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留言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南若 当前位置: 现代言情 >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南若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南若

时间:2019-11-1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南若 - 小 + 大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是由作者[南若]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路姗,冷幕飞。本书主要讲述:“姐夫?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明明听得你的声音挺正常的啊。”严舞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扶着冷幕飞,“走,去我房间,还有两瓶醒酒药呢,你先喝点,我给你再熬点汤喝,要不明天起来,又要喊头痛了。” 冷幕飞少有的露出了笑脸,半个身体倚在严舞身上,伸手捏……面对好友的妹妹,一边是爱了多年的男人,路姗最后该如何选择。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3518】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你曾来过我的世界》试读

第1章 发泄的工具
浴室中,柔和的灯光打在一具漂亮的酮体上。
路姗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姣好的面容,却带着淡淡地忧伤,她修长的腿伸进了浴池,坐了进去。
“不回来也好。”说着,路姗闭上了眼睛,靠在池壁上。
“咣当”一声,路姗突然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浴室的门,心想,不是刚打电话说不回来了吗?难道又回来了?路姗说着,从水里站了起来,伸手拿浴巾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路姗下意识地惊叫一声,双手抱在胸前。
“哼,挡什么,又不是没见过。”冷幕飞轻蔑一笑,摇摇晃晃地走向路姗,用力扯下领带,扔到了地上,把西装脱下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路姗面前,伸手勾着路姗的下巴,问:“吓到了?你胆子不是大的很吗?”
浓烈的酒味扑鼻,路姗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眉头,不想却被冷幕飞强吻了,她本能的用双手挡在冷幕飞胸前,却更加激怒了冷幕飞。
冷幕飞双手抱着她的腰,将她从水里抱了出来,放到了洗脸池上,不等路姗有所准备,他已经强行进入,路姗痛的弓起了后背,双手紧紧地抱着冷幕飞,轻声提醒他,“幕飞,慢点,痛。”
“有多痛?难道比文文出车祸时还要痛吗?比我当时的心情还要痛吗?”冷幕飞冰冷的声音,如一把刀刺在路姗心上。
他加快了动作,仿佛是为了报复路姗,满足自己心里上的慰藉。
路姗抿着嘴唇,没有再说话,任由冷幕飞横冲直撞,她原谅冷幕飞对自己的所做所为,却没有办法忽视掉内心的委屈。
三年前,当她第一次来看闺蜜严文时,她就爱上了这个表面冷酷,却在严文面前温柔的男人,她希望将来的丈夫也像冷幕飞这样,可是突如其来的横祸,却夺走了闺蜜的性命,也夺走了这个男人一半的命,路姗稀里糊涂地嫁到了冷家,睡在了严文以前住过的房间,睡过的床,却没有得到严文那般的宠爱。
冷幕飞平时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更不要说碰她了,也只有在他喝多的时候,在他需要满足的时候,才会粗暴的要她,从未考虑过她的感受。
“啊!”
路姗轻叫一声,后背一阵冰冷,她的思绪被拉回,方才注意到自己被冷幕飞推到了冰冷的墙上。
冷幕飞更加用力地冲刺着,路姗忍不住跟着他的节奏叫了起来,她知道,接下来她就要听到那个声音,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文文,文文。”
每到这个时候,他总是会忍不住喊严文的名字,路姗的心跟着他的喊声,一阵疼似一阵。
冷幕飞推开路姗的时候,路姗看到浴室门外闪过一个黑影,她无心猜测刚才是谁在偷听,目光落在冷幕飞的后背。
“幕飞,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三年了,如果你真的不爱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路姗终于把内心的委屈发泄出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为什么?”冷幕飞没有转身,冷冰冰地问着,忽然冷笑一声,说:“当年如果不是因为你,文文会死吗?就算你没死,也应该去坐牢,弥补文文失去的一切,可是你没有,我不能任你逍遥法外,我要让你受尽百般折磨。”
路姗打了一个冷战,眼睁睁地看着冷幕飞走出浴室,她忽然扶着墙坐了起来,大声喊,“冷幕飞,我说过很多次,当年的事,与我无关,我也是受害者,我不奢望你能对我有多好,可是不能像现在这样误会我。”
屋里一片寂静,没有冷幕飞的回答,路姗捂着脸哭了起来。
许久,她从地上站了起来,下身痛的厉害,她扶着墙,艰难地迈着步子,走出了浴室,屋里早已没有了冷幕飞的身影,路姗慢慢地走到床边,拉着被子坐下,半掩着身体发呆。
忽然,门开了,路姗以为是冷幕飞又回来了,她急切地想要解释当年的事,可是抬头看到的却是严舞,严文的妹妹,自从她进入冷家,严舞也从未给过她好脸色。
“你不是去医院上班了吗?”路姗实在没心情和她纠缠,淡淡地问了一句,收回了目光。
严舞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冷笑着说,“托你的福,被我姐夫叫回来了,说是家里的避孕药喝完了,让我带一些回来,顺便监视着你把药喝了。”说着,伸出手,将一小片药放到了路姗面前。
路姗抬头看着那片药,失声笑了起来,淡淡地说:“把它放下吧,我会喝的。”
“那怎么行?姐夫可是叮嘱过我的,如果有个万一,那可是我的过失,到时候姐夫问责,我还得替你担着。”严舞没好气地说着,向前走了几步,“赶紧喝了,不要耽误时间,我还有事儿呢。”
路姗眉头微皱了一下,这个女人自持严文是她姐姐,在冷家横行霸道,也就算了,还想自居冷家女主人,路姗早就看她不顺眼,可是有严文的面子,又有冷幕飞替她撑腰,路姗也不和她计较,现在听到她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路姗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窜了上来。
“舞舞,请你放尊重一些,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冷太太,是这家的主人,而你呢?不过是寄居在冷家的一个外人,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路姗一字一句地说着,看着严舞,希望她能清醒自己的处境。
严舞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她伸手捏住路姗的两颊,让她张开嘴,把那颗药扔到了路姗嘴里,拿起桌上的一杯水,朝路姗嘴里倒了进去。
路姗双手紧紧地抓着严舞的手,却没有办法挣脱,嘴里,脸上,都是水。
严舞用力抬了一下路姗的头,看着她把水和药吞了下去,松开了手,拍了拍手上的水,说:“姐姐让我学跆拳道,果真还是有好处的,不过,路小姐,你还是要清楚一件事,姐夫娶你回来,可不是让你做冷太太的,而是收藏了一件发泄的工具罢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路姗和严舞同时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阅读地址

上一篇:《爱你三生三世》夜星阑

下一篇:《痴爱的代价》凌人

Copyright © 2020 读趣文学 www.duqupu.com
抵制不良信息,支持正版小说;加强自我保护意识,谨防受骗;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享受健康生活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