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麻辣小龙虾

麻辣小龙虾 现代言情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是由作者[麻辣小龙虾]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谢衍,骆语缤。本书主要讲述:谢衍靠在沙发上,抬手划了一下黏在额头上的发丝,他声音不冷不热的道:“你妈妈已经死了,你现在就是被我玩弄之后,丢掉不要的,滚吧,你父亲不可能出狱的,你该好好去学习一下法律了,骆语缤,太天真,是为愚蠢。” 说完,他起身,丢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997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遥遥无妻:谢少追妻99式》试读

第1章 求我我就考虑
谢家的大门刚刚被打开,靠在谢家门口的骆语缤就赶紧起身,迫切的看向了谢家的室内。
因为在外侯了一宿,她的视线短暂的发黑,头也晕乎乎的。
眨了眨眼睛,她努力让自己的视线与意识清晰起来。
冷清微暗的室内,一个身着睡袍,身姿颀长的男人漫不经心从屋里走出,浴在阳光之下。
他眉眼好看,可是却在此时显得冰冷,甚至眼神都像是锋利的冰刀一样。
在外面等了他一晚上的骆语缤眼眶绯红,心瞬间就酸了好几倍,鼻头微红,她强忍着要哭出来的冲动,满心委屈的看着谢衍,声音低柔且带着祈求:“求求你,放过我爸爸吧,我妈妈快不行了,她……”
骆语缤的妈妈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谢衍能看在她的份上,让她父亲出狱。
声音哽咽说不出后面的话,她微微垂眸,精致秀美的脸上,满是哀求。
她的态度几乎卑微到了尘埃里,声音夹杂着浓浓的无助跟绝望。
谢衍周身气势寒冷,压迫性极强,但是对骆语缤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辈子,她从未在他面前这般低声下气过。
她从来,都是他的掌心宝……
可现在,她在他面前,连一根杂草的价值都没有。
“你妈妈不行了,关我什么事情?我的目的不就是看你爸妈都不行了,早日升天吗?”沉默半响的谢衍忽然开口,扯唇冰冷无情的微笑。
骆语缤闻言,眼泪猛地从眼眶里涌出。
控制不住的哭出来,她内心最后一点希望被他的话狠狠的碾碎。
抬起藕白的手不断的擦着,她轻轻的抖着肩膀,哭得无助:“我爸妈,真的没有害你父亲母亲,我会找出证据,证明他们没有害死你爸妈,阿衍,求你,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的。”
低声下气的哽咽着说完,她红着眼眶,抬头看着谢衍漆黑的眼睛。
骆语缤秀美的脸蛋苍白,远山黛眉轻轻的皱起,轻咬唇瓣的样子,美得惊艳。
只是身上帆布碎花白裙,经过一夜的折腾,皱巴巴的还有点脏。
谢衍曾经温暖的眼眸,现在如同黑色寒玉,没有一点点对她的怜惜。
谢衍知道骆语缤还喜欢他,即使……他为了报仇,把她父亲送进监狱,把她母亲害死。
因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对爱情忠诚的女人。
轻轻挑了挑眉,他漫不经心的下台阶。
站在一边不敢说话的管家立即后退了几步,给他让出更宽敞的路来。
谢衍来到骆语缤的面前,高大而且俊美,纯男性气息携着野兽一般的侵略感。
伸手挑了挑眉,他嘴角勾起残忍的笑:“那在床上求我怎么样?嗯?”
他们在一起那么久,谢衍即使再怎么想,都舍不得碰她。
可现在……
骆语缤闻言,皱眉摇了摇头。
痛苦在心中蔓延,骆语缤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被荆棘狠狠的缠绕,然后刺得鲜血淋漓。
很疼,可却不想放手。
“那可由不得你,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一直在我家门口守着,不就是因为爱我么?爱我,怎么不给我呢?”谢衍凑近精致漂亮的脸蛋,语气轻佻。
“别的都可以……”
“你有选择的余地么?”谢衍无情的打断她,忽然蹲身,将她拦腰抱起来。
骆语缤因为一天一夜没吃,一点力气也没有。
挣扎了几下放弃,她语气满含哀求的道:“阿衍,你说过……”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谢衍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那是基于爱你的时候,现在,你不值得被我捧着!骆语缤,你不是求我吗?”凑近她的耳垂,他在停顿之后,接着轻飘飘的道:“如果真的想求,就拿出点诚意来。”
骆语缤紧紧的咬住了唇,屈辱在内心涌起,她迷茫得跟踩在悬崖边缘的人一样,前没有退路,后是深渊。
被谢衍直接丢到沙发上,她还没反应过来,谢衍就压了上来。
管家在外面关了大门,一个人站在走廊下,轻声叹息。
裂帛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骆语缤在反抗了无果之后,忽然抱住了谢衍。
轻轻的抽泣着,她声音打颤的道:“阿衍,为什么不相信我?”
