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赌心局》冰帝

冰帝 灵异科幻

《赌心局》是由作者[冰帝]编写的一部短篇幻想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周梅。本书主要讲述:千年轮回演绎的跌宕情仇,那古老的新月帝国为何一夜烟消云散,那尘封多年的黄土中又留给我们多少恐怖的记忆。 是谁的历史,是谁的札记,是谁一手策划了眼前的一切,又是挽救了这万劫不复的危局,难道是那血色的墨片?是沉入海底的贪念,看那淡淡的血红如何染遍兴大的天空,看周梅如何解开这重重疑云……

《赌心局》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赌心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1820】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赌心局》试读

第一章神奇的射覆
凤仙降于庭,鸡冠环户明,凌霄结,茉莉开,又是一个黄金的六月,一年中最振奋的季节,那蔚蓝的天空中透出淡淡的白,好像是绽开的笑脸,骄阳火红的洒下万道金光,兴大的校园像是镀上了一层佛光让这个百年老校变得更加厚重而神秘。
六月也是新生入学时候,刚刚走进兴大的新生们,各个兴高采烈地闯进来这个古老而神奇的国度。
迎新的彩旗上那动人的文字都如温馨的字符飘飘洒洒的流入每个新生的心田。
兴大的新生们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东瞧瞧西看看,一路观光般的向前走去。
杨笑自然也是新生中的一员,这是他第一次走进兴大的校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对着古老而神秘的学堂他在心中已经不知道憧憬过多少次了。
三年的炼狱生活结束了,而幸福之神正在走近他,不停的向他招手,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他终于可以自信满满的走进兴大了。像是走过神道的新君,每一步都是那样铿锵有力。
看着校园用到两边的人群,这古老的校园一下子充满了活力,这现代与古典的结合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迎新活动,对于大学来讲,历来都是重中之重,对于每个社团来说,那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纷纷摆开阵势,各出奇招吸引着新生的眼球。
杨笑对社团是个什么概念并不了解,但是看着那各式各样的宣传海报,还有那花样迭出的表演,他早已乐不思蜀的挤进了人群。
兴大的社团秀,就像是老北京的天桥,什么样的节目都有,有武术队的武术表演,有动漫社的人体彩绘展览,还有魔术社的高手们表演的各式各样的街头魔术。
杨笑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双眼睛,左顾右盼的就像是个拨楞鼓,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杨笑的身影。
不远处一个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的聚集区前,杨笑收住了脚步,不是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杨笑迅速的向人群处挤去,他踮起脚尖向里面张望,人实在是太多了,人头攒动人影闪烁,里面的一切仿佛隔了人间的桃源,被阻隔的风雨不透。
杨笑皱了皱眉,这当然难不住他,他身子一摇三下两下就挤入了人群。
都说大学新鲜事情多,但是眼前的情景还是让杨笑震惊不已,刚刚挤进人群脚步还没站稳,便看见一位一身唐装的中年人,个子不高,眼睛炯炯有神,精神抖擞,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大侠一般,让人觉得古里古气的。
杨笑心中暗道,现在这个年代还穿一身唐装招摇过市的人还真不多,要是个孩子也就罢了,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身打扮,还真是个大活宝。这兴大还真是藏龙卧虎啊。杨笑稳了稳脚步,倒要看看这里有什么热闹。
杨笑看了看眼前的一切,好像这一切都不该在兴大出现,场子不大,在中年男人面前有一个长条桌案颜色古朴,好像是古代天桥说书人的一样,更加滑稽的是,就在桌子上还放着一个摇签的竹筒,笔墨纸砚应有尽有,更让他差异的是,居然在桌子的左边还放着一块已经磨得很亮的惊堂木。杨笑不禁惊讶的叫道,“说书啊!”
杨笑不由自主的看看周围的观众们,他们的神情千姿百态,有的和杨笑一样的惊奇,也有的表现的十分平静,杨笑觉得好像是在看电视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突然,中年男人的一声惊堂木响将杨笑的思绪打断,他的目光再次回到了现实的场景中,这一切又是那样的真实。
“首先感谢各位前来捧场!在下姓袁名天一,也有人叫我水德先生。也许大家对在下如此装束感到十分的好奇,不急,且听在下慢慢说来。”
天一生水,真俗,俗不可耐,杨笑对这个名字并不感冒,能起这么俗的名字的人家,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辉煌的家世,杨笑有些失望,他回头看看身后的人群,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由于刚刚过于勇猛已经挤到了最前面,现在想出去都不容易了,他只得无奈的站在原地,听听这个俗人的所谓家世了。
“唐代天象大师袁天罡,大家应该不会陌生吧,推背图也是流传千载啊!”袁天一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震耳,杨笑虽然对推背图没有研究,但是它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让他不得不为之震撼,他的内心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难道这个袁天一是袁天罡的后人吗?
“看到的大家的表情,我知道你们都在想我和袁天师的关系是吧?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大家!”袁天一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好像是要看看周围人的反应,大家也会意的屏息凝神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答案。
“我是他的忠实崇拜者,我改姓袁,也是出于对他的崇拜!”
