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情深已晚,终是一场空》兰幽幽

兰幽幽 现代言情

《情深已晚,终是一场空》是由作者[兰幽幽]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赵茹雪,慕凌风。本书主要讲述:结婚三年,他霸道狂野,视她为粪土,却偏偏对她的妹妹一往情深。 亲人的背叛,爱情的背道而驰,她终于累了,带着千疮百孔的身心逃离了。 再次相遇时,他成了她妹妹的未婚夫,各种欺辱她,可当她心脏病发作时,他终于分清楚自己的心……!

《情深已晚,终是一场空》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情深已晚,终是一场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5894】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试读

第一章 他爱的是妹妹
咔哒——
房门被扭开了。
“凌风?”漆黑的房间里,赵茹雪起身去找电源开端。
突然,她的手腕被人遏制住,火热的胸膛把她抵到墙上,猛地虏获她娇嫩红润的嘴唇。
慕凌风勾起她的舌和他共舞缠绵,深邃的眼底溢出灼热的欲望。
怀中是他渴望了无数个日夜的身体,他现在就要她!
他动手扯开她睡裙肩带,一遍遍的轻吻啃咬在她柔软的肌肤上。
缠绵细致的动作,温柔至极,热烈至极。
“凌风……”赵茹雪细弱的声音,立刻就挑起男人身上的火焰。
慕凌风抱着她一起滚到床上,拉起她一条腿,一点一点深入占有……
恰到好处的激烈动作,缠绵至极,也狂热至极,像是从没有碰过女人一样,一遍一遍温柔怜爱着她。
赵茹雪满脸潮红,双眼里尽是迷蒙,铺天盖地的欢愉,感觉自己就快被他的狂热给融化了。
跟老公结婚三年了,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这么温柔。
“晚晚……晚晚,舒不舒服?嫁给我好不好?”慕凌风忘乎理智的紧拥着她,粗重喘息着,满足的喟叹着。
轰——
‘晚晚’两个字飘进耳膜时,赵茹雪猛然睁开眼睛,脑海一片空白!
心脏,剧烈在胸腔里跳动,颤抖……
他唤的人,竟然是倪晚晚!
“慕凌风!你看清楚,我是赵茹雪!我是倪晚晚的姐姐赵茹雪!”尽管被他火热胸膛抵着,赵茹雪却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心底一片冰凉。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喝醉酒,回家将她当成妹妹了。
慕凌风爱着她赵茹雪的妹妹,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
那她呢?她赵茹雪算什么?
她已经受够了,歇斯底里的呐喊出藏在内心多年的话:“你看清楚,我才是你老婆啊!”
她生怕自己声音小了,就泄露了此刻心底的怯懦。
一听到赵茹雪三个字,慕凌风就火大!
醉意褪去,他一把扼住赵茹雪下巴,眸子里散发着强烈的恨意,强大的力道几乎要将她捏碎:“贱人!当年,要不是你不知羞耻带着晚晚的手链,我会认错人吗?我会娶你这种女人吗?”
什么叫她这种女人?
她是哪种女人?
赵茹雪头疼的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名声就一片狼藉。
自从她醒来,嫁给慕凌风后,豪门圈子里对她的评价一向很差,都说她城府深,骗了倪晚晚,耍心机才得到慕凌风。
可是,她出了车祸,以前的事真的不记得了。
“我不知道倪晚晚的手链怎么会在我手上,可能是她自己借给我玩儿的!也有可能本来就是我的……我根本不可能偷倪晚晚的东西!”赵茹雪气的大吼,尽管自己不记得了,却依然坚信自己的人品。
“呵呵……真不要脸!你说竟然还理直气壮说手链是你的?你是不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你不过是倪家的私生女罢了,那串手链是晚晚爷爷亲手为她设计的,上面刻有她的名字!”慕凌风肺里怒火喷出来,杀人的眼神仿佛要生吞了她似得。
从没见过她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从小到大,赵茹雪都是耍尽阴招,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女人!
而她现在,简直和以前一模一样!
“谁知道你看到手链就要娶我?早知道你是因为手链娶我,我根本不会带什么手链!我赵茹雪不稀罕那破手链,更不稀罕你这种朝三暮四,不负责任的男人!”
在这段毫无温度的婚姻里,她爱过,付出过,可是他回应她的,却是无尽的冷漠和羞辱。
明明她才是他的女人,可他疼爱的永远只有妹妹,她已经受够了!
‘不稀罕’这几个字传进耳膜,慕凌风心里的狂躁感,在不知所谓的婚姻中第一次窜了起来:“不稀罕是吧?那好,当年你为了和我结婚,是怎么设计的?我现在就全部还给你!”
说完,他便不管她的哭喊,禽兽如暴君一般,在她身体里冲撞。
心,寒了……
泪,也干了……
他对她,一口一个贱人,卑鄙狠毒。
而对倪晚晚,却晚晚,晚晚的叫。
果然还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他们结婚三年了,她以为他终于与她结婚了,不管他心里有谁,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会一点点忘却。
可她不曾想,时间没有洗涤掉他对倪晚晚的爱,反而变得更浓,更烈了。
她对他如海般的爱,也在他的冰冷和残暴中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有遍体鳞伤。
床上,赵茹雪默然拉起被子掩盖住他留在她身上的暴戾,深深闭上双眼:“凌风,我们离婚吧。”
她不想再这样下去。
爱情这个东西,就像攥在手里的沙子,攥的越紧,流逝的越快。
整整三年都没能让他爱上她,或许,他这一辈子也不会爱上她了。
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放彼此一条生路。
“呵!终于舍得将慕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慕凌风裹上睡袍,视线落在她没有情绪的脸上,勾起几分讥笑:“好啊!如你所愿!”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