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无赖王妃》玉扇倾城

玉扇倾城 穿越重生

《无赖王妃》是由作者[玉扇倾城]编写的一部短篇穿越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花愁,风吹花。本书主要讲述:人家当公主,吃香喝辣,呼风唤雨。要啥有啥。 轮到她当公主咋就这么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呢? 敌国的王爷要整她那是理所当然,敌国嘛! 可自家的亲哥哥竟然为了换回自己的宠妃竟狠心地令她羊人虎口。什么世道!!! 欺负我是外来客没人撑腰是吧。就算穿越了我也能遇见老乡,还是你们皇帝的宠妃老乡。 不管以前那只柿子是不是软的,现在是硬的了,再捏试试?

《无赖王妃》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无赖王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2643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无赖王妃》试读

第1章 云裳翠袖红颜冷
云国。
国都凤城。
御花园中。
身为云国第一美人的花愁公主,此刻正满面忧伤地坐在莲花池边,她看着池中已经有些残败的莲花,心中一阵酸楚。自从最疼爱她的父皇病死,哥哥花辛登位之后,她的命运也就如同这池中的莲花一般渐渐身不由己,随风凋落了。
“公主,喝碗燕窝羹吧。”
一个很是俊俏的小丫头将一个精致的小碗放在了她面前的玉石桌上,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
“燕儿,我不想喝。”女子幽幽一声叹息,愁落几片飞花,在空中寂寞地飞舞。她缓慢起身,如轻云出岫,弱柳扶风。回望着一池颓败的残荷,不由再次落下伤心的眼泪。
“公主……”燕儿唤了一声,心中亦是悲苦,她知道公主不愿意嫁到风国,更不愿意嫁给那个凶狠残暴的大皇子风吹花。她吸了口气,说道:“公主,奴婢知道您心中的苦,可是王上已经做了决定,您已无力去更改。”
花愁公主摇摇头,目中一片凄迷,道:“这都是命,这都是我的命。燕儿,你说我和他今生真的有缘无分了么?”
燕儿知道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自然是云国第一才子司马青云。司马青云与公主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是如今看来是真的有缘无分了。
花愁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只是不甘心!王兄居然为了美色,把自己的亲妹妹送入虎口狼窝,若是父王还在,定不会允许他这样做的!”
花愁虽然是满面忧伤之色,仍掩不住她的绝代风华。
那风吹花的恶名早已传遍了邻近之国,传说他凶残成性,视人命如草芥。总之关于他的传言无不是骇人听闻,惊悚之极。
数日前,一个士兵跌跌撞撞地冲上了朝堂,对正高高在上的云皇花辛跪地叫道:“启奏王上,苏素娘娘她在进香途中遭遇歹人劫持,如今下落不明!”
“什么?!”高高在上的云皇狠狠地将龙椅一拍,扶手上的龙头嘴里含着的珠子都差点被拍得震飞出去。
“王上恕罪!歹人留下一封信函,让交给王上。”那个前来报信的士兵吓得双腿哆嗦,直接趴在了地上,双手托着一封信函,不住地颤抖。把娘娘丢了,而且还是王上最最最宠爱的苏素娘娘,估计这次真的小命难保了。
云皇接过太监奉上的信件,匆匆读罢,顿时龙颜大怒,狠狠一掌将龙椅扶手上的龙头口中的龙珠震得飞射出去,怒气冲冲地吼道:“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
殿上的众位大臣见此情景都不由面面相觑,不敢言语,生怕连累了自己。
云皇将手中的信笺扔在了地上,喝道:“念给在座的众位大人们听听!风国这是在欺我云国无人么?”
太监见到云皇如此震怒,颤抖地从台阶上奔了下去,结果直接扑倒在了地上,刚好趴在了那张信笺上。他爬起来,拿着信笺念道:“若要苏素娘娘不被撕票,需用花愁公主来换,十日内若不将花愁公主嫁至风国,云皇陛下将会收到,被劫色后的苏素娘娘艳丽的头颅和她胸前那两只香喷喷的红烧白鸽,哈哈哈……风国大皇子殿下留。”
云皇听罢更是震怒不已,一激动将另外一个扶手的龙头里的龙珠,也给拍得飞射了出去。
众位大臣立刻全部趴在了地上,齐声叫道:“吾皇息怒!”
“息怒!息怒!你们就知道叫孤息怒!却没有一个人为孤排忧解难!孤养你们这些人有何用?有何用!”云皇怒极,站起身面色阴沉,叫道,“居然连孤的爱妃都保护不了!来人,将这个不中用的奴才拖出去砍了!”
那个趴在地上的士兵赶紧磕头求饶,但还是被从殿外跑进来的两个侍卫拖了出去,悲惨、哀求的余音回荡在大殿上。这下,众位大臣更是不敢再吭声了,一个个浑身哆嗦,生怕一个不慎,招来杀身之祸。
