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邪王独宠嚣张妃:宫砂》暖小苏

暖小苏 古代言情

《邪王独宠嚣张妃:宫砂》是由作者[暖小苏]编写的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杨雪鸢,高长卿。本书主要讲述:高长卿 —— 她为他打下江山,他恨她手上沾满鲜血。 杨雪鸢 —— 只因纤纤手臂上一颗神秘消失的守宫砂,杨雪鸢竟不知,她悲惨的命运正在上演。

《邪王独宠嚣张妃:宫砂》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邪王独宠嚣张妃:宫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376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邪王独宠嚣张妃:宫砂》试读

第一章:守宫砂
冷宫之内,寒雪飘飘,冷宫之外,灯彩熠熠。
一身材纤瘦的女人,一手扶在门框,一手拎着酒壶,翘首而望,扯出一抹苦涩微笑。
“他们成亲了……成亲了!”
仰头间,一壶酒倾进口中,泪竟是忍不住夺眶落下。
他还是背叛誓言,娶了那个女人。
咳咳!
冷风入酒,灌的太猛,让她呛咳不止。
可她还没有醉,心疼难忍,唯有烈酒入心,才能麻痹自己不想不思,不在煎熬。
“你还挺有兴致,在这喝酒?”
一道红色喜服的男人没入眼帘,不等她唤出他的名字,那人抬手打翻她手中的酒壶,洒了一地,也碎了一地。
“长恒……你们真的成亲了?”
杨雪鸢拉住男人的手,眼中含泪,仔细盯着男人脸上的每一个表情,她不信……她真的不信,他会娶那个女人。
“你这个贱妇,松手!”
高长恒一甩手,杨雪鸢整个人耸倒在地,手被摔碎的酒壶碎片,狠狠刺穿,鲜血从掌心旖旎,混着酒水红了地面。
她不过是微微蹙眉,抬头盯着男人的俊容,不肯松开视线,“长恒,你说过……你会立我为后,为何要立安可娇为后?为何要和她成亲?”
她为他上战场历经生死无数,她为他筋脉尽断已成废人,她为他与爹娘决裂。
可她换来的又是什么?
高长恒蹲下身,身上的酒气混杂着浓郁的女人香气,让杨雪鸢心闷难受,可她不甘心,她还一直相信,这个男人会带她出了冷宫,会立她为后,会和她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的大手忽然掐住她的下巴,用力之狠,恨不得将她骨头捏碎,一双眼更是冰冷如霜,“你没资格问我,你这个荡妇。”
他厌弃的甩开她的下巴,握起她的右手,撩开袖子,露出她冻的发青的那只手臂,“你的守宫砂呢?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有染?你这样肮脏的女人,不配当一国之后。”
啪!
高长恒狠狠甩了她一巴掌,打的杨雪鸢唇角裂开,血色染红了干枯的唇瓣。
她趴在地上,扭头看高长恒,泪眼婆娑,沙哑了声音,“你不信我?”
“对,我非但不信你……我还觉得你恶心,你虽征战沙场,双手却沾满了太多死人的血,朕觉得这样的你,太恶心……你不配当一国之后。”
守宫砂?双手沾满了鲜血?
她是为了谁,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杨雪鸢的心碎了,对他的一丝期待也要消失殆尽了,她从地上爬起,低头望着手心伤口上的血流着,悲伤一笑,“高长恒,放我出宫吧!”
“出宫?为何?”高长恒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如若在宫中,我会死的。就当是我曾经为你做出的事,得到的加赏。”
“想出宫?”高长恒从她身后抱住她的腰,不及杨雪鸢反抗,一把将她扛在肩上,大步走到床上,用力丢在上面。
好疼,摔的杨雪鸢的心一并碎了。
“你到底想怎样?”
“你生是朕的人,死是朕的鬼,除非朕玩腻了你,不然你别想离开朕!”
高长恒将身上的衣服如数脱掉,不容杨雪鸢反抗,将她压在身下,粗鲁的撕扯掉她身上的衣物,毫不留情的攻城略地。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