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束手就擒:冷面总裁小逃妻》金钗

金钗 总裁豪门

《束手就擒:冷面总裁小逃妻》是由作者[金钗]编写的一部短篇总裁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沐风,莫兆宇,李俊生。本书主要讲述:花儿待放的年纪,却被那个男人揉碎在花苞里。 莫兆宇,让她连想都不敢想的男人,五年前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终生也挥不尽的梦魇,那个男人,亲手将她推进深渊,折磨她!囚禁她! “风儿,花花世界看够了吗?现在咱们回去好好算账,必定使你刻骨铭心。”手上牙印浸出了血,莫兆宇反而更加兴奋了。他的白兔竟然在逆反了,他要将他的白兔严实地禁锢。 “莫兆宇,你就是魔鬼,你死无全尸!”沐风的眼睛血红,头发杂乱不堪,在风中绝望。

《束手就擒:冷面总裁小逃妻》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束手就擒:冷面总裁小逃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2352】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束手就擒:冷面总裁小逃妻》试读

第一章 重回老宅
沐风望着近在咫尺的老宅,身形微颤,脑中往事翻涌,宛若寒风浪潮般汹涌袭来,美眸流转间,眼眶泛红,手微扬,却颤抖着迟迟不敢落下,当眼睛触及到嵩儿明澈的目光的时候,手终落于门上。
门被推开,一位端庄却稍显苍老的女人出来,当看见沐风的时候,热泪如泉涌般夺眶而出,直勾勾地盯着沐风,都不舍得去眨眼睛。
“妈,我回来了!”沐风强忍着泪花,旁人难以想象,这对母女五年中,经受着何等的煎熬与苦痛。
之前的一切,还历历在目。种种辛酸的过去,并没有随着时间慢慢淡去。
见沐兰几乎难以抑制的红了眼眶,泪水骤然决堤。
沐风的心撕裂般疼痛!
五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姥姥!我是沐嵩”嵩儿瞪着他那双天真明澈的眼睛,嘴角露出一抹灿笑,小手抓着沐风的衣角。
沐兰循着声音看过去,目光竟然有一刻呆滞,她竭力敛下泪水,露出了和蔼的笑,微微下蹲,看着沐嵩,摸摸小家伙的头说:“你……你是嵩儿……嵩儿!”
五年的时间,嵩儿都长这么大了,她不敢想象她的女儿,这五年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到底吃了多少苦!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恐怖疯魔的男人!
五年前,她目睹女儿从炼狱里被放出,枯瘦如柴,目光呆滞,满身深深浅浅的伤痕,让她陷入了无尽的绝望。那是花一样的年纪,本该享受年轻的赐予。这么一朵待放的花儿,被那个男人揉碎在花苞里,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她。
沐风还欲再说什么,却陡然被沐兰狠狠推出,“你快走!趁着他还没发现你,你快带着嵩儿走,去哪里都好,不要再回来!”
那个男人为了找到沐风,甚至派人将她监视了起来,即便现在松懈了,但只要他得到一点消息,沐风便会再落入他的手中,地狱的深渊,痛苦一辈子!
再次听见那个男人,沐风连想都不敢想,五年前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是她终生也挥不尽的梦魇,那个男人,亲手将她推进深渊,折磨她!囚禁她!
与此同时,集团之上办公室内,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姿立于落地窗前,眸光邃暗幽深,修长的手指挟着烟,氤氲烟雾层层旋绕,缓缓上升。
骤然,突如其来的来电铃声将莫兆宇拽回现实,他低头盯向手机上的号码,寒光微射,优雅地点了接听键,还未开口,另一边的人就磕磕巴巴道:“兆宇,你...何时……有孩子了?”
莫兆宇蹙下眉,没好气地斥责:“要是无关痛痒的话,我就挂了。”话毕,他便准备放下手机,沐风到现在没消息,他没兴致听别人打趣。
手机另一边的张子皓的马上阻止莫兆宇,“兆宇,等等!刚才我经过一家咖啡店好像遇见了袖珍版的你,就是他现在肉乎乎的,不过特别讨人喜欢。身边是一位美丽优雅的女人,风姿绰约,一笑起来使人如沐春风!”
莫兆宇的心跳骤然加速,他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着,急忙追问:“那女人嘴边有一个美人痣?”
“是!”
莫兆宇兴奋地干脆挂了电话,他的风儿出现了,他拿起床头柜那张桌摆照,盯着她清纯又有一丝妩媚的模样,痴狂地大笑起来,空荡荡的内心终于一点点地充实,他已经断定,那就是他的白兔,他这么多年唯一爱的女人。所以,那袖珍版的他,一定是五年前沐风背着他,留下来的他们俩的骨肉。
他抓起手机跑出去,他要去抓住他的白兔了,不再让她离开他的身边。
老院门口。
“妈妈!”沐风眼角一滴泪滑落下来,她不是一个孝顺孩子,十八岁便离开这里,目前又因为忌惮那个男人,只好在异地苟且度日。
“别多说了,你们走吧!。”沐兰再度摸摸小家伙的小脑袋,眼眸中尽是不舍:“姥姥爱你,嵩儿要乖乖,答应我好?”
