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留言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都市职场 > 《灰肩章与白大褂》猫在江湖 当前位置: 都市职场 > 《灰肩章与白大褂》猫在江湖

《灰肩章与白大褂》猫在江湖

时间:2019-11-0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猫在江湖 - 小 + 大

《灰肩章与白大褂》是由作者[猫在江湖]编写的一部短篇都市职场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詹意,凌岩。本书主要讲述:太多人都说詹意不懂爱,渐渐的,他自己也这么认为。 直到有天,他遇上了凌岩。毕竟, 爱,是一个人的事。爱情才是两个人的事。 爱,是一瞬间的事。相爱才是以后的故事。

《灰肩章与白大褂》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灰肩章与白大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灰肩章与白大褂》试读

第1章 孝顺的好儿子
“先做个肠镜,拿这个单子到一楼缴费。下一位——”
周一大早的专家门诊总是很繁忙的。如流水线作业一般,詹意接过后面的病历卡。目光一扫姓名栏,微微顿了下。
“是你啊,哪不舒服?”转开头,詹意回避了男孩红彤彤的双眼。
“这儿疼。”男孩指了指胸口。
“那要转心外科。”詹意翻开病例,落笔龙飞凤舞的一瞬间,却被对方一把携住了手!
“詹意!你告诉我为什么啊?整整一个礼拜了,你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你知不知道我跑遍了全城的医院,才......才找到你......”
抽回被男孩紧攥着的手,詹意轻微挑了下眉,薄唇勾起淡然的弧度。
“别这样。”他说。
“那你要我怎样?”男孩的嗓子略有破音,只怕要引得整个走廊候诊人群的注意,“詹意,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别不要我......求你了。”
如果爱情靠乞讨能得来,这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詹意想。
于是他抽了张纸巾递给满是泪痕的男孩,略低嗓音沉吟一声道:“任谦,我们不合适。”
看看时间差不多该下病房了,詹意把病例退还给男孩,起身便要出去。
“我们怎么就不合适!这三个月来不都是好好的么?你对我难道不是真心的?还是说你有别人了?詹意——”任谦追了上去,三步一跄踉的狼狈,难免引起周遭无数双眼睛的旁观与揣测。
停下脚步,詹意奋力挣开任谦紧攥着他衣袖的手。在对方忍不住的哽咽中,他点点头,承认说是。
“我有别人了。你跟我在一起三个多月,我都没告诉你我在哪家医院上班。这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所以不要再纠缠我。回去好好念书,别让你妈跟你费心。”
“詹意!”
门诊倒住院部,要从二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初春的风冷飕飕的,鼓起詹意的白大褂。
一周前,突发盲肠炎的老太太即将送进手术室。拉着詹意的手,她恳求千万不要告诉自己在校读书的儿子。
“他在准备很重要的考试,通过了就能出国留学了!我一个人含辛茹苦把他供上名牌大学不容易,但愿他将来能有出息,找个大城市的姑娘结婚生子,他爸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
医院有规定,手术必须家属签字。詹意最终还是翻开了老人破旧的手机。当看到儿子那一栏里的电话号码时——
他终于明白了,几天前任谦突然走到浴室里抱住自己,撒娇般说着不愿离开他,不愿出国留学的那句话,将会意味着什么。
同性之爱,像一座城市里难以被光普照的角落。那里积雪常在,孤独的心灵们抱团取暖。
家庭的束缚,世俗的压力,打压咬合着他们走出去的勇气。
想要痛痛快快地找人爱一场,十足了不易。
不过詹意已经习惯了。在圈子里这些年,他早就学会了独善其心,学会了全身而退。谎言和面具,不过是生活里的尔尔调剂。
今天诸事不顺。
詹意刚走进肿瘤区,就见走廊上围了好些护士和病人。病房里面传来的阵阵辱骂声,几乎响彻整个三楼!
“是那个直肠癌晚期的老徐头吧?啧啧,又骂他儿子哩。”
