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医品凤途》澹台明月

澹台明月 穿越重生

《医品凤途》是由作者[澹台明月]编写的一部短篇穿越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宗政潋,盛安颜。本书主要讲述:横空穿越,她只想安身立命,却不想被某王爷拐回王府——当家陪睡看孩子?!什么鬼? 不过也行,当家我管钱,陪睡我在上,孩子跟我姓……呵呵,王爷别动怒,开个玩笑。 便宜王妃不好当,各路妖魔来挡道,她一双素手握银针,只好来一个灭一个,来一对杀一双! 宫廷辛密她知晓,奸佞当庭乱皇朝,怎么她就在一旁看好戏,却人人都想要她命? 这不行,康庄大道我来走,锦绣凤途我铺就,但看一双医人手,如何乱这异世春秋!

《医品凤途》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医品凤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27657】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医品凤途》试读

第1章 花宴
滨州,地处宜昌以东,南岭以北,东临几周山脉,北接万里闽江,一年四季气候温宜,风景如画,素来便有“小江南”的美誉。
钟灵毓秀,好山好水,养出了不知道多少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文人墨客豪门公子流连于此。
四月,花开正艳,滨州一年一度的赏花大会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不过今年与往年略有不同,因为某位大人物的临时到来,是以今年的赏花大会,显得尤为的隆重。
滨州城的万香山下,重重守卫将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犹如铜墙铁壁,轻易不让人接近。
内里,成千上万种奇花异卉陈列于规矩摆放的花架之上,五彩缤纷,花香迷人,引得彩蝶翩翩,只让人觉得好似坠入了仙境。
再往里,红毯铺就青石大道,锦团矮案分列两边,一直延伸到最顶,那居高临下的主座跟前。
“王爷,您瞧着这万花盛宴,可还满意?”主座旁,滨州知府陈进周半躬着身子,脸上堆满了笑。
座上男子一身紫衣锦服玉扣华佩,端一口清茶浅抿,姿态华贵而优雅。
他凤眼不抬,兴致缺缺:“闻名天下的滨州花宴,也不过如此。”
陈进周闻言不急反笑,知道这位主子难伺候,好在他早有准备。
不慌不忙地拍了拍手,他道:“王爷,重头好戏,现在才算开始。”
随他话音刚落,就见那花架背后,突地走出数名花枝招展的美貌女子,个个身姿婀娜,面容娇美,却又各有各的风情,各有各的特色。
陈进周面含得意微笑,指着第一人介绍:“这朵花,年方十六,鹅黄娇嫩,花瓣舒展,怯怯最让人怜爱,名曰,金芍药。”
“嗯。”座上之人微微抬头,显然来了点兴致。
见及此,陈进周介绍得越发用心:“这朵花,红艳动人,风韵无双,多看一眼,便让人觉痒入骨髓,名曰,美人红。”
“此为,西施粉。”
“玉楼春。”
“剪霞绡。”
……
将花费数日精心挑选的几十名绝色女子全部介绍完毕,陈进周原指望着她们能够助他更进一步,却听那淡淡无波的声音从首座上传来:“就只有这些货色?”
陈进周顿时一骇,连忙磕头请罪:“下官办事不利,请王爷恕罪!”
宗政潋却在这时候抬起头来看了眼天色,微微皱眉:“这天,怎么突然黑了?”
原本晴空万里的天,不知道何时飘来一片乌云,黑压压地笼罩在众人的正上方。明明才刚过上午,却让人恍惚间觉得夜幕已至,天色昏暗,模糊不明。
而就在那话音落下的这瞬间,黑云翻卷,狂风大作,一道亮白的光突地劈开天际,又陡然聚合。
而一团黑影从天而降,“砰”地一声,直直砸在那美人堆中。
“啊啊啊啊啊~~~~”
一群美人儿惊叫着全跑开,露出里面的情景来。
但见一女子,披散长发,四肢伏地,微抬脑袋,正神情茫然望着周围。
而她身上,仅胸前和隐蔽处有极少布料遮掩,其余部位竟然全然无物!
别说是良家女子了,只怕是勾栏院的妓子,也不敢大胆如此。
宗政潋勾起唇角,眼中闪过一抹兴味:“陈知府,这也是你为本王准备的?”
陈进周此时已经慌了神,连忙掏出手绢来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结结巴巴地应道:“是……正是下官为……王爷准备的。”
如若不是,他又如何能够解释,在他重重布防的守卫之下,居然还能有人闯入?
“很好。”宗政潋一甩长袖,站起身来,“这个够大胆,本王喜欢,给本王送房里来吧。”
“啊?是。”陈进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恍恍惚惚间连忙应声。
宗政潋目光悠长地瞥了场中女子一眼,起身欲走,却听那女子突地开了口:“等一下!”
盛安颜揉着浑身都快要摔碎的骨头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旁边一女子的肩膀:“那啥,美女,能否先借件外套来穿下?”
丫的,听说过穿越的,没听说过晒个日光浴再遇个海啸什么的也能穿越的,她身上还穿着比基尼呢。
瞧周围一个个眼睛瞪得比牛眼睛还大,可见她这一身是多么惊世骇俗了。
周围女子自然不愿管这个抢了她们恩宠的女人,直到陈进周朝她们打了个眼色,她们才不情不愿地脱了几件衣裳丢给她。
盛安颜来者不拒,虽然都是些薄纱衣,可是多穿几层也不会显得太透。
她就那么淡定自若地,面不改色地,当着众人做起这一切,仿佛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宗政潋眉梢一挑,朝旁边的侍卫青山瞥了一眼。
青山立马站出来,咳嗽了一声:“陈知府,王爷看上的女人,你们这么看着,似有不妥吧?”
陈进周顿时回过神来,心说自己真是糊涂了,连忙朝在场众人喊道:“都背过身去,全都背过身去!”
盛安颜瞧见众人齐刷刷地转身,勾唇轻笑一声。
穿好衣裳,她走上前两步,抬头对上宗政潋那居高临下睥睨着他的目光。
鬓若刀削,眉如墨染,一线薄唇似笑非笑轻轻勾起,一双凤眼深邃幽静黑沉不见底,真真好似从画中走出来的男子。
她眼里有惊艳一闪而过,却还不忘澄清道:“这位爷,我就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你就高抬贵眼,当没看见过我得了。反正这里美女这么多,你也不差我一个不是?”
这一来就要遭受潜规则,她小心脏可受不了哇。
宗政潋轻声笑了起来,悠悠声音缓缓漫开:“你让本王等着,就是为了听你这句废话?”
盛安颜一怔。
她很认真的好伐?这哪里算是废话了?
还打算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那人却压根没打算再理她,一拂袖,转身就走了。
就走了,走了,了……
“喂!唔……”
盛安颜再想开口,却见几个丫鬟一拥而上,拿锦被将她一裹,直接抬离了现场。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