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留言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现代言情 > 《倾我一生一世念》严如白 当前位置: 现代言情 > 《倾我一生一世念》严如白

《倾我一生一世念》严如白

时间:2020-02-1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严如白 - 小 + 大

《倾我一生一世念》是由作者[严如白]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赵南安,隋遇。本书主要讲述:赵南安的出生,被母亲认为是她一生的耻辱,有一次母亲偷看了她的日记,知道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就将她毒打了一顿,她只能将“隋遇”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心里。 再次见面,他已经忘记了她,忘记他曾经背过她,忘记了他给过她一直都难以触碰到的温暖…… 暗恋,如此疼痛。

《倾我一生一世念》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倾我一生一世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0346】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倾我一生一世念》试读

第1章 暗恋如此痛
母亲怨憎父亲的抛弃,便将恨意尽数倾倒在我的身上。
她给我起名,赵南安,难安。
她要父亲良心难安,却把苦难都给了我。
我是肌肤胜雪,面容姣好的女孩,却从不曾留过一日长发,也不曾穿过一次裙子。
从小穿着男孩的衣服,不敢轻易表达喜怒,怕脸颊上露出清新甜美的梨涡,让人瞧出了破绽。
赵南安,是“男孩”,是母亲夺回她失去的一切的利器。
我每一次过生日,都会被罚跪,跟母亲说对不起。
因为我的出生,是她一生的耻辱。
16岁生日的前一天,我挨了一次打,疼痛入骨。
母亲偷看了我的日记,我喜欢一个男孩,从12岁初遇,到16岁。
他是我灰色年少时期明媚灿烂的一盏灯,我幻想着某一日,我也可以长发齐腰,穿雪白的婚纱,脸上梨涡绽放,因为他跟我说,“我愿意。”
那日,我被母亲扒光衣服绑在餐椅上,她本来只是冷然的模样,彼时却疯如魔鬼,她手中的马鞭抽在我的身上,发出刺破空气的脆响,她要我说出那个男孩的名字。
我咬紧嘴唇,坚决不告诉她那个专属于我的秘密。
那马鞭一鞭鞭并没有打着我的肉身,而是打在我珍藏着的名字上,那个名字密密麻麻的刻在我的心房,被马鞭抽得血肉模糊,破败不堪。
母亲面目狰狞的朝我怒吼,“你给我记住!你不是女孩!我花那么多钱培养你,不是让你做女孩的!你是男孩!任何一个男孩,你都不能喜欢!否则!我和你都一起去死!否则!我就打死你!然后去死!”
我瑟瑟发抖的望着母亲,不甘心的试探着,“那……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喜欢他?”
鞭子再一次密密扎扎的落在我裸露的身体上。
母亲的手比之前下得更重,“永远都不可能!否则我们都得死!你这个不知羞耻只知道勾引男人的贱货!就知道一心想着勾引男人!”
我望着那个从未对我笑过的母亲,眼泪早已习惯了流进心里,我咽下的每一滴泪,都好悲伤。
那天起,我把隋遇的名字缝进破破烂烂的心脏,再不敢将他写进日记。
我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没有他的日记,是让人看不到希望的黑洞……
被打的第二天,便是我16岁的生日,我第一次穿上了黑色西装礼服,被父亲接回赵家,他要让海城的名流认识我。
我的身份终于得到了赵家的承认,因为我是赵家唯一的“儿子”,更是唯一一个孩子。
我被父亲带去和宾客打招呼,我对每个人只是淡淡勾了嘴角,高冷而清傲的和他们保持距离,不让任何人碰到我的身体,哪怕一分一毫。
因为衣服遮住的每一寸皮肤都是被马鞭抽过的伤痕,真的好疼,好疼。
我突然被人抱住,刹那间,冷汗凶猛外冒,我的牙齿咬紧颤抖。
那女孩抱住我,撒娇的,亲昵的喊我名字,“南安,南安,我好想你,我们都一个暑假没见了,快快快,我介绍我哥哥给你认识!隋遇,隋遇,快过来!”
听到隋遇的名字,我身上的疼痛好像被麻醉,竟在顷刻间毫无知觉。
我转脸过去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礼服的男孩,他长身玉立,眉目清隽朗朗,他的眼睛里住着星星,那样的明亮。
他朝着我走过来,手中的香槟轻轻碰在我手中的香槟杯上,他没有对我笑,只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我,像是在审视我是否可以做个合格的妹夫,“你是赵南安?”
我那颗满是“隋遇”名字的心,疯狂的跳动着,却因为被打后的伤口不停拉扯,顿时鲜血淋漓起来。
他已经忘记了我,忘记他曾经背过我,忘记了他给过我一直都难以触碰到的温暖……
暗恋,如此疼痛。
可比起我过的生活,又是那样美好……

上一篇:《青春不负流年伤》钱多多

下一篇:《念念不想忘》莫问

Copyright © 2020 读趣文学 www.duqupu.com
抵制不良信息,支持正版小说;加强自我保护意识,谨防受骗;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享受健康生活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