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婚姻如墓,爱如坟》殊途

殊途 现代言情

《婚姻如墓,爱如坟》是由作者[殊途]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慕少寒,纪微。本书主要讲述:爱情是婚姻的坟墓,不!没有爱的婚姻才是坟墓! 结婚三年,要她的时候从未有过前戏,从未有过亲吻,从未开过灯,纪微咬牙承受着那撕裂般的疼痛。 纪微愤怒,“慕少寒!你是不是很害怕看到跟你上床的人不是我姐姐,而是我!” 而他只是机械般的耸动着身躯。

《婚姻如墓,爱如坟》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婚姻如墓,爱如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3894】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婚姻如墓,爱如坟》试读

第一章  我不是充气娃娃
深夜。
漆黑的卧室里只有那平稳的呼吸声,熟睡中的纪微仿佛在梦中也是那般不如意的紧锁着眉头。
忽然,一只温热有力的大手悄无声息的伸进了纪微的蕾丝睡衣当中,开始疯狂的揉捏了起来。
纪微猛然惊醒,但是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和那重重的酒味之后,惊恐瞬间就转换成了愤怒。
眼看着男子就已经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了,纪微开始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
“慕少寒!每次都不会有前戏,每次都不会吻我!也不会说一句话,我不是一个充气娃娃!不是你发泄性的工具!”
纪微强行的扭过了自己的身体,看着慕少寒的方向,恼怒的低吼道。
三年了!
三年这样的生活,纪微一直都感觉自己早都已经适应了现状,练就了一颗坚不可摧的心,可是今天姐姐的一番话,还是直接摧毁了她那所谓的信仰,更是击破了她那看似坚毅的内心。
每次都是在晚上,而且从来都不会打开灯,全部都是靠摸索着进行,更不会有前戏和亲吻,只有赤裸裸的发泄!
“工具?如果不是你设计陷害我,又怎么会成为我的工具?这都是你罪有应得的!”
听到了纪微的话,慕少寒的酒瞬间就清醒了大半,英俊的面容也是写满了愤怒,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三年前事发的那天晚上,慕少寒真恨不得直接杀了纪微,可是他不能!
“我怎么不敢?我知道,你以为三年前的事情都是我一手策划的,但是我告诉你!三年前的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喜欢你,可是我不屑做这些事情!”
感受着慕少寒的愤怒,纪微的心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和你没关系?不屑?呵呵,要不是你灌醉了我,还骗了你姐姐,那天晚上我们两个怎么会在一个房间里面!还偏偏被人给拍照曝光了?要不是这样,我父亲怎么会为了家族的颜面迫不得已让我娶了你呢!”
慕少寒笑了起来,讥讽的说道。
“我知道你喜欢我姐姐,全京城人尽皆知,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现在我是你的妻子。”
纪微心中充满了苦涩,可是却又无可奈何,装作得意的样子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可是慕少寒却看不到。
“可是我的心并不在你这里,你感觉这样的生活有乐趣么?”
慕少寒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淡淡的说道。
“我不需要你的心,就连你的人我现在也已经玩够了!”
纪微努力让自己装的无所谓,可是心中的苦只有她自己清楚,也许只有这么告诉自己,才能挽回一点点那可悲的自尊吧。
“玩够了?可是我还没玩够!”
慕少寒听到了纪微的话之后,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愤怒,直接对着纪微扑了上去,一把撕下了纪微的睡裙,开始愤怒的发泄着,用尽了全力冲撞着。
纪微用牙齿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努力的让自己不发出痛苦的声音,眼泪却悄无声息的在眼角处流了下来。
慕少寒双手用力的揉捏着纪微的身体,仿佛要将纪微拆散了一般。
良久,房间内的喘息声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慕少寒坐在床头,默默的点燃了一根烟。
纪微拉过一个被子遮住了那裸露的身体,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那已经鲜血淋漓的嘴唇,借着慕少寒吸烟时那微弱的亮光,才能勉强看清那英俊的面庞。
纪微就那么静静的盯着慕少寒,眼中说不出的辛酸,直到慕少寒将烟蒂扔在了地上。
“我们离婚吧。”
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艰难的在纪微的喉咙中爬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全当是我的过错吧,我认了,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努力的让自己变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在嘴角挤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那一刻,流下的泪水和嘴唇的血液混合到了一起,流进了纪微的嘴里,感受着那又甜又咸的味道,纪微知道,曾经自己无数次憧憬的未来在这一刻,彻底的破碎了。
三年了,即使在不顺利,她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够说出这三个字。毕竟她对慕少寒的爱也是人尽皆知的。
造化弄人,痴情的纪微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信仰。
“离婚?设法陷害我,让我逼不得已娶你的是你,现在要离婚的也是你,你凭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纪微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慕少寒心里没来由的难受了起来。
“你不是喜欢我姐姐么,跟我离婚你就能如愿娶了她了,这样不好么?”
看着慕少寒的样子,纪微则是不慌不忙的说道。
“是你傻还是你以为我傻呢?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慕少寒愤怒的拍了床的边缘一下,狠狠的说道。对纪微的恨,却也只能埋进自己的心里。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不快乐,你也不快乐,我曾经做了很长很长的一个梦,现在,也应该醒了。”
纪微把玩着自己的头发,由于过度用力拉扯头发而导致的疼痛,纪微都没有发觉,好像真的沉醉到了自己的梦中一般。
“你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可我呢?我做的是噩梦!”
慕少寒早都已经清醒了过来,想起了曾经的种种,慕少寒突然非常讨厌纪微现在的样子。
“既然是噩梦,那么你不想也早点醒过来吗?”
听到慕少寒的话,纪微突然笑了起来,微微抬头,看向了慕少寒的方向。
“醒过来?呵呵,好,我如你所愿!”
慕少寒语塞,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咣!”
巨大的摔门声仿佛在发泄着慕少寒心中的愤怒,也仿佛在彰显着他那富二代的显赫身份。
房间里只留下孤寂的纪微,默默的微笑着,流着绝望的眼泪。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