“今天凶得很,好像动了刀子,把他儿子都刺伤了。”
“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有人这么孝顺着还闹腾。”
听着护士们的窃窃私语,詹意拨开人群。308床的徐建国是他昨天才从赵医生手里接过来的病人,退休前是个军区小干部,早年离异,有个独生子在身边照料着。詹意只听说他性子烈脾气臭,很难伺候。岂料今天早上就是一记下马威!
这会儿詹意走进去,只看到病房的地面上散乱着削了一半的苹果和一些果皮,水果刀躺在一些血迹中间。站在老人床前不远的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穿着淡蓝色的衬衫和干净的休闲裤。他个头不高但站姿挺拔,身形略显清瘦但骨骼十分健硕匀称。
他的皮肤也不算白,但胡茬汗毛都很干净。头发又黑又软,唇角轻咬着,眼里隐忍着痛楚的神色。
此时他右手按着左手的虎口,鲜血从指缝间蜿蜒溢出。眼睛里闪烁着怀愧与沉默。
“爸......”一声低唤,淌出薄唇。
“谁是你爸!给我滚!”老人抬手抓起床头柜上的茶杯狠狠掷了过去!
一个白色身影骤然晃出来,推开那年轻人的同时,茶杯啪嚓一声砸在身后的墙上。其实,詹意只是下意识地冲了上去。
“徐老,刚做完手术,发这么大脾气不利于愈后的。”整了整白大褂下的军装领带,詹意浮出脸上温和的笑容,劝道。
“大夫,你来的正好。这个人,他不是我儿子,他没资格送我进来的。我要出院!”
医院是洞穿人间百态的万花筒,这样撒泼打皮的老人,詹意自是不少见的。
“徐老,消消气。等您身子好了,想去哪去哪,谁也烦不着您。但是现在,不管别人同不同意,我作为主治大夫第一个就不能同意。”
“凭啥!”徐建国瞪了瞪眼。
“凭我的绩效奖金。您要是这么走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不要扣工资的么?”
有些病人就是这样,你跟他苦口婆心说为了他好,他觉得那是他自己的事,才不理你。若你反其道行之,他就觉得自己不占理,过意不去了。
果然,徐建国哑巴两下嘴,半晌说不出反驳的话语。于是脸往床里一转,便不再理人了。
詹意松了口气,转脸看了眼徐建国的儿子:“没事吧?过来包扎一下吧。”
“大夫,刚才真的谢谢你了。我之前都没见过你,赵医生呢?”
急救包扎室里人不少,詹意看这男人的伤口不算深,便没有多麻烦别的大夫。他讨了个缝合包,将人家拽到后面的帘子里,亲自操作起来。
“赵医生怀孕了。高龄,在家保胎。”缝合的时候,詹意仔细观察了男人的手。比起他清秀英朗的容颜,这双手倒是粗糙很多。
“这样啊,那恭喜她了。”见那男人不失礼节,言谈举止恰到好处。詹意不禁诧异几分——徐建国暴躁又无理,儿子倒是温善有礼,蛮想不通的。
“恩,我替她谢谢你了。哦对了,我叫詹意,以后就是负责你父亲住院期间的主治医师。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好了。”
“那只能是太谢谢你了,詹医生。我父亲这个脾气劳您多费心了。我平时工作太忙,也没办法天天来照顾,而且......他也不太喜欢我在这里。”说到这里,男人微微蹙了下眉,言语中多少失落溢于言表。
“放心吧,他是我的病人,我自然负责。”詹意扎好绷带,轻轻放下了对方的手,“行了,一周不要沾水,两天换一次药。伤口不深应该不会发烧。”
“恩。谢谢你詹医生。”
“不用客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凌岩。徐……凌岩。”
“凌岩?”
“恩,两点水的凌,岩石的岩。”
“挺好的名字。”詹毅说。
“詹医生,那我先走了。”凌岩再次起身道谢,“今天已经很麻烦您了,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
他准备把药单放进皮夹子里,无奈一只手动作似乎不怎么方便。他捏着钱夹抖落了两下。不小心掉出来一张照片。
似乎没有注意到遗落的东西,徐凌岩收起钱夹就出门离开了。等詹意还了缝合包,跟科室的同事又说了几句话后,才发现那张照片静静躺在了椅子下——那是一张双人合照。看那照片底色,应该有七八个年头了。

      阅读地址

上一篇:《孤毒》跛脚的蟑螂

下一篇:《红杜鹃》陆雅芙

Copyright © 2020 读趣文学 www.duqupu.com
抵制不良信息,支持正版小说;加强自我保护意识,谨防受骗;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享受健康生活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