她的声音悲伤,充满了痛苦与绝望。
解自己睡袍带子的谢衍,手顿了一下,随即便沉默不语的扯掉自己的衣服,强势不带感情的吻住骆语缤的肩头。
最侮辱的结合,便是一个男人无论如何,都不吻你的唇。
被折腾得几乎承受不住,骆语缤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客厅里的味道很重,在她身后,压着她的谢衍声音嘶哑的吼道:“求不求我?!”
骆语缤死死的咬着唇,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如果求你,你可以放过我爸爸,我就……求你……呃!”
“呵,可以啊,求我,我就考虑。”谢衍轻笑,嘴角的笑容多了些阴郁。
骆语缤内心充满了屈辱,强忍了片刻,她终于放软了身体,声音温柔的道:“阿衍,求你。”
一如恋爱的时候,她歪在他的怀中,总是声音娇柔的道:“阿衍,好喜欢你。”
谢衍的眸子阴暗,动作稍停顿片刻,便毫不留情的冲锋陷阵。
将仇恨与快感一起发泄,骆语缤白皙的皮肤被他折腾得触目惊心。
直到完事,骆语缤都没晕过去。
无力的从沙发上爬起来,她看着坐在一边,穿睡袍的谢衍道:“阿衍……你现在能让打电话让那些债主跟警局那边说一下吗?”
她实在狼狈,未着寸缕,看起来……疲惫异常。
谢衍靠在沙发上,抬手划了一下黏在额头上的发丝,他声音不冷不热的道:“你妈妈已经死了,你现在就是被我玩弄之后,丢掉不要的,滚吧,你父亲不可能出狱的,你该好好去学习一下法律了,骆语缤,太天真,是为愚蠢。”
说完,他起身,丢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骆语缤撑着身子,脑子一片空白。
妈妈死了?!这怎么可能?!
赶紧起来,她裹上沙发上的毛毯,追上谢衍,抓着他的手臂道:“你说我妈妈死了?!”
她语气里满是不敢相信。
她昨天来的时候,妈妈还是好好的呢,谢衍一定在骗她!
“你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谢衍扯唇冷酷的笑着回答。
“你骗我!你骗我!我不相信,阿衍,你为什么要这样?不是我爸妈做的,你爸妈的死跟我家没关系——”骆语缤心底的直觉告诉自己谢衍不是骗人的,但是嘴上却不承认。
谢衍挣脱她的手,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拖到沙发边,打开电视,然后调台。
“给我好好的看看。”调到一播报新闻的频道,谢衍将她心中最后一点自欺欺人的想法给毁灭。
“骆家公司宣布破产,骆名扬入狱后,其妻子也在今早被医院宣布死亡,而骆家千金骆语缤,据传闻,昨日一早与死者吵架离院之后,便已联系不上……”
电视上,播报这则消息的女人表情麻木,没有一点难过。
骆语缤身体摇晃,一下子坐在沙发上,她眼前发黑,好一会儿才失声痛哭。
抱着头,她不住的低声呢喃:“不会的……妈妈昨天还是好好的……阿衍,阿衍,你告诉我……你告诉我,这是骗人的对不对——”
说着,她看向了本站在一旁的谢衍。
然而话语却戛然而止,谢衍走了,他对她的痛苦做到了完全的无视。
眼泪如同开了闸一般汹涌而出,骆语缤伸手紧紧的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谢衍我恨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了!”
直到刚才,她对他还是深爱着,甚至深信不疑,可为什么……他却不相信自己?
把自己逼到这种境地?!
走向楼梯的谢衍表情淡漠,只是脚步却有些沉重了起来。
但是很快,仇恨便将他的沉重给代替。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