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星落尘埃》离歌

离歌 现代言情

《星落尘埃》是由作者[离歌]编写的一部短篇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柳艺璇,林漠。本书主要讲述:六年缠绵七年等待,柳艺璇以为可以过了这么久她可以放下那个人了,但是当那个人出现之后,她又无法自己,只能一步一步沉沦在林漠织的陷阱之中……

《星落尘埃》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星落尘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8357】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星落尘埃》试读

第1章  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离开我
2001年8月21日,我从英国回来,每天在家里捧着电脑,接一些任务写几本书,每每停笔,便是白日。从此,黑白颠倒,倒也舒服得很,至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思念那六年的甜蜜,更没有时间去回想七年的痛楚。我以为,我的生活就这样了。
但是我没想到,那个从我生命中消失了两年的人又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个他,是我生命中除了父母最为重要的,他将我从自闭症患者变成了正常人,为了他,我学会了怎样与人相处,更学会了怎样去爱。只是,林漠,你辛辛苦苦教会我怎样爱,却没给我时间去爱你。――柳艺璇
是夜,寂静的夜。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磅礴的大雨将A市所有树叶都洗得发亮。林艺璇撑着雨伞走在小路上,远处的微弱的灯光指引着林艺璇回家的路,雨水打在叶片上的声音滑入耳朵,充斥了整个耳道。转过一个转角,前方的身影渐渐清晰,雨水斜斜地打在她的脸上,冰冷的触感让她感觉身子一颤。林艺璇望着那路灯下的人影,心中一颤。那个身影多么像她痛彻心扉的爱情中的男主角林漠。
林漠……提到这个名字,就感觉心中被人用重锤狠狠打了一下。那年,她和他,多配。
脚下的步伐越发加快,心中那股好久未见的悸动猛然爆发,几年来累积的思念,在她的心中,如同河水泛滥,满到心口。
她快步走到他的身后,他似乎察觉到了柳艺璇的到来,缓缓扭头看着她。一秒,两秒,三秒……当那张令她多年来思念之至的脸庞出现在她的面前之时,她所有的坚强,所有在他离去之时,建造起来的坚强砰然倒塌。
柳艺璇感受到自己的声带在颤抖,有一道声音在柳艺璇的耳旁响起,“林漠?”她听见,那是她那颤抖的声音。
林漠,林漠。这两个字一直都是柳艺璇心中不愿提起不愿揭开的伤疤。但是此时,柳艺璇却多么希望,眼前这个叫林漠的男子呼唤自己的名字,用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轻轻的喊一声,艺璇。
但是此时,她与他却处于对立的两个面,无论她再怎么想念眼前的男子,无论她再怎么想要上前伸手环抱住他,轻声问他,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有没有想过我?
这些,都不可能。因为现在,哪怕让她问一句你还好吗,她都无法说出口。
他那俊美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他看着她,说道:“艺璇。”刹那间,她只觉得鼻尖猛然一酸,泪水差点喷涌而出,她却忍住了眼泪,柳艺璇看着林漠,忍住压下心中的悸动以及身子不自然的颤抖,她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饿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好不好?当初为什么要离开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有最后一个……我们重来好不好?
可是她却听见自己充满讽刺的话语,“英国好玩吗?那里的美女是不是让你忘返留恋啊。”
他顿了一下,看着柳艺璇的眼眸,似深海般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楚,“艺璇,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和你讨论这些的……”他的表情中有着一丝隐忍。
柳艺璇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在心中不禁冷笑道,怎么?现在和我说句话都要忍耐了?
“那你是来和我谈论什么的?谈论你有多喜欢我吗?还是谈论,我父亲的公司你用起来很舒服?”柳艺璇冷冷嘲讽的声音在林漠的耳边盘旋,就像是一直单曲循环般,萦绕耳旁。
林漠似是没有想到柳艺璇会这么说,俊美的脸庞中有着显而易见的难过,就连那好看的眼眸也流露出痛楚。那个时候,柳艺璇就感觉,他才是最难过的人,他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悲伤的气息,就连他脖间的围脖此时看起来都是在难过的。
“可能……可能你不信,但是,我想说,艺璇,我们重来好不好?”林漠看着柳艺璇,认真的一字一句的问道。他伸手想要去拉柳艺璇的手袖,柳艺璇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他的手擦着柳艺璇的手袖而过,一时间,有些尴尬。
“林漠,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当初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还是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个人在认真?”柳艺璇看着眼前的男子,冷声问道。