云皇见下面这些大臣一个个贪生怕死不敢言语,心中更怒,喝道:“无怪乎风国能如此欺凌我云国,皆因云国出了尔等窝囊之辈!林爱卿,你说,孤该如何处理此事?”
肥头大耳的林大人一听这话,立刻双腿哆嗦,跪在地上颤巍巍地说:“启禀王上,微臣今日感染了伤寒。现在头晕脑胀,两眼昏花,思绪一片混乱,所以,实在是……想不出来……臣为未能为王上排忧解难深感汗颜,求王上恕罪。”
云皇冷笑道:“孤看爱卿面色红润,气色很是不错,一点也不像有病啊,要不要孤给爱卿请个御医过来瞧瞧?”
“不不不……不用了王上,微臣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林大人说着,整个人匍匐在地上,冷汗蜿蜒曲折地爬满了他肥硕的脑袋,整个身子抖动个不停,云皇的凶残可也是天下闻名的。
苏素娘娘曾在他面前夸赞一个太监的鼻子好看,饱满直挺宛如鹰勾,第二天,云皇就命人将那个太监的鼻子割了下来,用盐腌渍了,送给苏素娘娘把玩。
不仅如此,甚至宫中还曾有传闻,说云皇为了早日登上王位,甚至不惜害死了他的亲父老云皇。后来,他有了耳闻,便说他夜间梦见老云皇,跟他诉说孤苦寂寞,无人伺候。便将之前伺候老云皇的那些宫女太监尽数斩毙,尸体焚毁,将骨灰洒在了老云皇的墓地间。
“哼!饶命?孤今天若是饶你一命,以后在座的各位还不天天来欺瞒孤?孤还有何威严?来人,将林有亮拖出去砍了!”
“啊……”林有亮大人趴在地上软成了一滩泥,连求饶都忘了,只能在那里趴着,呜呜呜地哀号,一直到被拖出了门,才喊出了一句,“王上饶命……”
殿上的所有大臣,一个个如坐针毡,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生怕被云皇点名成林有亮第二。
该杀的时候杀,该点名的时候,还是要点名的,云皇又开始问第二个大臣。
他说:“李爱卿,你说呢?”
瘦弱得像一只猴子似的李大人立刻跪在了地上,全身颤抖,低着头颤巍巍地说:“微臣……微臣……微臣觉得王上理应主战,既然对方如此欺凌我云国,王上应当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以免让他们觉得我国好欺凌……”
云皇听罢,未曾言语,而是说道:“众位爱卿真的要孤一个个的问下去么?”
此言一出,殿上的众人皆惶恐不安,一个老者上前,说道:“启禀王上,老臣认为我国国力尚不足与风国相抗衡,倘若此时出兵,非但不能救出苏素娘娘,恐怕还会给云国带来更大的灾难。”
云皇面色阴冷,没有任何表示,继续等着众人发表意见。
又一个大臣走上前说道:“王上,臣主战,恐怕这次只是风国挑战我国的一个借口,实属在一探我国的实力,倘若此次退缩必让对方觉得我国好欺,日后必会变本加厉地欺辱我国,请王上三思。”
这时,殿上的众位大臣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渐渐地分成两派,一派主和,一派主战,到最后竟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有人在殿上打了起来。有捋着袖子吐沫横飞的,有双手叉腰泼妇骂街的,有披头散发坐地鬼嚎的,有拿着鞋底追打他人的,真是世间众生极品皆云集至此。云皇目光阴冷地看着下面乱作一锅粥的众人:
“够了!”云皇实在看不下去,大喝一声,场面顿时清静下来,所有人都站在各自的位置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如果你说这里乱,那你一定看花眼了。
云皇面上青筋暴现,说道:“如今保全苏素娘娘的安全才是第一,倘若贸然出兵,苏素娘娘凤体受到了伤害,叫孤以后如何是好?孤决定让花愁公主出嫁风国,换取苏素娘娘的性命!众爱卿该怎么做,应该不用孤再去一个个地吩咐了吧?”
殿上的众人赶紧跪在了地上,齐声高呼:“吾皇英明,吾皇万岁……”
“退朝!”
众人皆擦着汗,赶紧脚底抹油,跑回家中去了,仿佛多呆一刻,生命便会多一分威胁。云皇喜怒无常,除了苏素娘娘,甚至连皇后娘娘都不敢招惹他。
如此一来却着实伤了花愁公主的心,可是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根本无力去反抗什么,只能整日以泪洗面。
“公主,您要不要回房休息?”燕儿站在一边轻声说着,她实在不忍心看着公主这样伤心难过,却又无能为力,只能陪着她黯然神伤。
“燕儿,你去将这碗燕窝热一热。”花愁说着默默转身,泪眼蒙眬。
听到公主想喝燕窝羹,燕儿立刻欢天喜地地朝御膳房走去。看着渐渐远去的燕儿,花愁的心渐渐宽了,她淡然一笑,风拂过她的发丝,千丝万缕,在风中摇曳,而她更像是一株在风中盛开的百合,清丽脱俗。
“司马公子,你我今生的缘分只能到此,来生花愁愿生在平民之家,与你朝朝暮暮生死相依。”她目中泪光粼粼,如这莲花池中波光闪烁的湖面,一样的风景如画。她向着莲花池边走去,淡淡回眸,看向司马青云所在的方向,挥一挥手,忧伤在心中次第绽放。
她喃喃地说道:“司马公子,花愁在这里等你。”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