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爱沉深渊,唯你可救》夜灵媚

夜灵媚 总裁豪门

《爱沉深渊,唯你可救》是由作者[夜灵媚]编写的一部短篇豪门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贺翔,陈佳,叶旭阳。本书主要讲述:渣男狗眼看人低,我要借富二代的地位教训渣男,让他还回妈妈给我留的房子!怎么、怎么、不是逢场作戏,你情我愿的戏码吗?怎么成了和家里谈崩非我不娶呢?小女子何德何能?且看陈佳与贺翔,叶旭阳二男欢喜登场!

《爱沉深渊,唯你可救》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爱沉深渊,唯你可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9204】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爱沉深渊,唯你可救》试读

第1章 世事如棋防火防盗
我的好闺蜜,管媛,被家暴了。
两天前的半夜,我忽然接到管媛的电话,哭着让我去她家救她。
挂了电话我急忙和老公赶到她家,却发现大门敞开,屋内一片狼藉,没有人影。浴室内隐约传来哭声,我和老公对视一眼,急忙跑了过去。
推开门,管媛赤身裸体的坐在浴缸里瑟瑟发抖,身上青一块红一块,在洁白如雪的肌肤上格外刺眼。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住了,老公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不自然,立即将衣服脱下来遮住了管媛的身子
我无措的看着管媛,大脑一片空白,不敢再多想直接和老公把她带回了家。
管媛洗好澡出来,湿漉漉的黑发贴在额前,看上去越发楚楚可怜,李枫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回了卧室,留我和管媛在客房里。
管媛和我是大学同学,肤白貌美,不知是多少人心中的“女神”,每年情人节都收情书收到手软。毕业后我们进了同一家学校当老师,一直很要好。
她不是本地人,工作没多久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开宝马,穿名牌,之前我还偷偷的羡慕过她,不成想……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管媛才哭着告诉我,她老公张天意是个生意人,常有应酬,每日都是醉醺醺的回家。这本没什么,可是偏偏他一喝醉就性欲大发,变着法子的在床上折磨她。
管媛哭诉,一连两个星期她都饱受欺凌,稍有反抗换来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今晚甚至拿了刀,要不是公司临时打电话把张天意叫走,她恐怕都活不过今晚!
我又气又自责,气张天意的禽兽行为,自责自己作为管媛最好的朋友,竟一点都没有察觉。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我好歹能给你出出主意啊。”
管媛哭着摇头,只说不敢,张天意威胁她不许对外说出这些事,否则就要了她的命。
“太过分了他,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嘛,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我气得浑身哆嗦,看管媛哭得厉害又是一阵心疼。
我知道今晚她受了惊吓,也不再多语,让她先休息。
回到卧室,李枫迎上来就问:“你打算怎么办,让她住在我们家吗?”
“当然,绝不能让她回去,她那个老公简直是畜生!”一想到管媛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我就气得牙痒痒,却又不好明说。
李枫没有开口,只是看着我。
我满心都放在了管媛的身上,他那个变态老公,回去了肯定是死路一条!要我说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干脆离婚!
好半天老公都没有再说话。
情绪稍微平复一些,我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我们家的房子就两个房间,两个人还凑合,三个人就显得有点勉强了,更何况管媛还是个女的,老公难免会觉得不方便。
我搂住李枫的脖子一顿撒娇,“那她半夜过来我也不好赶她走是不是?我知道你最好了,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老公转过脸,伸手在我额头上一戳,“别人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你倒好,直接让闺蜜住家里了。”
我满不在乎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傻乎乎的笑道:“我老公这么爱我,我还有什么好防的啊?”
李枫的目光停在我的脸上,有些深沉,“你自己说的话可别后悔。”
“当然不会。”我双手握拳,信誓旦旦。
“傻。”李枫冷眼看我。
我暗道他铁石心肠,不懂女人之间的革命友谊。
管媛就这么在我家住了下来,怕她会不自在,我待她比往日还要热情,衣食住行没有哪点不关心,就差没时时刻刻黏在她身边。
李枫对此十分不满,常冷言冷语,“到底她是你老公还是我是你老公?你什么时候能对我好一点我就谢天谢地了。”
李枫语气发酸,我却觉得甜蜜,笑嘻嘻的掐了掐他的脸,“你不是说就喜欢我这样的女汉子?”
我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性格,遇到事也不计较,李枫当初和我求婚时言辞恳切的说就好我这一口。。
“那时年轻不懂事,现在看你哪里有个女人样。”李枫嫌弃的撇撇嘴。
难怪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恋爱时的激情随着时间的流逝全都化作了平淡,更别提了什么爱的火花了。
我翻了个白眼,“呵,男人!”
所以说还是朋友好,永远都不会变心。
在我家住了几天,管媛总算是恢复了不少,不仅开始回学校上班,连带着购物的欲望一起直线上升。
衣服、鞋子、生活用品,管媛一一买齐,来我家时走的匆忙,什么也没带,虽说能用我的,但总归不太方便。
拎着大包小包,管媛又说要给李枫买衣服。
我觉得奇怪,“给他买什么衣服,他又穿不出来。”
管媛直接对我就是一顿批评,说我不会照顾人,男人在外工作没两套体面的衣服怎么行。
拉着我进了阿玛尼的门店,管媛左挑挑又看看,“你说这件衣服李枫会不会喜欢?”
我看了一眼价牌,吓得吐了吐舌,有人愿意给李枫买衣服,而且还是这么好的衣服,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嘻嘻哈哈的应下,忍不住又吐槽,“这么好的衣服也就是穿在模特身上好看,到了李枫身上,还不知道要掉几个档次。”
“你就身在福中不知福吧,”管媛反驳道,“李枫的身材挺好的,想想咱们那些男同学,有哪个能比得上他?”
想到老公脱了衣服后的身材,我忍不住脸一红,确实挺好的。
选好衣服,管媛又拿起一条腰带,喃喃自语道:“买了腰带,可以捆绑这个男人的一生”。
管媛的话一字不漏的钻进我耳中,心头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转念一想我们俩是闺蜜,也就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对了,结婚这么久了你没想过要个孩子?”管媛手里拿着选好的腰带,好奇的问我。
一说起这个我就耷拉了脸,嘟哝着朝她抱怨,“我也想要啊,可是李枫说我自己还像个孩子,现在要孩子太早。”
本以为她会和我一条心,没想到管媛居然点了点头,“没错,你是有些不稳重。”
“好啊你,居然帮着李枫说话不帮我,你还是我的好闺蜜吗?”我故意开玩笑想要岔开这个话题,毕竟管媛现在这个情况,实在不太适合说这些。
“李枫真的是个好男人。”她却像是不在意,笑着说,“你心里就得意吧。”
“才没有,他前两天才说我没有女人样。”我嘴上辩驳,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晚上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李枫去上晚班不在家。大门突然被敲响,我以为是李枫有什么东西忘带,趿拉着拖鞋过去开门,“你怎么又忘……”
门一打开,我愣住了。
是张天意!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