刚刚还满眼崇拜的看着他的杨笑,听他这样一说,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对他的鄙视变得更加深刻。
“大家不要失望”袁天一安慰道,但是大家好像是受到了欺骗,对他的声音也不在有刚刚的共鸣感。
“没什么关系,你改什么姓啊!亏你自称先生呢。”人群中一道声音传来。
“是啊,是啊。这个人不会是骗子吧。”人群议论纷纷。
“大家别着急,我虽然和袁天罡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们也不是没有关系的!”说完,袁天一没有在说话,他左手将惊堂木高高举起,重重的向下一拍,这一声巨响之后,为袁天一换取了短暂的安宁,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了一样东西,又像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将刚刚取出的宝物高高去过头顶双手突起,像是上香一般的,对着前方旁若无人的举了三个躬,站在正前方的杨笑有些不知所措,他挠挠脑袋,这到底是哪一出啊,怎么还给自己鞠上躬了,袁天一根本没有看他的意思,神色庄重的将双手慢慢滑落下来,放在将手中的宝贝放在桌子上面,只听的吧嗒一声,袁天一那凝重的脸上才慢慢的变得自然起来。他长舒了一口气,双手又恭恭敬敬的背到了身后,眼前的一切都让周围的人目愣口呆,不知道这个骗子又在耍什么花样。
杨笑是离得最近的,第一个看到袁天一手中的东西,杨笑看了一眼,就笑了,原来袁天一怀中取出来的是一个大铜钱,说它是大铜钱是因为它比一般的铜钱大一些,其他的和古代的铜钱没有任何区别,看来还是个赝品,对一个赝品如此顶礼膜拜,看来他不是骗子,肯能是精神有问题。
在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道:“难道你这就是当年袁天罡寻找陵墓的古钱!”他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袁天一看到有识货的人,嘴角微微上扬,微闭着两眼,将身子挺了挺,就好像自己一下子变得高大了一般,他轻轻的点点头,“不错,这就是当年李淳风和袁天罡一起寻找陵墓时用来占卜方位的古钱!”他故意提高了嗓门,好像生怕有谁听不到。他手指在桌子上不停的敲打,更像是说书艺人,一边敲鼓一边说书的样子。
杨笑听到这话,不由的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的铜钱,恨不得一把将他抢过来据为己有,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这人还真有宝贝。
杨笑定了定神,才想起来,刚刚是谁一语道破这其中的秘密,看来也一定是个高手,杨笑转过身探着脖子寻找了良久也没有看到他的出现,人群又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袁天一倒是满不在乎的笑笑。
“这可是我家祖传下的宝物,要不是今天社团纳新的日子,邀来给天罡社助助威,我还不想拿出来呢。看来今天不拿出点本事也说不过去,咱们闲话少叙,说干就干!”
说着他挽了挽袖子,一伸手又从桌子下面取出了一个制作精美的木头盒子,他小心翼翼的将木盒子也放在了桌子中间,神神秘秘的向周围的人看了一眼。像是魔术大师一般,双手先前一伸,将盒子里面倒了倒给大家看,他接着说道说道:“我要给大家表演的不过是些花拳秀腿,如果哪位是行家,多多包涵”袁天一一顿,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今天我想给大家见识一下古代的射覆,这个大家都知道吧?”
不等大家说话,袁天一便补充道“射覆顾名思义,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一个猜谜游戏,就是把东西放在盒子里面,然后我来猜,这就是射覆!”
猜东西,这个好玩,杨笑到是想看看到底又有什么花样,期待着,精彩节目的开演。
在大学这种自由的空气里,从来不会缺少制造乐趣的人,
人群中有人开始向前挤,边挤边喊道:“我来,我来。”说话间一个高个子从杨笑的身边擦肩而过,他一把将摆在桌案上的木盒子揽在了怀里,像老虎扑食一般的迅猛。
“不要看,谁也不要看哦,我到要看看这射覆到底有多么神奇。”
袁天一只是微微一笑,他眯着眼前等待着眼前的男孩将东西放到了木盒当中,袁天一等了一会,才说道:“现在可以了吗?”眼前的男孩不屑的点点头,他不相信这个人能通过所谓的射覆猜到他放进去的东西。
大家也再次屏息凝神的看着眼前的斗法,袁天一将手中的大铜钱,向桌子上一抛,抬起左手,用大拇指按在中指上,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道:“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
杨笑觉得有些可笑,袁天罡的门人,居然用的是刘基的话,刚刚还是神秘的袁氏门人,转眼间就让杨笑觉得这就是一个招摇过市的骗子。
杨笑脸上露出了不经意的笑容,他到要看看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这个骗子这么来自圆其说。袁天一念完了咒语,长舒了一口气,向眼前的男孩点点头,“我知道了,你什么也没有放对吗?”
“你怎么知道?”那男孩惊呼道,刚刚还一脸得意的男孩,脸上一下子就变了。本想戏弄他一番的,没想到,居然让他看出来了,他回忆着刚刚的每一个细节,没有错啊。这是绝对可以以假乱真的表演,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过了好久,才说道:“您能告诉我,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吗?”
