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一生一世一双人》独自莫凭栏

独自莫凭栏 穿越重生

《一生一世一双人》是由作者[独自莫凭栏]编写的一部短篇穿越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千染尘,商奕霖。本书主要讲述:被亲人杀害,被父亲抛弃。年纪小小的她便已经开始对这个世界失望起来,是他闯入了她的世界,给了她温暖,给了她光芒。于是,千染尘不顾一切地保护商奕霖——这个她爱的人。只是到头来,千染尘得知的不过是她就是他的一个棋子。原来,她的付出,不过是他精心策划的一部分。所以,她不顾一切地远离他,逃离他,逃到那个没有他的地方去,今生今世也不要再相见。“阿霖,若是有来生,我定不会再爱你。

《一生一世一双人》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一生一世一双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8351】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一生一世一双人》试读

第一章  牢狱之灾
已是二更天。
一日之计在于晨,对于众人来说,一日之中最值得期待的便在清晨。度过了黑暗之后,黎明还是来了,似乎所有事情都能随着升起的太阳被慢慢淡忘,重新开始。
而对于千染尘来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熬过这几个时辰,等清晨的到来。
有时候,她真的不愿意醒过来,要是就这样死在梦中,那该有多好。
醒来时种种伤痛便涌入脑中,清晰得像是昨日发生的一样。
伴随着她的,还有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有些还流着血,昨日刚刚添上去的。
况且,在牢狱之中,是看不到什么阳光的。光明和黑暗,对她来说,都是一样。
人的潜力到底是有多大?千染尘没想到,在狱中承受了大大小小的刑罚,三天,她居然还能够熬过去。
不过,也是在等死罢了。这样下去,只怕她真的要死在这个地方了。
他知道了会难过吗?恐怕不会吧……此时,他的怀里正搂着另一个女人,怎么会想到在狱里脏兮兮的她。
这样的自己,连她看了,都觉得厌弃。更不用说是商奕霖了。而且她也不想商奕霖看到她这个脏兮兮的模样。
“醒了?”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传入千染尘的耳中,“大人,她醒了。”
出声的人便是这狱里的小吏。
“醒了便好,让本大人来会一会她。”
接着,一个中年的彪形大汉进了牢狱,看到千染尘身上脸上全是血迹,衣衫破烂,摸着胡子大声笑了起来。
“娘娘,真没想到,你还会有这么一日。”
牢狱里的光线昏暗,现在又是五更天,她看不太清楚来人的面目,只是这猥琐的声音,她怎么可能会不认得。
来人正是朝中的武官,赵钦。
以前,千染尘的父亲千文轩和他有过节,之后千染尘摇身一变成了皇上的宠妃,如今落在他手上,怕是这条小命都保不住了。
世间哪有人不怕死?赵钦以为,千染尘会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然后跪着抱着他的腿求他可以放她一命。
可是,她完全没有,反而还传来了一声冷笑。
千染尘似乎毫不在乎,“世间之事变化多端,就算是赵大人老谋深算,也算不尽天机不是么?不过,大人的兴致可真好,如今不过才是二更天,便已经到牢狱里来探望本宫了,本宫的架子可还真大啊,值得大人到这脏兮兮的地方,也不怕哪里跑出一只老鼠过来咬了大人,要是染上了鼠疫,那可怎么是好?”
接着,一阵剧痛从手掌中传到心上。十指连心,果然说得没错。
赵钦的脸色变得凶恶起来,一脚狠狠地就踩在了千染尘的手上。那手上本来血肉模糊,如今被他用力一踩,只怕是这手指以后都不能再抚琴写字了。
千染尘苦笑,这个时候,她还想着和他抚琴写字……罢了,这手废了也好,反正她已经万念俱灰,再加上一只手,又有何妨?
只是,任凭她倔强,还是抵挡不住手上传来的剧痛,她咬破了嘴唇,却还是不肯叫出声。
士可杀不可辱,就算是死,她也不想让赵钦这个小人得逞。
父亲临死前和她说过的,尘儿,你要坚强一点。
赵钦见她不肯屈服,脚上的靴子更是添了几分力道,“好啊,我倒是看看你要嘴硬到什么时候。千染尘,如今你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娘娘,就你这贱婢也敢自称本宫?只怕就算是你死在牢里,皇上连眨都不眨一眼呢。”
终于,赵钦把气全部都撒在了她身上,也将踩在她手上的大脚放开。
血肉模糊,还有几根手指的关节似乎都已经断了,动弹不得。
大手捏上她的下巴,下巴上传来的剧痛似乎要把她整张小脸捏碎。
赵钦强迫着千染尘抬头看着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可那笑却让千染尘感到一阵恶心。
“果然是伺候过皇上的女人,还算是有几分姿色,若是你肯让大爷爽一把的话,说不定本大人还可以帮你逃出去,到本大人府上做个小妾侍什么的,总比在这牢中受苦的要好多吧。”说完,赵钦还用那双粗糙的大手在千染尘脸上蹭了一把。
如果现在千染尘还尚存一丝力气的话,她一定把赵钦加注在他身上的全部都还回去。
