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心有心忧》私语

私语 现代言情

《心有心忧》是由作者[私语]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黄月媚,燕溪霖。本书主要讲述:在最美丽的岁月里,黄月媚这个平凡的女子爱上了豪门娇子燕溪霖,上演了一场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爱情,却遭到了燕溪霖母亲的反对,也因为一场误会,黄月媚不得不离开了燕溪霖。他们在婚礼现场重逢,虽然彼此都还放不下对方,但当看着黄月媚身后的可爱小女孩,燕溪霖明白自己是应该放手了,但不知为何燕溪霖总是找一切接近黄月媚的机会,最终发现了当年不为人知的秘密...

《心有心忧》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心有心忧》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8397】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心有心忧》试读

第一章  婚礼举行
盛月大酒店,这里是市中最为豪华的酒店,原本这里出入的客人非常的少,但是今天却是非常的热闹。
无数的达官贵人,豪门大少全都聚集在这,只因为这是著名企业家燕溪霖和当红歌星司徒静两人的订婚。
两人的消息在整个新闻媒体之中公开,无数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当然,平民是连进入酒店的资格都没有,能进去的都是受到邀请的社会上流人物。
在酒店的内堂之中,燕溪霖正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配着一条黑白条纹色的领带,他露出了一张笑脸,可惜笑起来却是那样的僵硬。
笑,一直都不是他所擅长,他本就是冷漠之人,只不过对于那一些虚荣势力才会露出那样虚伪的笑容。
包括今天这一场订婚礼,也不是他所想。
梳的整齐的头发在他看来却是那样的零乱,照着镜子,他越发的讨厌自己。
在燕溪霖的身后,正是身穿一袭白色长裙抹胸婚纱的司徒静,她非常的美丽,一头乌黑长发被盘在头纱上面,苗条性感的身材在婚纱的包裹下显得更为的精致诱惑,踩着一双五厘米的高根鞋,她的笑容如盛开的牡丹花。
可惜,当她看见燕溪霖整天一副板着的脸,喜悦的心情一下都没有了,但她还是轻轻走了过来,把头埋在她的怀抱之中,“今天订婚可以开心一点吗?”
“我开心不了,毕竟娶你不是我的本意,如果不是小姨临死前交代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一定不会做出违背自己意思的事。”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一直都是。”司徒静双眼流着泪水,她太爱眼前这个男人,即便是得不到他的心,她也要他!
燕溪霖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因为在他心里面记挂着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黄月媚。
可惜,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不可能,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大,而现在,他正要和其他女人一起走在一起。
“你相守了我七年,我今天娶你也是你的回报,但是嫁给我以后你不要再害黄月媚了,好吗。”
“好。”司徒静点了点头,原本美丽的妆容却是被泪水哭花了,即便是伤心,只要得到眼前这个男人她就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在酒店外,一名穿着时尚燕尾服的男子正走在红毯上面,他长相英俊,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让接近的人不自觉便是感觉到心花怒放。
新闻媒体很快就认的出,这是墨家的墨浩城,著名的财团公子。
而在墨浩城的旁边是一个长相美丽的女人,身穿着黑色的晚礼服,耳上挂着细玉吊坠,带着一条银白色的钻石首饰,高贵之中透露着清纯美丽的气质,让人感觉像是天上的仙女。
女子面貌美丽,一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膀上面,朱唇皓齿,明眸双眼,笑起来倾国倾城。
她是那样的美丽,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此人正是黄月媚!
黄月媚和墨浩城两人齐齐走在红毯之上,而在两人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小女孩。
黄月媚牵着小女孩的手,不紧不慢的跟着她的脚步前进着,“我说你啊,好好的干什么要跟我们一起来啊。”
“这主意是我提的,我当然要来。”
墨浩城点了点小女孩的小额头,“黄彤彤,你真是个坏小孩,但墨爸爸非常喜欢你哦。“
“谢谢墨爸爸。“
墨浩城和黄彤彤两人非常亲昵的靠近在一起,看着他们二人,黄月媚不禁一笑,但是当他们走到酒店门口,心却是咚地一声掉下来。
是啊,她忽然想到,今天是燕溪霖和司徒静的婚礼,她喜欢着燕溪霖,但却是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其他女人结婚。
后来女儿黄彤彤提出要让墨浩城和自己一同出席燕溪霖和司徒静的婚礼,虽然知道黄彤彤是什么想法,但自己却是同意了。
