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小妖

小妖 古代言情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是由作者[小妖]编写的一部短篇古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孤独迹云,欧阳逸。本书主要讲述:孤独迹云这位女帝坐稳了江山十年后,将元昊朝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本以为会禅位太子,却不曾想十年后的除夕夜,她秘传了当朝的丞相陈绍民进了她的内殿,将一封传位给太子的诏书交到了他的手中。从展开一场腥风血雨…… 之后每年的除夕夜,据有人看到,自那两座墓碑之上,总是会有两只雪雁立在上方,久久不肯散去,据说那是孤独迹云 和欧阳逸……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17072】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一朝霸主:挚爱后宫》试读

第1章 沐浴
景华宫内。
“皇上,方才皇后娘娘求见。”
“嗯。”轻轻应了一声,欧阳逸继续盯着折子上面的诰文。
银醇见万岁爷这个态度,还想说什么,荣灵珊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银公公这是给万岁爷送茶来了?”
银醇立刻把话咽了回去:“荣妃娘娘。”
“呵呵。”荣灵珊笑着走到欧阳逸身边,双手抚上了他的双肩,低下头,“皇上,时辰不早了,我们该歇着了吧。”
银醇尴尬的避开了目光,欧阳逸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朝银醇挥了挥手:“出去吧。”
银醇后退着慢慢退了出去。
替欧阳逸宽衣梳洗,荣灵珊放下了帘子,坐到了龙榻旁看向欧阳逸那张不温不火的脸,她也有些纳闷了,这些日子皇上怎么对自己这么好?
难道真的是对孤独迹云产生了怀疑?
如此就是最好的了,荣灵珊本就是一个头脑简单之人,只要欧阳逸对自己好,那什么事她可不想花费心思去想。
看着荣灵珊那略微泛红的双颊和刚出浴后还滴着水的发丝,欧阳逸闭了闭眼,走了过去,伸手揽过了她的身子,低头就吻了过去。
荣灵珊可能是还没反应过来这幸福来的太快了,本能的僵直了身子,直到欧阳逸霸道的扯开了自己身上的衣带,她才完全放松下来。
“灵珊,替朕怀个孩子。”欧阳逸皱着眉,便吻着她细腻的肌肤便含糊的说着。
荣灵珊咯咯的笑了起来,环紧了欧阳逸,点了点头:“嗯,臣妾自会尽力。啊!皇上。”
欧阳逸太过用力,弄疼了荣灵珊,荣灵珊喘息着,抓紧了欧阳逸。
欧阳逸丝毫没有放轻手中的动作,反而越发的霸道和强力。
荣灵珊痛的留下了眼泪,但心里还是美美的,只是没有注意到黑暗里埋在她胸口的那张脸一直没有任何笑容。
“皇后娘娘,这是老衲为您准备的房间。”国安寺的主持是个慈祥善目的老人,孤独迹云恭敬的朝他颔了颔首。
“有劳方丈了。”
“娘娘客气。老衲就不打扰您休息了。”等主持和小沙弥都退去。
孤独迹云才松了口气,今天陪着母后一路来到这国安寺就感到十分压抑。
今天的母后怪怪的,对自己说的话也怪怪的。
坐到了铜镜前,孤独迹云摘下了发簪,拿在手里,看着它,突然想起了那个面具男:“幻城。”
门子啦一声被推开,春桃走了进来:“娘娘,水烧好了,您可以沐浴了。”
孤独迹云放下了发簪,起身走进了里间,春桃也提着烧好的水走了进来。
褪下外衫,孤独迹云抬手拨弄了一下木桶里的水:“一会儿我沐浴完,就去嬷嬷那里把孩子带过来吧,别让两个小家伙吵着太后安心休息了。”
“是。”春桃将花瓣散进桶中,伺候着孤独迹云沐浴。
“好了,这里我一个人可以,你也累了一天了,先去歇一会,等我洗完叫你,你再进来。”
春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恭敬的退了出去,孤独迹云拿起一旁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子,累了半天,自己也疲乏了,加上水温刚刚好,仰面躺着,迷迷糊糊中竟然睡着了。
被一股风激的身子发凉,孤独迹云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是睡了过去,水温已经不胜先前温热。
本想唤春桃进来,但还是作罢了,自己起身穿好衣服,适才发现窗户竟然是开着的,怪不得先前被冻醒了,走过去,欲关上窗,突然便看到了外面一个黑影穿过。
惊了一跳,立刻披了一件外衫就走了出去。
春桃见孤独迹云出了房门,立刻驱散了瞌睡虫,跟了过去:“娘娘怎么了?”