只是,她真的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赵钦见她不反抗,还以为自己有机会了,手上的动作也轻狂起来。
“大人,难道你不知道,私藏皇上的女人是死罪么?”
千染尘瞬间换了张脸,一副媚态,虽然头发乱七八糟散落一地,可是丝毫不损她的美艳。
听到千染尘黏糊糊的声音,赵钦整个人都轻飘飘起来了,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只要你肯从了我,我保证你这辈子都衣食无忧。再说,皇上那么多个妃子,早就把你忘了,哪里还记得这么多?”
千染尘装作似懂非懂地点头,“大人说的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赵钦的脸不停靠近,千染尘强忍住胃中的翻江倒海,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慢慢靠近他。
“大人,我有话要和你说,你能不能凑过来点?”
“当然可以。”赵钦本来就求之不得,如今有美人主动投怀送抱,他怎么可能拒绝?除非是傻子。
接着,一声惨叫从狱中传来。
幸好,她随身带着些防身的针,现在一针下去,针无毒,虽然拿不了赵钦的命,可是也能让他有个警戒。
“你,你这贱婢,居然敢对本大人下手!”赵钦被千染尘刺中了脖颈,一阵麻意转到四肢,他还以为是带了毒液的针,忙捂住脖子开始喊叫起来。
刚才不是还威风凛凛的么?如今真面目终于暴露出来了?
不过是个贪生怕死之徒,就他也配?
千染尘哈哈大笑起来,和刚才的妩媚完全不同,现在她的眼中多了一份冷酷,“大人,反正我都是个快要死的人了,有什么不敢的?不过大人,你被我扎了这么一针,恐怕是性命不保了……若是你以后不再踏进这牢狱中半步,我就答应你把解药给你,不然,你就等着毒发身亡吧。”
赵钦听了这话,以为自己真的身中剧毒,怎能不害怕?
人人知晓,除了是皇上的宠妃之外,千染尘还曾经是一等一的用药高手,若是真的中了她的毒,只怕这整个西阳国都翻过来也找不到人可以解毒了,肯定是必死无疑。
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来招惹她,现在也不会惹上这杀身之祸了。
“好,千染尘,你有种。若是本大人死了,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千染尘笑,“我当然知道,所以还请大人遵守诺言。这毒药要七日之后才发作,到时我会将解药交个牢中的小吏,大人过来取便是。”
“若是你说话不算话,本大人必定要你比死更难堪。”
说罢,赵钦就吓得屁滚尿流地从牢狱中跑了出去,狱中又重新恢复了清净。
千染尘看着离去的背影,冷笑。说什么武官,还不是个贪生怕死之徒罢了。
良久,千染尘想动一动适才被赵钦踩了一脚的手,却只是徒劳。
她现在,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离死又有多远。
或许是因为痛楚,又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她绝望地阖上了眼。若不是还有那浅浅的呼吸声,此人就像是死了一般靠在墙上,脸无血色,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做了一个梦。
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这一生,只要她这一双人。
他说,倚兰轩,倚兰,她喜爱兰花,兰便是她。
他说,等朕平定了江山之后,必和你看着繁华盛世,携手与共。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誓言为什么是誓言?言,不过是些说出来的话而已,说出来便可忘。誓言,怎么逆得过一个人的心意?心变了,誓言什么的,什么也不是了。
隐隐约约中似乎闻到了他身上的松柏味道。
即使是在梦中,千染尘的神志还是清明的。怎么可能,这地方又脏又乱,他是九五之尊,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此处?
“皇上驾到。”
传报声划破了牢狱中的黑暗与清净,千染尘却仍在梦中,不肯睁眼。
她以为这是一场梦,同时她也害怕,梦醒了之后,他就会从梦中消失。所以,他宁愿不醒。
“娘娘。”
直到熟悉的声音传入耳膜,千染尘才知,这不是一场梦。
是九王爷商奕辉的声音。
商奕辉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纤尘不染的千染尘,居然会变得今日这个模样。
几日前,晨妃娘娘千染尘被冠上叛国的罪名,送进了宗人府。
商奕辉自千染尘从出现在商奕霖身边后便与她相识,她对皇兄的一片真心,商奕辉处处看在眼中。
只是天子的权威容不得他人蔑视,就算是他想帮千染尘逃脱罪名,也得商奕霖听得进去才行。
似乎商奕霖已经将罪名冠在了她身上,不管他人再怎么劝说,他就是不听。
看到千染尘的那一刻,即使是商奕辉也觉得揪心。宗人府的刑罚是出了名的,只是他想着,千染尘怎么说也是皇帝身边的宠妃,伺候皇上多年,宗人府的人怎么敢对她下这样的毒手?
千染尘勉强睁开了眼,一块明黄袖子在自己眼前恍惚。
或许是因为太久没睁眼,睁不开,又或许是眼眶中全是泪水,所以看不清来人的模样。
等她看清了来人,一时间倒不知该如何反应。
高兴?还是难过?
“怎么?见了朕不行礼?”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