久他们和一个制毒专家闹翻了,把人给弄死了,这边不像沿海,玩炸药的多,懂化学的少。这也是他们一定会要你的原因。本地人,能查底细;懂化学,能发展成技术人才;还不会打架,没有威胁。”
罗远想了一会说道:“你凭什么觉得我能完成任务?”
吴明辉眼神闪过一丝犹豫,却被罗远清晰的看在眼里。
“我并不觉得你能完成任务。”
罗远心想这人还算直接,“那为什么按这种要求招人,不直接找一身技能的警察?或者直接点说,为什么选我?”
“没人了。警察不行,只有这个条件可以,只有你符合这个条件。边境人手从来就没有充裕过。”吴明辉叹了一声气,“可能会死,你可以现在拒绝,但是不能半路逃跑。如果因为你的懦弱,害死了我的兄弟,我一样会让你不好过,这是我不能触碰的底线。”
“行!”罗远没有多说一个字。
吴明辉也没立马相信,他亲自体验过这工作不容易,“理由呢,为什么接?因为你想当英雄?”
“英雄?那是死人的称谓,对我这样胆小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版纳医疗一直不好,我母亲药不能断,我没时间找别的工作,所以我的条件有两个:一是预支我半年工资,二是如果我发现危险,我要全身而退。你不能阻止我辞职。”
这世界上本就不该有生来就准备正义赴死的英雄。
如果罗远没有提条件,吴明辉甚至不会让他通过这次面试。
“你为什么觉得一个没被正式录用的人可以提条件?”
“缺人,你自己说的。或许这是我们两的缘分。”
吴明辉暗淡的眼神里冒出一丝亮光,“可以,但你不是正式关员,没理由给你工资,我给你找钱,干净钱。”
“这就算达成共识了?”
“嗯,明天老徐带你去历练,算是入职培训,你也累了,先回宿舍休息,晚上一起吃饭,给你接风。”
老徐笑着带着罗远去宿舍,边走边说,“小兄弟,晚上就教你上班第一课,吃酒,嘿嘿!”
送完罗远,老徐对吴明辉说,“巴佬,这小子太重感情,会成为他的弱点,特别是他妈,不合适做卧底。”
吴明辉:“弱点这个词是人发明的,只有人才会有弱点,没有弱点的人你敢用吗?如果他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又被策反成毒枭,试问谁能抓得到?”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