“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什么人从我们这里偷偷摸摸地离开。”
该不会是偷窥自己洗澡吧?
想到这一层,孤独迹云不禁脸色红了起来,佛门之地想不到还有这种贼!
春桃也是大惊,连忙就要去唤人,被孤独迹云拦住了,这种事还是小事化了好了,传出去,不是自己丢人,而是皇家丢人。
“算了,也许是我自己眼看花了。和我一起去接孩子过来吧。”
和春桃向宋雨蝶房间走去,此时又是几个黑影从身边飞过,孤独迹云立刻惊觉,紧接着就是一番脚步声和吵闹声。
“皇子和公主被劫走了!快追!”
孤独迹云听到后面侍卫的喊声,脸色立刻就变了,慌乱的赶去了宋雨蝶那里,只见里面一片狼藉,宋雨蝶被随行的侍卫护在角落里,两个孩子不见了!
“云儿!”宋雨蝶见到孤独迹云,立刻含着泪水踉跄着奔了过来,“宸儿和羽芊被人劫走了!”
“皇上!皇上!”银醇急匆匆地拍打着房门。
正浅眠的欧阳逸睁开了眼,嗅着旁边异常香艳的味道有些刺鼻,抬手揉了揉鼻子。
或许是昨夜太过销魂了,荣灵珊还沉沉得睡着。
起身披了件衣服,欧阳逸拉开了房门,面带不悦的看了眼银醇:“怎么了!”
“万岁爷不好了,太子和公主被人绑了!”
“什么!”欧阳逸眉头瞬时一锁,顾不得自己衣服还没穿整齐就疾步走了出去,“在哪儿?”
银醇跑着步子尽量跟上欧阳逸,气喘吁吁地说着:“皇后随太后去国安寺上香,昨夜在寺里留宿,遇到了刺客,太子和公主就被人掳走了!”
欧阳逸甩着袖子:“昨夜发生的事,为何现在才来禀告朕!”欧阳逸简直就要抓狂了!
“叫人备马!朕现在就去国安寺!”
“是!”银醇擦了擦脸上的汗,快速去取了马,带着几个侍卫和太监就赶去国安寺。
欧阳逸来到国安寺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封锁了起来,为首的是得到消息的宇垣,带着兵将把这里围堵的水泄不通。
看到欧阳逸的到来,所有人俱是一惊,纷纷行礼道安。
欧阳逸朝他们摆了摆手四处看去,没有看到孤独迹云的影子,蹙起的眉峰更陡。
“皇后呢?”
“回皇上,皇后正去四处寻太子和公主!”宇垣上前一步,回着欧阳逸的话,知道他现在的气很不顺,又加了一句,“有我的人跟着,不会有事的!”
欧阳逸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目光扫视向站成一排的和尚,走近主持,双手合十弯下身子:“方丈,打扰了!”
“圣上言重了,这次太子和公主是在本寺被劫,我们理应配合!”
再次行了礼,欧阳逸带着人去一旁搜索,留下宇垣照顾房间里的母后。
会是何人如此猖狂竟公然抢走两个孩子?
一路皱着眉,欧阳逸领着人在寺里转了一圈:“你们当时就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人从寺里逃出去!”
