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废柴道士》鲲可道

鲲可道 都市职场

《废柴道士》是由作者[鲲可道]编写的一部短篇都市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张小凤,百灵。本书主要讲述:我是茅山第...第...第很多代传人,我有一手精湛的驱鬼术... 某女鬼吼道:“张小凤,给老娘滚过来!!!” “诶,小的来了,有事您吩咐!!!”某位茅山传人弓着腰,笑的好似宫里的公公...

《废柴道士》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废柴道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1618】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废柴道士》试读

第1章 张大师
“张大师,您一定要出手啊,这十里八村属您最有本事,只要您出手价钱随您开。”一个挂着金链子的富商,看着眼前的大师搓了搓手。
“哼,修道之人济世扶贫,降妖除魔乃我辈本分,你居然还拿钱来侮辱我,罢了,这事我不管了”张小凤叹了口气,转身就走,表情颇为无奈,“真是世风日下啊。”
“张大师,您可千万别走啊,小的失言小的失言。”富商抱着张小凤大腿哀嚎起来,“我只知道大师法力高强,没想到做人也这么高尚。”
张小凤眉毛一挑,沉声道:“不谈钱。谈钱,俗!”
富商的脸上肥肉跟着抖动起来,连忙附和道:“不谈钱,不谈钱。”
村口早已架起了三层楼高的木台,站在上面视野开阔,四个涂成白色的柱子矗立在四角,上面挂着铃铛和白色魂幡。
木台下面人山人海,全都是从十里八村来看大师做法的人们,在这片地区没有人不知道张大师的本事。
他昂首阔步,每一步都走的那么结实有力同时又缥缈虚幻,忽然他一个加速,蹬蹬蹬几步踏上木台,引得众人阵阵惊呼。
只见他站在台中央,深吸一口气,复又缓缓呼出,右手持着桃木剑,左手画圈,一阵念念有词,昂起头,双目如电射向天空。
唰!
魂幡急速扬起,一股大风夹杂着砂石吹的看热闹的村民们睁不开眼睛。
张小凤见状心中大喜,他正头疼怎么呼风唤雨呢,结果犹如天助不知哪里刮来一阵大风,他借机同时大喝一声:“风来!”
村民们看向天空,黑云已经聚集在一起,隐隐有闪电蕴藏其中。
张小凤端着桃木剑指着木台中央,围着它转了一圈,嘴里念叨着咒语。
趁着台子高,张小凤悄悄蹲下身子,取出包裹里早早准备好的一米来高的纸人,用剑尖一挑。
举着桃木剑尖插着的纸人,顺着台子转了一圈,使了个障眼法,台下的人离的远看不清楚,只感觉台上凭空冒出一只白色的女鬼。
“哇。”台下众人惊呼,纷纷指指点点,台上出现的白色鬼影所有人都看见了,只见它随着桃木剑上下翻飞,随风飘舞,两条轻飘飘的手臂好像在对着张小凤又抓又挠。
天色昏暗,距离又远,加上张小凤影帝级的演技,只见他神情严肃,剑若游龙,双方兵来将挡,战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引的台下观众叫好连连。
最后白色纸人被他砍的七零八落,他假装收回法力盘膝坐下,迅速将地上的桃木剑和纸人碎片一股脑的塞进随身携带的包裹里。
张小凤闲庭信步的走下台,早早迎候的富商双手捧着一个报纸包裹递上来,他昂着头,看都没看富商,背着灰蓝色小包就往村外走。
“大师,您帮我们村解决了大麻烦,这笔钱无论如何您都要收下啊。”富商满眼泪花。
“是啊,是啊,大师您就收下吧。”众人纷纷劝道。
张小凤顿足、微微侧目看着众人沉声道:“方外之人岂能沾染铜臭?”
富商噗通就跪下了,跟着周围的村民们也纷纷跪下,众人对着张小凤磕头叩拜。
“张大师,您行行好,我们知道您超凡脱俗,但我们这些俗人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大师,只能请你收下我们这点小小的心意。”
张小凤回过头来,摇摇脑袋,皱着眉头一副失望的神情。
“大师!您要是不收下他,我们就长跪不起了。”富商愤然把帽子摔到地上,给张小凤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周围的村民也纷纷磕起了头。
张小凤眼瞅着十几口子人七零八落的磕着头,他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看到你们这样的举动我很心痛,罢了罢了,这钱我收了用它来救济贫困户,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们这些富商以后要多行慈善。”
