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即使深情也枉然》月下烛

月下烛 现代言情

《即使深情也枉然》是由作者[月下烛]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江景淮,顾颖。本书主要讲述:顾颖爱江景淮,爱到没有尊严,爱到犯贱。 她知道他心里一直有着另外一个女人,她天真的以为婚姻,孩子可以束缚他。 却换来一次次的伤害、误会。 终于她累了,这次换她转身离开……

《即使深情也枉然》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即使深情也枉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959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即使深情也枉然》试读

第1章:深情也是枉然
暗黑的天色此时正笼罩着这个大雨滂沱的城市,顾颖站在公寓门口,拍了拍身上的水渍,这天还真是说变就变,一点征兆都没有就下起了这么大的雨!
她全身已经湿透了,犹如落汤鸡,所到之处,全是水渍。
匆忙跑回家开了灯,正准备去浴室洗澡的顾颖却突然瞥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她惊讶的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七点四十!以往江景淮没有个半夜是从不踏入公寓的,美名其曰,不想看见她,可现在……
江景淮感受到顾颖的目光也转头看向她,眸子里是深深的厌恶。
“你怎么这么早就……”顾颖话音未落就被江景淮打断。
“你是不是找她麻烦了?”
顾颖微微一愣,脑子里突然回想起今早她出门的时候遇见的一个女人,女人性感魅惑,对她言辞嘲讽了一番,而以她从不吃亏的性格,她怎会不回击?难道就是因为这样,那个女人给江景淮告了状,然后现在江景淮来找她的麻烦?
“说话!”江景淮看着顾颖一字一顿道。
她缓缓的垂下头不吭声,每次江景淮都会以各种理由来找她的麻烦,她知道江景淮讨厌她,恨不得她死的远远的,所以她在江景淮面前从来都很听话。
“对不起……”
江景淮穿着一身黑色睡衣气场全开的站在那里,双手环胸,那精致惹眼的面容散发着怒气:“呵,顾颖,你这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本事还真是从没变过。”
顾颖垂着头,死死的咬住牙不吭声。江景淮大力的捏着顾颖的下巴,声音冰冷无情:“你现在唯一道歉的方式,就是取悦我。”
听见这话的顾颖,身子颤了颤,想到此时还安静的躺在她包里的检验单,脸色煞白。
可是江景淮此时却没注意到这么多,一心只想让这女人付出代价,顾颖颤抖着出声:“等等……”
“怎么?不想要?”江景淮嘲讽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看着她,这就是她耍尽手段和他结婚的下场,无止境的嘲讽,和迁怒。
尽管顾颖已经习惯了江景淮的冷言冷语,可她却没有习惯心痛的感觉……
她恍惚的从包里摸索出那一张检验单递给江景淮,江景淮轻轻扫了她一眼,随手接过,待看清上面的字时,他的脸色顿时阴沉的可怕:“打了。”
顾颖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他,打了……
那可是他的孩子啊!
“景淮,那可是你的孩子……”顾颖强忍住心中的痛楚,硬是从苍白的嘴唇中挤出这几个字。
江景淮嘴角擒着一丝冷笑:“我的?你顾颖是什么人我不清楚?能背着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给我下那种药,还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出来的?”
顾颖紧紧揪着袖口,那件事一直都是江景淮心里的坎,也是她的……
“如果当初没有那件事,你会不会喜欢我。”
江景淮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样,从她身上缓缓挪开:“顾颖,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做着美梦。”
顾颖垂下头不再奢望:“孩子我不会打。”
江景淮的怒气瞬间被挑起,他看着顾颖一字一顿道:“我不会养你的孩子,不管他是我的,还是别人的。”
她不敢置信的大声道:“就算你再恨我,可孩子是你的,他是无辜的……”
“那薇漾呢,她就不无辜吗!”江景淮一把将手里的衣服摔在地上,怒气蓬勃。
顾颖艰难的阖了阖眼,余薇漾,从小到大,我始终赢不了你。
她吸了吸鼻子,再次看向江景淮,试图挽留。可江景淮却根本不给她机会,一把抱起她。
她疯狂的挣扎着,可江景淮却犹如一个恶魔,阴冷地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打不打。”
顾颖手心上的肉已经被她掐的出血,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见她沉默不语,江景淮心中的怒气瞬间燃起,一发不可收拾,这个女人还想生下他的孩子?
“我现在就让那个东西死在你肚子里!”江景淮毫不怜惜的对她又啃又咬,残忍粗暴的像对待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她拼命的想要挣扎,可是无论如何,江景淮都始终没让她逃离,直到最后一切都结束。
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想哭,眼睛却异常干涩,她有想过江景淮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生气,可她却没想到,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不要这个孩子,一个人可以心狠到什么程度,才能以这种方式让孩子死在肚子里。
不知过了多久,江景淮终于停了下来,走向浴室:“明天我会派人带你去检查,这个孩子你没有资格要。”
江景淮从来都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第二天一早,她就被人硬逼着去了医院,医生看她的眼神很是怪异,检查之后,显示一切良好。而她身边的人却在此时把电话递给了医生,医生出门不到片刻,回来之后就吩咐马上安排手术。
顾颖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整个身躯都仿佛置身于冰窖,江景淮在临城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这一点,她早就知道了,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她浑身僵硬的坐在原地,看着一旁忙碌的医生。
就在她被推上手术台的前一刻,她终究没忍住拿出电话打了过去,那边低沉的男声缓缓道:“说。”
“江景淮,这个孩子,能不能不打,求你。”顾颖紧紧咬着牙,这是她第一次求人,这个孩子她真的想要。
江景淮轻笑两声,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什么:“我说过,我不会养你的孩子。既然你执意要生下来,那就只有离婚。”
听着他冷漠无情的话,顾颖握着电话手渐渐泛白:“为什么……”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