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你是我无法逃离的梦》那啥啥

那啥啥 现代言情

《你是我无法逃离的梦》是由作者[那啥啥]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封爵,木蓉。本书主要讲述:六年前,封爵,亲手杀死腹中的孩子,亲自换血救人,只为最初的厌恶。 六年后,他,悔不当初,梦里无数次出现过那张绝望的脸,醒来,却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冰冷的眼底下是对曾经的眷恋,究竟是为了复仇,还是不可避免的孽缘。 你是我躲不过去的梦。

《你是我无法逃离的梦》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你是我无法逃离的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3892】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你是我无法逃离的梦》试读

第一章各有各的固执
夜凉如水,外头的风吹在身上,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努力将身体缩成一团。
“砰——”外面的门被大力的推开,阿蓉来不及反应,身子已经被男人重重的压下,那压抑的吻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掠夺,阿蓉有些不太舒服。
嘴角却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她喜欢封爵,如果以这样的情况发生关系,她,也情愿。
空气中是浓浓的酒香味,伴随着男人的动作愈发的清晰,她身体的每个部位被男人吻住,浑身忍不住的颤栗,意乱情迷处,阿蓉忍不住的唤出声:“爵。”
“砰——”说完这句话,身子被男人腾空抱起,封爵的力气特别大,眼睛迷离的看着阿蓉,一双眼似乎是夹杂着水雾,让人猜不透。
指尖穿过她那如墨的黑发,封爵忍不住将脑袋靠在阿蓉的肩上,很满足的低声道:“青桔。”
“嗡……”阿蓉感觉全身的力气被人抽干,眼睛猩红的偏过头,瞪了眼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的男人,有些嘲讽的一巴掌扇过去。
“啪……”重重的一个耳光让男人清醒不少,封爵蹙眉,眼睛复杂的看向阿蓉,“封爵你看清楚,在你身下承欢的可是我木蓉。”
“该死。”封爵低着头,等再抬头的时候眼睛恢复正常,一拳打在旁边的壁纸墙,血顺着男人的动作一滴一滴的落到纯蓝色的床单上。
然后头也不会的离开。
“等等。”不知怎的,阿蓉叫住前面的男人,咬了咬嘴唇,气氛突然尴尬的要命。
过了很久,阿蓉才开口道:“今晚留下来陪我。”
是很坚定的语气,不是哀求,不是请求,是命令,这句话很显然让男人感到很不自在,从结婚到现在,他们没有同过房,甚至封爵的眼神中只有那个叫沈青桔的女人。
想想还真是觉得可笑的很。
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竟然喜欢的是别的女人。
“睡吧。”封爵似乎是压抑着内心的火气,偏过头眼眸微动,过于复杂的看着后面的女人,然后走到门口,只是手刚触碰到门把,就听见后面木蓉淡漠的声音,“今晚留下来陪我,要不然我不会选择救她。”
果然在她说完那句话,原本平和的脸变得有些凝重,封爵冷眼盯着她:“你在威胁我?”
“对。”阿蓉索性承认,有些嘲讽的笑笑,“她不是很重要吗,那就陪我。”
“反正我在你身边不过就一个月而已。”伴随着说话声,女人的手掌紧紧握着,澄澈的瞳孔就这么看着封爵,带着一丝的不甘心。
明明最先遇到他的是自己,可是为什么,现在离开的却是她。
风吹动的后面的窗帘随风而动,阿蓉就这么看着他,过了很久,才听见男人淡淡的嘲讽声:“木蓉,你还真的是够下贱了。”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衣冠不整,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阿蓉来不及反应,身子已经重重的倒在床上,随后是封爵欺身压了上来,那双眸透着愤怒,嘴角是对她的蔑视: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那我满足你就是了。”封爵说着捏住女人的下巴,“不过你记住,一个月后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说完,再没了刚才的温柔,没有任何前戏,没有任何征兆的挺身而入。
木蓉痛的眼泪只打转,却固执的不肯让它流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眼角的泪,封爵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不耐烦。
修长的大手遮住她的脸颊,身体不住的抽送着,木蓉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只是记得封爵从自己身边离开的时候,空气中有些许淡淡的腥味。
她像是个垃圾,被男人随意的丢弃在角落里,直到听见浴室的水声,木蓉才摇晃着身体走过去,黑白分明的瞳孔专注的盯着浴室,透过玻璃,可以看到男人的身影。
只是肚子隐隐坠痛的厉害,起初木蓉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大概过去一两分钟才觉得不对劲。
眼睛慌乱的盯着下面,然后捂着肚子过去浴室旁边。
下面隐隐作痛,木蓉并不清楚是什么,只是心里很慌乱,连带着敲门的动作有些粗俗:“爵,你洗好了吗?”
只是让她失望的是并没有听见所谓的在乎,她听到的只是男人淡淡的讽刺:“怎么,欲求不满?”
“不是这样的,我肚子很痛,你送我去医院。”说话间再低头看过去,淡蓝色的碎花睡衣已经被血水浸湿,木蓉晕血,尽量让自己的眼神看向别处,然后舔了舔嘴唇,拍打着浴室的门有气无力,“封爵,你送我去……医院。”
她知道这个男人巴不得自己去死,可是她死了,他心爱的女人不就没救了吗?
所以无论是出于什么心里,他都要救自己。
随后是男人不耐烦的开门声,冷眼看着在自己面前做戏的女人:“你到底要怎样?”
“砰——”在他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很明显看到木蓉支撑不住,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他的瞳孔被那红色的液体惊诧,几乎是慌乱的将地上的女人抱起来。
没人知道,木蓉在看到他眼底的那丝担心的时候,终于安心的闭上眼,没有人知道她多喜欢封爵,也没人知道,这个并不是在乎她的担心有多重要。
木蓉只是固执的认为,现在这个男人就是属于自己的。
不管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留在身边,他始终是自己的老公,这无可否认。
夏季的风过于燥热,吹在身上还是莫名的难受,当封爵将女人送上救护车,然后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身影的时候,心里有些莫名的情绪。
手腕上的手表准时发出声响,他低头看了眼手腕,显示的是晚上六点钟,这个时间是青桔吃药的时候。
想了想,转身进去别墅。
似乎只有关于沈青桔的事情他才会伤心,那个如同名字一样的青涩女孩儿,终究是得到了那个男人的心。
她的一举一动,说话的方式,连带着哀求的语气,都比她要来的有用不是吗?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