说完他伸出一根小拇指轻轻勾住捆报纸的细绳,背负手章坠着个报纸小包,迈着方步离开村子回了家。
目送他远去的村民们纷纷竖起大拇指,什么叫大师,这才是大师,不仅一身仙风道骨而且人品之高难以望其项背。
张小凤家就在隔壁村,一进家门立刻钻进里屋把门关上。
他嘿嘿傻笑着,迅速拆开报纸沾了点口水飞速数钱,眼睛里满是兴奋,一边数着钱一边眼睛笑成了月牙,口水从嘴里流出来都浑然不觉。
发呆了一会,他回过神来又感觉略显失望,喃喃道:“才五十万,这个小气鬼也不多放点。”
他把五十万藏在保险柜里,先是洗了个澡,接着从衣柜里取出一身干净的白袍换上,往身上喷了些香水,对着镜子照了照确认没有污垢和褶皱,这才满意的来到后院小木屋。
咚咚咚,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木门,倒退两步垂着手微微颔首,一分钟后,木门吱呀一声开了。
他不敢擦额头的汗水,生怕污了袖子,小心翼翼猫着腰钻进木屋,轻轻关上门,
他的面前是一尊女人雕像,通体白色的玉石材质雕刻的栩栩如生,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安静的竖立在高高的木桌上,四周蜡烛、瓜果一应俱全。
“女神大人,求你把那村里的女鬼收了吧。”他毕恭毕敬的哈着腰搓着手,一脸谄媚的笑着。
“不管。”雕像里传出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
张小凤哭丧着脸向前助跑三步,往前一跳,同时双膝在空中弯曲,膝盖着地,重重的跪在地上,向前滑行一段距离恰巧滑到雕像脚边。
“可我已经说了鬼被解决了,您不出手我的招牌就毁了。”他带着哭腔,一把鼻涕一把泪,用袖口插着鼻涕。
他小脸上挂着委屈的表情,抱着女人雕像的脚哭天喊地、声泪俱下,任哪个女人看见他的娃娃脸,再搭配上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都会产生三分怜爱,果然,雕像也不例外。
“你有什么招牌,每次都是我给你解决的。”雕像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抱着自己大腿哭的稀里哗啦的张小凤有些恨铁不成钢。
“女神大人,女神姐姐,求求你,这次您一定要帮我,这是最后一次。”他鼻涕眼泪纵横的磕了几个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雕像。
“你说的,最后一次,以后你就算要死了我也不帮你。还有我说了多少次我是个女鬼,为什么你老是叫我女神。”雕像有些纳闷。
“因为姐姐太漂亮了。”张小凤的脸上立刻表现出一副花痴的神情,同时开心的把鼻涕和眼泪笑了出来,一脸崇拜的搓了搓手。
雕像如果能翻白眼的话,此刻这个雕像很想翻一个。
张小凤心中暗喜,他知道雕像心软,这半天不说话肯定是要出手了。
果然,雕像再次发出一阵红光,凭空出现一阵烟雾笼罩在雕像周围,一个莲藕般白皙的胳膊从烟雾里伸出来,凭空一抓。
顿时空间被撕裂出一个圆洞,胳膊伸进洞里往外一扯,一个穿着白衣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女鬼被扯了出来。
她跌倒在地满脸震惊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胳膊,颤声道:“你……你是……”
胳膊上的手掌张满五指捏碎了女鬼的脑袋,顷刻间女鬼化成一阵烟雾消散一空,只有一丝飘进了雕像里。
跪在地上的张小凤眼睛一花,恍惚间感觉胳膊又清晰了一分,揉了揉眼睛看见女鬼被解决了再次叩拜起来。
“你以后学学你爷爷留给你那本道术书,以后别指望我给你解决了,竟想些投机取巧的法子以后肯定出事。”
“是是,我学我学。”张小凤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连连给雕像磕了几个响头。
雕像一脸无奈的挥挥手皱眉道:“滚滚滚,快点滚出去,鼻涕就要甩我身上了!”
张小凤这才发现自己的鼻涕已经垂涎三尺了,晃荡在胸前颇为光滑,他立刻胡乱一抓把鼻涕抹在身上,一边鞠躬一边倒退,同时一脸谄笑道:“小的这就出去,女神姐姐,哦不,女鬼姐姐,您有什么需求招呼一声,小的立刻赶来,小的对您的崇拜胜过我老母,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
“滚!”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