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盛夏时有风》唐听听

唐听听 现代言情

《盛夏时有风》是由作者[唐听听]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盛夏,季长风。本书主要讲述:你泛起山川,碧波里的人不是我。 ——盛夏的blog 盛夏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她最沉沦的时候是季长风在床笫间亲吻她的眼睛,呢喃缱绻。 而他,叫的始终不是她的名字。 后来,她站在漫天火光里,“这辈子遇上你,算我倒霉,下辈子,碧落黄泉,我都不想再趟你这趟浑水,我唯一的遗愿,是我死后,你不要再挨我半片衣角。” 可是盛夏,盛夏,我们的孩子替你还债了,你为什么还要死?

《盛夏时有风》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盛夏时有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0876】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盛夏时有风》试读

第1章 愣着做什么
秋初夜微凉,窗外月光皎洁,灯火霓虹,光影绰绰。
卧室里灯火通明,欧式的水晶吊灯在超大size的床上打下一池亮色的灯光。
柔软的床褥上人影交叠,没有任何预兆的钝痛让盛夏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她的声音里浸着柔软的低泣,“长风……”
换来的是男人更加粗暴的动作,温淡的五官紧绷而压抑,唯有那一双眼眸格外的深,冷漠而寡凉。
甚至连他紊乱的呼吸都很快的被调整了节奏,像是站在不胜寒的巅峰隔岸观火独圈一方,冷眼看着她在这场欢愉里挣扎沉沦。
他眯着眼眸亲吻着她眼角滑下来的泪珠,薄唇覆在她的眼睫上,嗓音低沉而冷静,“别哭……不要哭……看着我……”
动情的时候,他的音线喑哑缱绻,轻声呢喃,“初初……”
几乎痛晕过去的盛夏纤细的身躯一震,被他吻干净的眼角再次落下一串晶莹的眼泪,在头顶水晶灯的照射下闪着璀璨的细光。
结束后,盛夏抱着柔软的薄被,看着灯光下慢条斯理穿着衬衫的男人,嗓音细软温柔,“你要出去吗?”
眉眼矜冷的男人像是才想起来床上的女人,温润的五官是面无表情的冷漠,音线冷冽,“滚出去。”
盛夏被季长风突然冷沉的声音吓的抖了抖,她用力咬着唇,才能止住眼眶里氤氲起的雾气。
她没有说话,强撑着身子从柔软的被褥中爬了起来,捡起掉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几乎是踉跄着步子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盛夏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刚进入浅眠,电话那端只有一句话,季长风喝醉了。
她想也没想的打车过去。
迷城是整个安城人尽皆知的标志性场所,声色犬马,十里繁华。
盛夏推开包厢的时候,被里面升腾着的烟雾呛了一下,她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的时候,心底有微微的疑惑,却还是温柔的唤道,“长风。”
季长风坐在深灰色的沙发上,唇间叼着一支烟,低眸看着手里的扑克牌,“过来。”
盛夏没有理会包厢里的人各色的眼光,径自走到季长风身边。
一道女声突然响起,“长风哥哥,我就知道,盛夏一定会来的。”
盛夏这才看清季长风身边的女人,乔露。
男人的声音温润而有磁性,“愣着做什么,脱。”
盛夏几乎是震惊的看着低头看牌的男人,红唇抑制不住的颤抖,“长风,你说什么?”
乔露笑着解释,“脱衣服呀,没看出来吗,他们打牌谁输一局女伴脱一件衣服,长风哥哥不让我脱,所以只好把你叫来了。”
盛夏的脸色骤变,眼眶迅速的氤氲起雾气,“长风,我是你的妻子,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脱衣服你觉得合适?”
旁边有调笑声响起,“妻子不就是用来脱衣服的吗?”
“就是就是,你特意过来,不就是替季少旁边的妹妹脱的吗?”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