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情归何处》一只红杏

一只红杏 总裁豪门

《情归何处》是由作者[一只红杏]编写的一部短篇总裁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江棠,季少钦。本书主要讲述:“季少钦,告诉我,你跟我领证,就是为了让别的男人侮辱我?” “是!” “现在,你满意了吗?” 江棠这个女人,她害死了沈兰,她心机深重,她死有余辜! 季少钦重重地捏着她的下巴,某种氤氲着刻骨的恨意:   “只这种程度怎么能够,我恨不得你被人轮,被车压死,死后还不能投生! 你不是一直都想做我季少钦的妻子,季氏的总裁夫人么?既然你想坐上这个位置,就该做好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准备!”

《情归何处》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情归何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0501】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情归何处》试读

第1章 不死不休
江棠拖着行销骨瘦的身体刚刚踏出监狱大门,才转过弯走进胡同,嘴巴蓦地被一只大手捂住。
这只手的主人就算化成灰她都认识!
江棠一下就明白了,这两年牢怕是白坐了!这个恶魔根本就不会放过她!
江棠慌了,“季少钦,你放开我,我已经为此坐了两年牢了,你还想怎样!”
可她越是挣扎,季少钦就越是恶恨,“江棠,你故意制造那一场车祸,害得沈兰丢了命,你以为两年就够你赎罪么?别做梦!这辈子我都要把你捆在身边,折磨你,不死不休!”
他将她拖进车里,直到回到季氏别墅,将她丢到床上,一边去扯她的衣服,两年前的旧衣服陈旧得没了韧劲,一扯就破,江棠的身体一下就暴露在空气中。
男人森冷地笑,看着她就仿佛在看一只待宰的羊羔,“你弄死沈兰,不就是为了成为季太太么?既然你处心积虑的想要上我的床,那我就满足你!”
“不要碰我,季少钦我不欠你什么,你别碰我,别……啊!……”
可不管她如何挣扎如何哭求如何狼狈示弱,身后的男人却没有一丝打算放过她的意思,直到他看到她左肩处那块妩媚妖娆的纹身。
【季少钦,我爱你】
季少钦怔愣了一瞬,眼睛仿佛被刺痛了般倏然转红,
“江棠,你真是下贱!就算我把你送进去,你还是爱我爱到死,甚至不惜把我名字刻在身上,还有脸在这装腔作势不让我碰!如果你承认爱我反倒会高看你一眼,可是现在,我只会让我更觉得恶心!”
……
鸡鸣破晓时,江棠忽然就冻醒了。
已经是深秋了,屋里开了空调,上了棉被,可裹在被子底下的赤裸,仍旧让她不寒而栗。
冷月裹着寒霜匍匐在窗外,洒下一片寒凉。
江棠想起了两年前的那场车祸。
那个樱花满地的午后,沈兰站在樱花树下,笑着看她:“江棠,你的婚纱作品可是获过国际大奖的,那我的婚纱你可以帮忙设计么?”
好啊……她答应了。她载着这个即将成为幸福新娘的女人去往她的工作室。
可也就是这短暂的一程啊……车子车闸失灵,她控制不住,一头撞断了江安大桥护栏,栽了下去。
她会泅水,死里逃生,可沈兰却溺死了。
所有的人都在说,她是因为爱季少钦着了魔,所以对沈兰嫉恨在心,故意下的杀手。
没人在乎她也是死里逃生,没人看到她的狼狈和惊恐,没人看到她因愧疚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差点饿死。
第一个发现她的人,是季少钦。也是他将她抱出去。
随后,丢入了大牢。
……
那个车子的车闸,被人动过手脚啊……江棠脑空一切的想着。
这个问题,她花了两年的时间在牢里已经想的很清楚。
不是她不小心把车子开到了江桥下,而是有人想要让她跟沈兰一起去死。
“一会穿漂亮点,我带你出去。”
季少钦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江棠的出神,她凝眸看去,季少钦已经转身离开。
黑色得体修身的西服裹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颀长而冷冽。
突然让她穿的好看点是什么意思?他想干什么?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