柳艺璇看见他的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他却只是说出了,“喜欢过。”这三个伤人的字。
柳艺璇在心中大骂了林漠一声混蛋,但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一句,连她自己都觉得矫情的话,“林漠,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离开我?”你明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啊。
林漠身形一顿,望着柳艺璇的目光有些复杂,他那深邃的眼眸之中仿似要对她说什么话来,就在柳艺璇猜测他会说什么的时候,他那复杂的眼神猛然变得犀利。
他说,“柳艺璇,别让我比以前更恨你。”
恨?你恨我?我有什么值得让你恨的?!
柳艺璇只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冷笑,随后冰冷而又伤人的话语从口中吐出,“林漠,我恨你不比你恨我少。”我恨你,你千方百计让我喜欢上你,却又在我喜欢上你,无法离开你之后,消失了两年。我恨你,你让一切都变得如此灰暗。我恨你,遇上你之后,我的生命从此发霉发烂发臭!
他一愣,随后看着柳艺璇,那犀利的目光停留在柳艺璇的身上,让柳艺璇只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博物馆里展览的古物,一览无遗。
但是,柳艺璇想,如果我是古物就好了,那样,林漠,喜欢古董的你一定会珍藏吧,不会让它这么难过吧,不会让它等你等了两年吧。
可惜,她不是古物,她是人。一个有血有肉还爱你的人。想必,你永远不会知道,在没遇到你之前的她,是多么的黑暗,是你将她从黑暗之中带到太阳底下,又是你将她推入万丈深渊。
林漠,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劫数,而我深陷其中无法逃脱。但我甘愿,沉浸在你为我布置的深海之中,久溺不离。――林艺璇
那年花开,所有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如此黑暗。远处的山重重叠叠将太阳一分为二,一半在空中耀眼的绽放,一半躲在了山岭之中。
深色的窗帘将阳光隔绝在床上,白色系的房间之中没有一丝亮光。
她瘫软在床上,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双手无力地垂在身边,乌黑的发丝凌乱地摊在床单上,此时的她如同一个破碎的陶瓷娃娃,那双曾经覆满温柔的眼眸空洞无神。
柳艺璇听见,门外走廊上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她缓缓的闭上眼睛,企图求得一时的安稳。
门被大力踢开,他看了一眼瘫软在床上的柳艺璇,目光深幽而又悲伤,他走至窗前。柳艺璇虚弱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他立在窗前,背影无限落寞。
他看了柳艺璇一眼,柳艺璇与他的视线在空中有着几秒的交汇,但她很快就闭上了眼睛,以求不再深陷与他那深邃的眼眸之中。
“柳艺璇,你真的要一直这样下去吗?”他的声音有着一丝颤抖,语气之中有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
柳艺璇听着,心房颤了颤,她无力的问道:“怎样?你能让我一个自闭症患者怎样?我最爱的人都抛弃我了……何念铭你为什么还不放弃我?”
何念铭轻声地问,“如果我放弃你,那你该怎么办?”柳艺璇默了,她闭上眼睛,将头埋进枕头之中。她沉默了,沉默了很久,久到何念铭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就在他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听见枕头之中传来一声闷闷的声音,“念铭你还是放弃我吧……”这一句话似是一根刺狠狠的刺在何念铭的心上,何念铭吐出一口气,随后大力拉开窗帘,冬日的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户照进房间,光线里细小的灰尘在飞舞。
长久以来没有接触到阳光的柳艺璇在阳光的沐浴下感觉十分不舒服,她扭动着身子,想要躲进被窝里,躲进属于她的黑暗之中。
何念铭走过去,站在床边,双脚半跪在软床上,他看了柳艺璇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他的下巴磕在柳艺璇的头上,轻轻的鼻息在柳艺璇的耳边。
她闻到他身上那种熟悉的、淡淡的香味。
在幼年之时,目睹了一场车祸的她被吓傻,心理医生照顾了她四年,她才从那场车祸的阴影之中逃离出来,但是,她还是不爱说话。毕竟,那场车祸里,死的是她的妈妈。
都说有妈妈的孩子像块宝,柳艺璇每次听到这句儿歌的时候都特别难过,她的妈妈现在在哪儿呢?
一夜之间,她目睹了她妈妈的死亡,用双手感受着妈妈的身体从温热到冰冷,用双目望着那些假哭假安慰的亲人。仿佛就在那一瞬间,她长大了。
妈妈年轻的时候爱上了爸爸,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双方的家长都不同意这门婚事,妈妈一意孤行,不听外公外婆的劝,与爸爸私奔,从而有了柳艺璇。她很幸福。但是那公主般的生活在一夜之前被打回原形,就像是到了午夜,灰姑娘必须得放弃她的王子回到她那破烂的地方继续受欺负一样。
而她,再也不是公主。爸爸娶了后妈之后,她更加不愿意说话。严重的自闭症似是深入骨髓般一直陪伴着她,就连心理专家都无法揭开她内心中的结。爸爸终于是放弃了她,将她安置在郊区的别墅里,留下一个保姆,之后便不管不问了。
后妈在她八岁的时候生下了一个孩子,男孩。这让一直以来有着很深的重男轻女意识的爸爸十分高兴,对于柳艺璇也越发冷漠。
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那个孩子也越发的长大,稚嫩的脸庞变得有型,他不怕柳艺璇这个自闭症姐姐,经常给她介绍朋友,但是每次的介绍朋友都以柳艺璇不说话而终结。直到那天,何念铭出现了。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