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最后一扇门》左左

左左 青春校园

《最后一扇门》是由作者[左左]编写的一部短篇科幻小说,故事主要角色:雨果。本书主要讲述:说是未来,其实也不久,2035年,一项名为“脑互联”的技术被开发出来。 “脑互联”,顾名思义,就是两人的大脑思维互相连接,可以彼此读取对方的所思所想,以及彼此的记忆等等,也就是说,互联的双方都不会有秘密可言。 Z市发生了一起无头男尸案,犯罪嫌疑人白茹,是死者的妻子,虽然有重大嫌疑,但却没证据能明她就是凶手,办案警官雨果提出“脑互联”的建议,本以为白茹会抗拒,谁知,她竟然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最后一扇门》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最后一扇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5849】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最后一扇门》试读

第1章 护城河的无名尸(1)
2035年,Z市,市郊。
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早,凌冽的寒风中夹杂着大片的雪花,长时间的在这个北方的城市肆虐。一场又一场的大雪过后,连阳光似乎也变得懒洋洋的,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市区的交通几近瘫痪,不复往日的喧嚣,厚厚的积雪掩盖着整座城市,道路上随处可见因温度过低而报废的小型飞行器,显得愈发死气沉沉。城里的人们多半选择蜗居在家,足不出户。
大概也只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做警官的还会在外走动了吧,年轻的雨果紧了紧大衣的领口,无可奈何的想着。护城河边的小路上堆满了积雪和枯黄腐烂的落叶,雨果手里提着电已耗尽的小型悬浮代步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不由得万分怀念市中心人行通道的传送带——哪怕是慢速传送带也行啊!雨果喘着气想到,只是出了一个城区,居然感觉像穿越到了三四十年前,这城郊“复古风格环境保护区”的别称还真是实至名归。
正午的阳光穿过光秃秃的树杈照在雪地上,明晃晃的刺得人眼睛生疼。雨果眯起眼睛朝远处望去,整条路上干净的没有一个脚印,就连自己身后走过的路上那排深深浅浅的脚印竟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护城河边的树林里间或传出一两声鸟叫,河面早已结冰,z市城郊的这片天地仿佛与世隔绝一般,叫人平白的生出一股寒意,连正午的日光也无法驱散。
雨果摇了摇头,甩开脑海中这没来由的念头,自从警校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市警局之后,虽然年纪轻轻资历尚浅,但也和前辈们一起办过不少本市的大案子,怎的今天会生出这种刚入职的新人们才会有的不安感,雨果自嘲的笑了笑,褪下厚厚的皮手套,拉开大衣领子,从贴身制服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力透纸背的写着一行地址,雨果想,无论现在的科技如何发达,总有一些习惯是人们难以割舍的情怀,就像林达前辈一样,明明有时候因为酗酒过度连打电话都两手发抖,偏偏每每拿出钢笔写字的时候龙飞凤舞,毫不迟疑。这么想着,雨果的眼前又浮现出林达前辈在办公室里把纸条交到自己手上时的神情,不是自己初入行时常见的鼓励,也不是后来那种无所谓的消沉,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深深的纠缠着自己,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z市的城郊和市区距离并不遥远,但这隔着护城河和一大片树林的两个区域,却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城市,与科技感十足的市中心相比,城郊的生活依然保持着30年前的风格,节奏缓慢,自然环境优美,越来越多在市中心工作的上班族会选择在这里安居落户,白茹一家也是如此。
客厅里3D成像的转播设备在半空中闪着冰蓝色的幽光,正在播出的频道新闻和以往一样翻来覆去的强调着今年冬季大雪的预警和各种专家对于新技术“脑互联”的解读,专家们各执一词争论不休,这项技术自诞生以来,人们迅速的经历了从惊叹到恐慌再到抵制这一系列的过程,现在已然分成两派,保守派认为脑互联侵害个人隐私,而激进派则坚定的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也是跨时代的变革。白茹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将自己窝进了沙发里,不过是个无聊的东西罢了,她环抱着双膝想着,就算让人能看到别人的思想又如何?能改变什么?科技的发达居然在短短几十年间就弄出了这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都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白茹看了看窗外,大雪过后阳光明媚,虽然明知道外面的温度低到滴水成冰,可看着这有些刺眼的阳光,竟也不自觉的让人觉得暖和起来了,似乎比房间里整天运转的制暖器还要管用,白茹又瞥了一眼墙角处嗡嗡作响的制暖器,把自己抱的更紧了些,安静的好像要融进沙发的阴影里。立体投影闪烁的光忽明忽暗的照在屋子里,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这也不知是今年的第几场雪了,作为全职太太的白茹起初还记着日期和天气的变化,慢慢的也就不太关注了,大雪一场又一场的彷佛根本没有尽头,昨天的雪和今天的雪对于这个城市里人们来说,又有什么不同呢?就像自己的生活一样,时光这巨大的齿轮日复一日的向前滚动着,所有的期待、不甘、痛苦和无奈,无论是美好的还是不美好的,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被这齿轮一点一点的碾碎、吞噬,再也找不回来。若要说这个冬天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白茹的丈夫景峰,已经四天没有回家了,这对于一个朝九晚五应酬极少的男人来说,确实十分反常,毕竟景峰最大的乐趣,也就是每天下班后回到家里,喝上一壶妻子温好的酒。