“算出来的啊,射覆你不懂吗?怎么能叫看出来的呢?”袁天一对眼前的男孩那无理的言论有些不满。
男孩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看看他,好像是用鼻腔挤出的两个字:“真的?”
袁天一不再说话,将他手中的木盒子再次放在了桌子上,他神态自若的等待着下一个挑战者。离得最近的杨笑看的清清楚楚,他也在怀疑,眼前的这个人是侥幸还是真的能够洞察一切呢,他不在理会身边的男孩,径直的向袁天一走去,“袁师傅果然名不虚传,让我试试如何!”
听到杨笑的话,还算顺耳,他微笑着点点头,杨笑咬咬牙,想了半天,才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样东西,转过身,轻轻的发到了木盒子里面。杨笑像是做贼的一般看看身后的袁天一生怕他会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袁天一仍然是双手向后一背,悠闲地的闭目养神,杨笑才放心的慢慢转过身来,他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袁天一,他相信,如果他在能猜出这里面的东西,那就说明他真的是得到了袁天罡的真传了。
袁天一仍然是用刚刚的办法,双手向上一抛将铜钱置于桌子上,铜钱在桌子上转了一圈,摇晃了两下,吧嗒一声停在了桌子上,袁天一看了看眼前的铜钱,皱了皱眉头,他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杨笑不以为然的催促道:“袁师傅,怎么样啊?猜到没有啊?我这次可是放了东西的哦!”杨笑挑逗的扬了扬眉梢。
袁天一点点头,不自然的搓了搓双手,才慢慢的说道:“我知道,此乃隐晦之物,我劝你还是少将他拿出来的为好!”看着一脸严肃的袁天一,杨笑心头一震,难道他真的洞察了一切吗?杨笑不自然的点点头。他恐惧了,他相信了。
不等杨笑回话,袁天一接着说道:“我不光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我还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用你这东西镇住我对吧?”
听到了袁天一的话,杨笑再次用力的点点头,没错,他真的是个奇人啊。
“那请问您能解释其中原因吗?”杨笑眉头紧锁,一字一顿的问道。
“我只能再劝你一句,以后这种东西少拿出来,此乃隐晦之物,如果总现人间,就会失去法力”袁天一的脸上有些不太自然,他不镇定的用手摸摸胸口,他意犹未尽,却又不在言语,不紧不慢的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
杨笑钦佩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仿佛一下变得高大了起来,不等杨笑在说话,在他身边的那个男孩向前抢了几步,再次开口道:“袁师傅,你能收我做徒弟吗?我想和你学射覆!”
刚刚还桀骜不驯的他,看到了袁天一第二次的表演,一下就变得温顺了起来,“老师,那您也收下我吧,我也想学,还有称骨算命法,我也要学!”杨笑也不甘人后的说道。
周围的人看着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突然有人一语道破,“这两个人是他的托,什么不能说之物,纯属瞎说,咱们走吧,看这群骗子有什么用!”
袁天一一惊,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默默的叨念道:“老夫不敢多言语,泄露天机恐被诛!”
“你叫什么?”袁天一完全不在理会周围的人,向杨笑身边的男孩问道。
男孩显然有些受宠若惊,赶紧回答道“哦,老师问我啊,我叫林彬,是大一的新生,您一定要记住我哦,以后我就跟着您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不等袁天一答应,林彬倒身就拜,袁天一手一用力,将林彬拉了起来,不高兴的说道:“你看古装片看多了吧,我不收徒弟,再说射覆只是个小把戏,和变魔术一样,你也不必挂心!”
袁天一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匆忙的向周围的人群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天罡社团随时欢迎大家的加入。如果有兴趣的请到飞鸿楼顶楼报道。”周围的人群已经认定刚刚的表演只不过是个骗人的把戏,又听袁天一这么一说,更加坚信他是被揭穿后,无地自容才仓皇逃窜的,人群迅速如退潮的洪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袁天一也在大家的虚声中从容的离开,宽宽的空场上只留下林彬和杨笑二人。
杨笑和林彬两人还沉浸在刚刚的射覆当中,良久过后,当他们回到现实中时,袁天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杨笑和林彬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你也是大一新生?”杨笑看看林彬问道,林彬将头一仰,点点头说道:“没错,但是我来了好几天了,你是新来的吧?”林彬像是一个资深的学长一般对杨笑说道,杨笑对此倒是满不在乎。
“太好了,那你带我去宿舍吧,我刚来,那都不认识?”杨笑对白捡的一了个向导还是相当满意的,林彬和他倒也投缘,一伸手接过杨笑手中的行李,拉着他就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我们宿舍就三个人,还有两个没来呢?你是哪个宿舍的啊?”林彬边走边问。
“竹苑,三层,第五间”杨笑挠着脑袋说道,兴大的宿舍楼分别被命名为梅兰竹菊,百年老校的文化韵味渗透在兴大的一点一滴当中。
“啊,我也一竹苑三层的,就在你们隔壁宿舍,太好了,到时候多照顾哦”林彬变得更加亲切了。
杨笑在林彬的帮助下,终于安顿了下来,林彬也成为了杨笑在这个校园里的第一个朋友。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