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恰似星辰,恰似你》宋念念

宋念念 现代言情

《恰似星辰,恰似你》是由作者[宋念念]编写的一部短篇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宋念念,柏岩。本书主要讲述:一觉醒来,宋念念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而脸也毁了,脚也瘸了,嗓子也废了。 历经千帆,她终于找到她的丈夫柏岩。只是,他身边那个和她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她有什么目的?

《恰似星辰,恰似你》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恰似星辰,恰似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5896】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恰似星辰,恰似你》试读

第1章 一模一样的脸
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划破午后的宁静,被撞倒的宋念念伏在地上惊魂未定地喘息着。
差点就再也见不到柏岩了。
“嘭!”只听到这么一声,一大片阴影投了下来,宋念念抬眼就见一身姿挺拔的人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声音很淡,“你没事吧?”
宋念念眼眶一热,挣扎着起来,却又跌落在地。
“柏岩,好痛。”她下意识就把磨破的手伸向那肇事者,声音似委屈,又似撒娇。
男人愣了一下,脱口而出,“你认识我?”
宋念念点头,声音哽咽,“柏岩,我是念念啊。”
她消失了那么多天,他一定很着急吧。
听到这个答案柏岩的脸就是一沉,视线肆无忌惮地打在宋念念的身上,眼底除了嘲讽还是嘲讽。
她是念念?
她配吗?
呵。
“柏岩,怎么样了?”突然,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
这个声音……
宋念念霍地转头望向那声源,只见一身着杏色连衣裙的女人款款走来。
顿时惊呆在地。
那个女人不光声音,脸也和她的一模一样。
不对,是和她以前的一模一样。
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宋念念咬牙爬到柏岩的跟前,伸手就抱住柏岩的小腿,“柏岩,我是念念,她是假的!她是假的!”
为什么一觉醒来她脸毁了,声音变了,脚瘸了,身上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也被搜刮得一干二净。
现在又出现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在柏岩身边。
宋念念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恐惧。
还一声又一声地强调自己是念念。
不知死活!
寒意渐渐爬上柏岩的眼,声音却是漫不经心的,“你说,碰瓷是不是应该送往警察局才好。”
说完毫不犹疑地将宋念念踹开。
碰瓷他见多了。
宋念念从醒来后已经连续两天没有进食,加上刚才奋不顾身跑到柏岩车前拦住柏岩,身上的力气几乎是耗尽了,柏岩一踹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哇”吐了好大一口血,五脏六腑像是被撕碎了一般,疼得不能自已。
“啊!”那女声尖叫起来,害怕地躲在柏岩身后,“柏岩。”
“别怕,念念。”柏岩揽过那人的纤细的腰,轻抚她的脑袋,温柔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视线冰冷地扫过地上的宋念念,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念念,宋念念听到这个称呼就笑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泪眼朦胧地看向柏岩,“柏岩,谁是你老婆,你都认不出来吗?”
“阿丑,你怎么在这?”“宋念念”欣喜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宋念念的,小跑上前就要扶起宋念念。
转头温柔地对柏岩说:“柏岩,不用报警了,这位就是我前两天跟你说的宋阿丑,张妈不在了,我让她过来陪我。”
手不动声色地拧了宋念念一把,关切地问东问西,“阿丑,你是一个人偷偷过来的吗?你爸妈是不是不让你来找我?别怕,我和我老公会保护你的。”
宋阿丑,如果不是宋念念见过宋阿丑长什么样,自己现在又长什么样,宋念念一定会误以为自己遇到灵魂互换。
可惜,不是。
“念念,把她送回去。”柏岩蹙眉,口吻不容置喙。
“柏岩~~”“宋念念”软软的撒娇,似水的眸巴巴地看着柏岩,“你前两天明明都答应我了。”
“长得不尽人意影响食欲。”柏岩冷酷地摞下了话。
不尽人意这四个字像是把尖锐的刀深深地扎在宋念念的胸口,血肉模糊。
以前她虽然经常和柏岩互怼,但感觉是过了就过了,可这次却疼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柏岩,别这样嘛,你之前都答应我了,大不了以后吃饭的时候让阿丑回避就好了。”
“宋念念”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阿丑回去一定又被她父母卖给老光棍,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柏岩,就让阿丑跟我们住好不好?好不好嘛?柏岩~~”
宋念念以前没少跟柏岩撒娇,但亲耳听到别人用自己声音撒娇那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恶寒。
除此之外,她也迅速理清了一件事。
眼前的“宋念念”一定和她毁容有关,而且,她多半是她身边亲近的人。
不然,她也不会把她扮演得那么好。
只是,“宋念念”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是她?
还是柏岩?
柏岩没有回答好还是不好,转身就上了车。
毕竟相处多年,宋念念知道柏岩是答应了,也没有再坚持说自己是宋念念,跟着柏岩和“宋念念”回她和柏岩婚后一直住的三层小别墅里。
她要拆穿“宋念念”,也要保护柏岩。
“宋念念”既然敢主动把她留在身边,一定是早料到她会回来找柏岩。
所以,也才会有“宋阿丑”要过来陪她这一出。
她是有准备的。
——
翌日。
“哗啦”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被打开,刺眼的光照进狭小的空间里,蜷缩在角落里的人轻哼了声,枯槁的手轻拢身上的薄外套。
“早上好啊,念念。”一清脆的声音响起,似愉悦,又似高高在上。
纤纤素手挑起宋念念的下巴,露出宋念念无一块皮肤完好的脸,像是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噗嗤笑出声来,“哦,不,宋阿丑。”
“阿丑,阿丑,啧啧啧,真是人如其名啊。”说着说着“宋念念”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面对她的羞辱,宋念念仅是别过了脸,拢了拢身上的薄外套,权当她不存在。
“竟然无动于衷,小贱人,倒还挺能装的!”“宋念念”恨恨的想。
轻蔑笑了声,缓缓地站起来,用无比满足的口吻挑衅,“念念,你老公真厉害。”
说到这如愿看到宋念念的肩膀一颤,又漫不经心的添了句,“哦,不对,柏岩现在是我老公。”
“想必昨晚你都听到了,啧啧啧,柏岩他,真是热情如火,我都要招架不住了。”
宋念念脸色大变,不止肩,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萦绕在耳畔整整一|夜的喘息此刻宛如魔咒一般,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在耳边回放,挥之不去。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宋念念一声又一声地告诉自己,痛苦的捂住双耳,可那声音却不依不饶放肆的在耳边缠|绕着她,嘲讽着她。
她甚至还能看到宋思思和柏岩热烈缠|绵的样子,眼泪又不争气地蓄满了眼眶,一滴又一滴地滴落在胸襟,心中的灼热也慢慢地被浇冷。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