当黄月媚刚走近来的时候,燕溪霖就看见她了,她在众人之中是那样的明亮,如漆黑中的繁星,两人像是有心灵感应,在茫茫人海之中总是能寻找到对方。
当她穿着一身白色晚礼服挽着墨浩城,牵着她的女儿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心,总会不自觉跳动的很不平常。
人群之中,燕溪霖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你先去招呼他们,我去去就来!”燕溪霖不温不火向身边的女人说道,对于司徒静,即使是要成为他的妻子的人,他依旧是这幅态度,他将司徒静的手从自己的手腕处抽离,转身他便准备离开了。
“溪霖,你……又要见那个女人!”司徒静不是用着疑问句,而是陈诉着这个事实,娇艳的脸上,满是不满的神色。
那个女人?
虽然燕溪霖在生气的时候,喜欢自己用女人两个字来称呼她,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已经把这个称谓,当成了他的专属,当司徒静用这种口气说出这个称谓的时候,他只是用着淡漠的眼神,凝视着司徒静。
从来不知道燕溪霖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虽然,平日里他对自己都是淡淡的,司徒静心里一紧,她也明白,如果她说下去,恐怕不会有好果子吃。
反正,不管怎么样,燕溪霖的新娘是她,而不是那个女人。
“那好吧,你快点啊,一会就要开始了。”司徒静保持着女人该有的风度,她淡淡的扯开笑容,挥动着手,目送着燕溪霖离开。
黄月媚看着这样耀眼的灯光,华丽的布置,都有些愣神,刚刚进门的时候,她已经远远地看到那对“璧人”,虽然在她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淡雅温和的笑容,但是,她的内心却是如同刀割一般剧痛着。
“妈妈,你看什么,我们进去吧!”黄彤彤睨了那边的璧人一眼,有些不耐烦的扯了扯黄月媚的衣服,她不自觉地拧起了她的小眉头。
黄月媚一笑,重新整理整理自己的心情,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黄彤彤的秀发:“彤彤想吃什么?”
因为是燕溪霖的订婚大典,也像是结婚一样,所以整个公司的人都来了,而作为燕溪霖秘书的她,也必须来到现场,如果不是为了让大家对她指指点点,认为抢男人失败而不敢出现在燕溪霖的婚礼。她是绝对不会前来的。
“小月媚,你……也来啦。”作为燕溪霖的好友,萧远晟和江圆圆自然是一定会在这个现场的,江圆圆挽着萧远晟的手,看到黄月媚的时候,连忙追了上来。
“妈咪。”黄彤彤一看到江圆圆,连忙扑了过去,她蹭了蹭江圆圆的怀抱,“妈咪,我好想你哦,你好久没来看彤彤了。”
江圆圆自然知道,这是黄彤彤假意借着撒娇,将黄月媚今天来参加订婚典礼的尴尬全都消除。
“彤彤啊,是妈咪对不起你,没有照顾好你和你妈妈。”
“哪有啊,妈咪对彤彤最好了,妈咪肯定是在忙呢,我不怪妈咪的。”黄彤彤倒是很乖,嘴巴甜的跟蜜一样,见到江圆圆就哄得她心花怒放的。
“小月媚,你今天真漂亮,比新娘漂亮多了,也不知道燕溪霖那混蛋哪根筋错了,竟然会……诶,萧远晟,你眼睛抽风啊,眨什么眨!别拉我,我还没说完呢……”
后面的话,江圆圆突然咽在了喉咙里。因为她看到了,在黄月媚身后,正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子,这并不是她多么怕燕溪霖,只是明明应该喜气洋洋的燕溪霖,此刻却是顶着一张比关公还要黑的脸,让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新郎官哇,我恭喜你啊!”江圆圆打着哈哈,不知这恭喜的意味,是真心,还是讥讽。
在看到燕溪霖过来的那一刻,黄月媚心跳已经加快了无数倍,她作为他的秘书,本该为自己的总裁订婚感到高兴,可是她心里那种窒息的难受感觉,已经弥漫了她的身心,她要努力控制住自己,手已经不自然地握紧,甚至忘记了,她的手还握着可怜的黄彤彤。
“妈妈,我们去那边吃东西吧。”
像是没有看到燕溪霖一样,黄彤彤强忍着被黄月媚捏着小手的疼痛感,依旧保持着自己甜甜的声音。
燕溪霖凝神看着黄彤彤,他也猜到了黄彤彤会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他低下头,看着黄彤彤,轻声说道:“彤彤,我和妈妈还有话要说,你和圆圆妈咪去玩玩好不好?”
看来,他还是不太适合跟小孩子交流,至少这个时候,他所谓的温柔,也显得有些僵硬的感觉。
“新郎官~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你找我妈妈聊天做什么。”新郎官三个字,黄彤彤明显带着不屑和讽刺,却也让黄月媚和燕溪霖的脸色都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变化。
这个早熟的女儿,果然非比寻常。
“彤彤,来,妈妈带你去那边吃东西!”黄月媚并不想理会燕溪霖,她看着燕溪霖的眼神,显得清冷而疏远,拉起黄彤彤的手就准备离开。
而原本的江圆圆,本还想帮着好友赌一把气的,却没想到被自己的男友以识时务为名,强行给拉走了。
所以,现在这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大人,一个小孩,三个人的风景,气氛那么不和谐,可是,为什么站在一起的时候却是看起来那么和谐。
“月媚,我们需要谈一谈,你不要这样对我……”燕溪霖的话,冷冷地刺破黄月媚的耳膜,他到现在这个时候,依旧那么的霸道。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