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爱是一种信仰》手中一枝笔

手中一枝笔 现代言情

《爱是一种信仰》是由作者[手中一枝笔]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楚无忧,傅以从。本书主要讲述:楚无忧最想做的事不过是和傅以从永远在一起,生一对可爱的孩子,男孩像他,女孩像她。 她喜欢了他整整十年,以他作为自己的信仰,但他不爱她。 这就像是个魔咒,楚无忧为了破解这个魔咒,利用家族关系,荣登傅太太的宝座。 他却对她说:“楚无忧,欢迎来到地狱。

《爱是一种信仰》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爱是一种信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9509】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试读

第一章 最想做的事
“楚无忧,你以为你靠手段嫁给我我就会对你好,别妄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男人一双眸子尽是冰冷。他掐住她的脖子,语气犹如恶魔,“楚无忧,欢迎来到地狱。”
......
“哎,快醒醒......这里比较冷,别睡感冒了。”
肩膀上的压力让楚无忧骤然醒了过来,茫然的双眼对上护士关怀的眸子,顿时想起他在梦中厌烦自己的眼神。
倘若他有一丝爱她,就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了。
呵呵......傅以从。
护士看她醒过来,将手里的体检报告递给她。
“你的检验报告忘记拿了,李医生让你下周再过来一趟,说不定...”护士同情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年纪轻轻,怎么就……
“好,我知道了,请你代我向李医生表示感谢,并请他替我保密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楚无忧接过报告,对护士勉强一笑,然后把单子小心放进包里。
从医院出来,烈日当空。
傅以从今天就要出差回来了,楚无忧想着男子曾对自己微笑的模样,唇边的苦涩稍淡,复又摸着包包,想起李医生的嘱咐,眉头紧蹙。
“楚小姐,您患的是恶性淋巴癌,如果不尽快进行治疗,您最多还有可能还有一年的时间,希望您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尽快去做。”
想做什么就去做,是因为,根本就没办法治疗了吧。
最想做的事....
她最想做的事不过是和他永远在一起,生一对可爱的孩子,男孩像他,女孩像她。
楚无忧喜欢傅以从,从年少到现在,整整十年,那个男人占据了她所有的青春,她的喜乐是他给的,但是,苦痛,也是他给的。
他不爱她。
这就像是个魔咒,楚无忧为了破解这个魔咒,用自己的一生做筹码,利用家族关系,荣登傅太太的宝座。
楚无忧以为,他不喜欢她没关系,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和他耗,让他知道她的好,可是现在,她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楚无忧闭上眼,压下心中对于死亡的恐惧,她要见见傅以从,倘若他愿意给她一个拥抱,说出一个爱字,楚无忧想,她都会坦然赴死。
……
温柔的夜,楚无忧静静地站在家门口,直到月亮隐没云层,汽车的轰鸣声才响起。
“你回来了。”
她扬起一抹笑容迎向男人,男人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她一样,径自往家里走。
楚无忧脸上的笑容停顿了一下,接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快跟上男人的步伐。
“以从哥,你能给我五分钟吗?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傅以从并不和她住在一个房里,自从她嫁进来,他就搬去了书房,如非必要,两个人虽然在一座房子里,但是根本见不着面。
傅以从将领带扯下来,随意看了她一眼,“工作上的事情和我爸说就行,我要休息了。”
傅以从和楚无忧是商业联姻,傅父喜欢她这个儿媳的理由就是她爸是这个城市的市长,在某些方面能够算得上只手遮天,当初她和傅以从结婚,楚家给出的条件就是,一定保证傅家的家住之位只能是傅以从。
傅以从不是傅父,他宁愿自己一个人走弯路,撞得头破血流,也不愿意在楚无忧面前低下一点点的头颅。
他的骄傲让他无比厌恶着楚无忧,可是他却又不得不忍受她,她的存在每时每秒都在提醒他,他是靠着她楚无忧才能有今天的位置。
楚无忧眼眸泛起红色,很快又淡下去,“我给你煮了醒酒汤,你喝一点吧。”
傅以从最讨厌的就是她这点,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每天都钻营在怎么把他狠狠的攥在手心里。
楚无忧能感受到他冰冷的厌恶,不过她都已经习惯了,她期待的仰着脑袋看着他,“就这一次,好不好?”
就这一次,就让我圆这一场梦。
傅以从冷笑,“别装的自己有多可怜一样。”
“我没有……”楚无忧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傅以从打断,“够了,我不想听你说废话,楚无忧,要么赶紧说事情,要么,赶紧滚!”
旁边的佣人脑袋埋得低低的,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少爷这样说少夫人,但是仍旧觉得难以置信。
这位可是市长的千金,竟然就这样认他辱骂。
楚无忧将佣人的同情看在眼底,眼中闪过一抹难堪,可是她仍旧倔强的看着傅以从,“你天天在外面应酬,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以后能推得就推了吧。”
她将旁边桌上放着的醒酒汤端给他,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紧张。
傅以从没注意,他从来没注意过她的情绪。
他不耐的接过碗,毫不犹豫的灌进嘴里,就想完成一件任务一样,“可以了吗?楚大小姐?”
喝完后,他将光洁的碗底晾给楚无忧看,楚无忧眼神复杂,轻轻点了点头,却没有就此打住,反而继续说道,“以后,就算是在外面应酬要喝酒,一定记得喝醒酒汤,不然头会痛,我在你书房的抽屉里放了护肝的药,记得吃……”
以后她死了,谁还会记得给他准备醒酒汤……
“够了!楚无忧!你不会真的将自己当成了我的妻子吧?”那些絮絮叨叨的话让傅以从心底生出一抹奇怪的感觉,他来不及细想到底是什么感觉,嘴里的话已经说了出来。
“楚无忧,当初你和你父亲逼我娶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这辈子,是别人眼中的傅太太,是结婚证书上的傅太太,但是,绝无可能是我傅以从的妻子!”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