“回皇上,卑职们敢以人头担保,并无任何人出寺!”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欧阳逸停下了脚步,看到了那个许久不见的熟悉倩影,目光里扯动起一丝异样。
犹豫着走了过去:“云儿!”
含着焦急泪光的孤独迹云猛然回头看到欧阳逸,蠕动着双唇,眼神里是说不出的委屈和惧怕,像把利剑刺在了欧阳逸的心口,闷痛得很。
上前一步,欧阳逸将孤独迹云揽在了怀里,轻轻拍抚安慰道:“别担心,朕一定会找到他们!”
擦了擦泪水,孤独迹云推开了欧阳逸的怀抱,欧阳逸微愣,看向孤独迹云那略显清冷的眸光,不禁呀然。
“皇上此刻还是快些回宫里陪着荣妃甚好,这里自会有人帮臣妾寻得孩子的!”
“云儿!”欧阳逸隆起眉心看向此刻的孤独迹云,他没有想到孤独迹云也会如此,略有愠怒的眸瞳里渐渐平和下来,欧阳逸叹了口气,缓和下语气,“朕也是刚接到消息!”
冷笑着勾起唇角,孤独迹云将脸扭向一旁,孩子失踪都过去一个晚上了,宇垣将军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赶到这里协助侍卫抓刺客寻孩子,而他欧阳逸,自己已派人去告知,希望他能够第一时间派人来,兴许还可以抓到刺客救回孩子,他却躺在荣灵珊到温柔乡里?
难道是自己错看了他吗?
孤独迹云的这一声冷笑让欧阳逸很不舒服,他咬了咬牙,再次靠近孤独迹云一步,反而被孤独迹云后退一步躲开了。
“臣妾要去找孩子了!”
转身离开,欧阳逸这次并没有挽留她。
孤独迹云不禁胸口一痛,果真是厌倦了自己要去宠荣灵珊了?连自己的孩子。哦,不,不是他的孩子。
脸上升起一丝丝苦笑,孤独迹云低着头逃开了欧阳逸的视线。
“三弟!”宇垣见欧阳逸背着手站在风中,看向一旁矗在那里的银醇,朝他挥了挥手,银醇不放心地看了眼欧阳逸,退了下去。
“大哥!”欧阳逸抬头看向那天上那弯月。
“还没有什么线索!”欧阳逸缓缓开了口,声音有些嘶哑。
宇垣握了握挂在腰际的剑,沉着声音道:“我觉得刺客还在这里!”
低了低头,欧阳逸侧目看向宇垣,许久的沉默,突然自后院那端传来一阵骚动,两人同时望去,互看一眼奔了过去。
右眼一直在跳,欧阳逸感觉很不好。
当看到孤独迹云瘫坐在地上,神情呆滞地望着怀里的羽芊,欧阳逸脑中一团混乱地趔趄着走了过去,要不是宇垣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欧阳逸真会一头栽倒。
羽芊。羽芊她。
蹲下身子,欧阳逸看着羽芊那苍白的小脸,颤抖着手探向她的鼻息。
脸色瞬时一变。
“太子也找到了!”
孤独迹云立刻惊醒,抬头,恐慌的神色立刻在惨白的面容上肆染,她抱紧怀里已经没了气息的女儿快步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
一声惊叫,带着凄厉和无限的哀痛。
孤独迹云双膝跪在地上,怀里还抱着羽芊,俯身看着同样已经溺水而亡的宸儿,悲恸欲裂的心脏被撕扯地已经麻木,俯身大哭。
欧阳逸惊呆了,一日之间,儿子和女儿就这么没了。
也不知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太监走到欧阳逸面前,哭丧着脸跪了下来:“皇上节哀啊,太子和公主殁了!”
牙根仿佛都快被自己咬碎,欧阳逸捏着拳头慢慢走到孤独迹云身旁:“云儿!”
“是在做噩梦吧!”失焦的双眸呆呆地看着前方,孤独迹云扯着嘴角笑道,“一定是在做噩梦!”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