“有客人来访,请开门”
毫无感情的电子声响起突兀的响起,智能大门管家的提醒打断了白茹的思绪。城郊的小区里,住的多半是上班族,自己这样没有工作赋闲在家的全职太太已属异类,白茹实在想不通工作日的大白天到底谁会来敲响自家的大门。“请稍等一下——”也不管隔着大门的访客是否能听见,白茹略微提高声调先招呼了一声,起身到镜子前抿了抿头发,又仔细的拉扯了下自己的衣摆,这才走到玄关打开了大门。
尽管已经工作了许多年,也见过不少人和事,但对于雨果来说,大概印象最为深刻的,还是自己初入警局,见到林达的那一幕。
“行了,身份文件和证明都办好了,新人嘛,总是要先磨练磨练的,让我看看啊——”警局里负责人事分配的胖子笑眯眯的看着雨果,“菜鸟嘛,就让林达带好了,啧啧啧,林达磨人,哦不,带新人可有一套,算起来还是你同一个警校毕业的前辈呢,小雨果,你拿着资料直接去刑侦一科找林达报道就好了。”说完,冲雨果潇洒的挥了挥胖乎乎的手臂,就继续低头吃薯片了。雨果看着手里油乎乎的电子存储器,下意识的抖了抖并不存在的薯片渣,苦笑着往一科的办公室去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非常抱歉我是新来的雨果今天来找林达前辈您报道的!”该死的警局看着不大,里面弯弯绕绕还不少呢,险些走错了办公区的雨果狠狠地腹诽着,这第一天要是就给带自己的前辈留下上班不准时还路痴的坏的印象,以后的前途岂不是一片黯淡了。
“呵呵,原来你就是刚来的新人啊”一道温柔的声音响起,雨果吃了一惊,这才看见办公室里站着一位美女,说美女或许还太过轻浮,眼前的女人约莫三十岁上下,鹅蛋脸庞,额头饱满,皮肤光滑细腻,一双杏眼含笑,她中等身材,丰满却丝毫不显臃肿,成熟有风韵又不失端庄,声音甜美温柔,微笑着看着雨果,嘴角还有两个酒窝。雨果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觉得她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母性的光辉,让人忍不住的生出想要亲近的感觉,却又怕太过靠近而显得唐突。这感觉如此奇妙,雨果完全无法用语言描述内心的震撼,鬼使神差的朝她敬了一个礼,舌头打结道“林、林达前辈,您好!”
“你还是叫我以恩姐吧。”美女噗嗤一笑,捂着嘴说。雨果挠挠头,感觉自己思维还没转过弯,下意识的就按照她说的去做了——“恩,以、以恩姐,你好”。就像有魔力一般,只是按她说的话去做,就已经觉得幸福无比。
“认不得人,难道连男女都认不得吗?”一个低沉的男中音在雨果的背后响起,回头只见一个国字脸,一字眉的高大男人越过自己,走向以恩,“你也是,说了多少次少来我办公室,影响不好”高大男人愁着眉头无奈的看着以恩,低声说道。以恩吐了下舌头,像少女般俏皮,小声说“知道啦,那我先走了,拜拜”说着离开了办公室,在门口时又冲雨果打趣道“里边那个黑脸将军才是你的林达前辈,再见啦新人!”说着不等雨果反应就转身走了,雨果痴痴地看着以恩离去的方向,嗫嚅到“再见......”
“咳咳!”低沉的轻咳将雨果的思维拉了回来,智商归位后的雨果终于发现自己闹了天大的乌龙,居然把林达前辈的夫人错认成了林达,就像前辈说的,认不得人,难道连男女也不分了么。雨果忐忑的看着林达,不知该如何开口,而林达,这个警局里公认的黑脸将军,一丝不苟的翻开了一本卷宗,“废话少说,来看看这个案子吧,新人。”
白茹打开大门,门外刺眼的阳光让她一瞬间有些想要流泪的冲动,逆光中站着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青年帅气的面庞略显稚嫩,眼神中却有着让人难以忽略的坚定和沉重。身高的差距给白茹带来了不小的压迫感,青年看着白茹却没有开口说话,白茹实在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结识过这样一位年轻人,刚想开口询问,只见青年神色惊讶的脱口而出“以恩姐?!”
“抱歉,恐怕您找错人了”白茹礼貌的笑了笑,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不失礼节却完全没有一点笑意,眼神和语气全然是冰冷的,听不出任何情感,好像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是一个人类,雨果有些诧异自己脑海中冒出的荒诞想法,但在最初的惊讶过后,只是一瞬间,这个训练有素的年轻警官就收敛了自己的失态,严肃的看着眼前这张酷似以恩的脸,“抱歉,白女士,我是来找您的。”白茹看着年轻人手上出示的警官证,微微挑了下眉头,问道“这位警官,请问出了什么事?”言语间依旧十分礼貌周到,但雨果很明显的发现尽管这样说着,白茹却根本没有任何询问或是好奇的意思,身体挡在玄关处,双臂下意识的环抱在胸前——一个很明显的抗拒姿态。
叹了口气,雨果尽量放缓了声音,“发生了一件案子,目前的线索和您有关,我今天过来是希望您能配合调查”,他看了眼白茹,“我想大门口应该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或许是白茹长得太像以恩,眼前的人几乎和记忆中的形象完全重合,这让雨果无论如何都无法以平常心去看待这个——怎么说呢——头号嫌疑人。白茹略微犹豫了一下,“请进,屋里乱,请别介意。”干巴巴的声音让人捉摸不透她的想法,连先前那种冰冷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了。白茹把雨果让进屋,两人在沙发上坐下,“警官您喜欢饮料还是茶呢?”白茹这么问着,却完全没有起身去倒茶的意思,和警官审讯一般的公式化,雨果清了清嗓子,“谢谢,不用了,我来是想聊聊您丈夫,景峰。”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