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入骨相思君不知》若月

若月 现代言情

《入骨相思君不知》是由作者[若月]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苏婉莹,慕容丰。本书主要讲述:民国的小镇,一纸信约,苏婉莹因此毁了容,慕容丰却认错人。 再次重逢,她满心都是他。 而他恨她,厌恶她。 最终一纸休书,只成全了一句,入骨相思君不知。

《入骨相思君不知》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入骨相思君不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4466】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入骨相思君不知》试读

第1章 你杀了我吧
申城,海龙湾公馆。
青瓦白墙,飞檐拱璧遮不住夜色中传来一声声撩人之声。
帷幕晃动。
高大的牙拔床旁的地上,竖放了张一米高的铜镜,正对着床上,照影出两人交缠沉沦的身子。
男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如墨的眸中满是暴怒。
“为什么推燕儿下水!”他故意在关键的时刻又停了下来。
粗暴地扣起女人巴掌般的脸,将她的右脸扭了过来,露出一道深深的刀疤,生生地破坏沉鱼落雁般的娇脸,“嫉妒她比你小?又长得比你好看?”
男人冷冷一笑,低沉的嗓里夹着无限的厌恶,“就你这张丑颜,申城随便找个女人都比你好看!”
可这女人紧紧地咬着牙根,就是不肯出声。
激得男人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看看你的贱样,还指望那人要你?你就是死,也只能死在我慕容丰的手里!”
铜镜里的女人红潮满脸,杏眸含水,若不看那道伤痕。
而这句话好像拔动了女人心底深处的一根弦。
如木头般的身子一颤,带着几分激愤与悲痛,咬牙,“那你杀了我吧,就是我推她下水的,我恨不得她死!”
啪!
男人一掌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
原本娇嫩的小脸眼见的红肿,与那道刀痕相衬着,男人像是看到世上最恶心的东西,冷冷一眼后。
愤然起身,擦了身子穿上衣服。
然后走到床前,毫不留情地捏下苏婉莹的下巴,狠厉地说:“苏婉莹,你这种的毒妇,想死,未免太便宜你了!”
出厢阁后,慕容丰残忍地给了门口人一句,“不必留种。”
守在门口的妇人一听,用着慈爱讨好的口吻:“李妈知道怎么做,少帅放心。”
李妈是慕容丰的奶娘,女儿李飞燕又是慕容丰喜欢的女人,故此李妈在这公馆里也算是半个主子,下面的人都唯她是从。
在慕容丰离开后,李妈带着两个粗壮婆子冲了进去。
“将她弄起来。”
两个粗壮婆子一听这话,上前就将软在床上不能动弹的苏婉莹给拖到地上,动作粗暴不说,就连眼神都带着鄙夷。
苏婉莹被慕容丰一番折腾,早就没了力气,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无力地挣扎着。
李妈冷笑,一把撕开苏婉莹的衣物,取了一个放满藏红花的盆子在地上。
同房后,用藏红花洗下身,可避孕。
这法子一般风尘女子才用的。
李妈就想用这法子对苏婉莹,屈辱不说,还很受痛。
她拿着刷子沾着水就开始对着苏婉莹粗暴的刷了起来。
那刷子的毛也不知什么做的,一碰到,痛得苏婉莹混身打颤,痛不欲生,“肚子,肚子,好痛……放,放开我,放开我……”
可李妈是什么人,哪由她反抗。却发现不知怎么了,竟刷出骇人的血水,‘咚’,刷子掉在地上,李妈脸色一惊看着已经痛晕过去,面如白纸的苏婉莹。
旁边的两个粗壮婆子也发现不对劲,慌了手脚,“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妈扫过苏婉莹一眼,不屑地说:“我们不过是按主子说的去做事,怕什么,把她扔到床上。”
苏婉莹昏迷三天。
半睡半醒之际,仿若看到三里亭内,慕容丰冲着她笑,她满心欢喜的飞扑过去。
结果却落入无限的深渊。
睁开眼时,她闻到屋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小姐,你终于醒了。”春儿流着激动的眼泪。
“辛苦,你了。”苏婉莹看了一眼眼圈红红的春儿,艰难开口,喉咙痛得像刮刀子一样,瘦得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我这是怎么了?”
“小姐,你……小产了。”春儿艰难开口,目光悲愤地抽泣着,“我去求少帅来看你,可是,可是……”
苏婉莹如晴天霹雳,身子颤了颤,抓着剧痛的心口,想到无缘相见的孩子,痛得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