“姥姥,嵩儿会乖的!我和妈妈有空了再来。”沐嵩乖巧地说,他对这个和蔼端庄的姥姥印象很好,还用小手拉着沐兰的大手。
沐风眼角颤动着,好多没有说的话哽在喉里。她没想到还没进屋,就要离开。不过当妈妈提及“他”的时候,目光里的慌乱让她失去了坚持的意志。
沐兰决绝地关上了门,泪水从脸上滑落。
可是,沐兰并不知道将女儿推出去意味着什么。
沐风拉着沐嵩的小手刚转过身,便注意到眼前刚下车的男人,她不由得浑身表情僵硬了,手开始不住地颤抖,要不是有小家伙支撑着,她应该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沐嵩很快感受到妈咪的不对劲,他循着妈咪的眼神瞅去,注意到了满脸狡黠的男人,身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一动不动地立着,却有着贵族的气质,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感,由上到下弥漫着不凡的气息,让人不由得感受到一种逼迫的气势。
“风儿,好久不见!”男人眸中划过一抹邪魅的寒光,尤其是看到沐风掩去了曾经的清纯,带着一股轻熟的风姿站在他的面前,他不由得勾起一抹翳笑。五年啊,这将近两千多个日日夜夜里,他癫狂地思念,幸好有那些桌摆照伴着他熬过漫漫岁月。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能够妨碍他,他一定要占有她,要不然,他就要癫狂了!
沐风听闻这话,双腿不由得忍不住地颤,脸瞬间煞白,全身一阵冰冷。
“妈咪!”沐嵩很是忧心,担心妈咪会撑不住,他用力抓住妈咪的手,想要试着给她坚强的力量。
沐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低下头,注意到了沐嵩忧心的目光,她由不住地心中发凉,沐嵩在这里,她也是时候大大方方地应对这个男人,五年了,她的唯唯诺诺也应该扔了,于是她努力平静。
又一次扬起头时,沐风的目光坚定了起来,面对着冷血无情的男人,恍然如梦,她拔直了柔弱的腰板,波澜不惊地挡在沐嵩的前边,说:“莫兆宇,好久不见!”但是,我希望咱俩再也别见。
莫兆宇目睹了这一切,眸中寒郁就像是包裹了千年寒冰,寒气逼人地直击人心的冰寒之气。沐风,你竟然妄想着在我面前伪装?这激起了他内心尘封五年变态的凛虐,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揉碎她的骄傲,让她在自己的控制下,痛不欲生。
“风儿,这几年看够了花花世界了吗?”莫兆宇的目光就似猎豹注意到羚羊一般,毒辣又猥黠。
沐风听完,分明是淡淡的语气,却好像饿狼扑食一般,她想逃跑,双脚似乎又被紧紧地禁锢住,挪动不得。
莫兆宇看到沐风那失措的目光,就像是又看见了那个唯唯诺诺的少女哆嗦地被他拉扯蹂躏,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哀求着他能够温柔一些。思索至此,他顿感全身沸腾,迫不及待地想用双手环住她。
他挪动了脚,缓缓地靠过去,猛地,一个小身影挡住了他的来路,伸出肉乎乎的小手,伸向沐风的前面,这个小家伙眸中满是凄寒,表情肃穆。这个坏蛋,让妈咪这么恐惧,现在他巴不得一下子变成大人,让这个男人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莫兆宇盯着自己的袖珍版,想要将他拥入怀里。可是,沐风是他日夜思念的女人啊,他的双手已经不由掌控地要去感受她的体温,近距离嗅着她身上清新的淡香,于是,他冲着保镖使了个眼神。
“放开我!”沐嵩被黑衣人快速地抱了起来,他不停地挣扎,而他这凄惨的叫声,终于令沐风回过神来,她顿时尖叫起来,拼命冲上前想去夺回她的宝贝儿子,谁知道在半途中,被人拦截抱住她的柔软的身躯。
“松手!”沐风不由得吼道,但男人坚实有力的手掌紧紧地抓着她。她白皙的肌肤上,很快就出现了深深的红印。她无计可施,开始咬向他的手。尤其是看到沐嵩被保镖扔向车中时,她的表情狰狞不堪,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的血肉撕裂。
“不松,让我松手想都不要想,我要将你带回去,永久地留在我的视线里。你要是要跑,就砍掉你的双腿。”莫兆宇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轻轻地说,呼出温存的气息,使得她忍不住干呕。
“莫兆宇,你就是魔鬼,你死无全尸,赶紧将我的嵩儿放回来!”沐风的眼睛血红,头发杂乱不堪,在风中绝望。
“你胆大包天,将他带走五年,我还未跟你计较,回去咱们有的是时间算账,必定使你刻骨铭心。”注意到手上深深的牙印浸出了血,莫兆宇反而更加兴奋了。他的白兔竟然在逆反了,他要将他的白兔严实地禁锢。
莫兆宇的音调很低,却好似在沐风的耳畔敲起一个闷雷的一声响炮,震耳欲聋。她仇视着他,一字一顿道:“莫兆宇,嵩儿是我一个人的!”
“要是没有我,你自己能够有他?”莫兆宇将自己的手放在她的后脑勺,嘴贴近了她的脖子,轻柔的音调又伴有一丝邪裔。
“你不要自以为是!”沐风稳住了身子,她喘着粗气盯着十米外的车,沐嵩在那,她恐惧万分,生怕沐嵩脱离了她的视线。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