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谈情说案》流音

流音 现代言情

《谈情说案》是由作者[流音]编写的一部短篇小说,故事主要角色:郁浓格,裴默闻。本书主要讲述:郁浓格回国第一天,就对重案组的大队长裴默闻一见倾心,开始穷追猛打,都说女追男隔层纱,郁浓格却觉得她和裴默闻之间隔着铁窗。随着一个一个案件的真凶浮出水面,真凶背后错综复杂的犯罪组织也初露端倪,就在郁浓格突破裴默闻的心理防线时,她的师兄柳临章回国,与他一起来的,是伴随着腥风血雨的恩怨情仇。

《谈情说案》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谈情说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5853】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谈情说案》试读

第1章 人质与警察
机舱门刚刚打开,郁浓格就嗖地窜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不顾旁人异样的眼神,硬是第一个抢先下了飞机。从老头子那里得知能回国起,她就归心似箭,恨不得有哆啦A梦的任意门,瞬间就回国。
“啊,亲爱的祖国,我回来了,”一下飞机,郁浓格做出拥抱状,非常抒情地准备吟诗一首,然而拥抱她的是滚滚热浪以及……
“麻麻,这个阿姨好奇怪!”
郁浓格回头,看到一小孩指着自己,周遭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也相当奇奇怪怪,饶是脸皮厚如城墙,也抵挡不住,只好脚步匆匆,逃命似的奔进航站楼。
一进航站楼,放眼望去皆是黑发黑眼的人,熟悉的乡音,分外让人激动,强劲的冷气一扫所有燥热,让人通体舒爽,仿佛来到了天堂。
啊!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不枉费她抢了师兄的名额。
郁浓格陶醉不已,正想好好感受一番身归故土的激动,身后却炸响惊雷般的一声怒吼,“站住!”
郁浓格非常怂的被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本能抱头蹲下,然后就看到两只脚飞快地从她跟前跑过去,速度之快,她只看到了一道残影,不等她抬头,又是一道残影闪过去。
还有人在航站楼练习跑步?!
惊呆了的郁浓格抬起头,准备看看究竟是谁这么奇葩,就看到两个男人在一群旅客中旋转跳跃没有闭着眼,身手灵活得连猴子都自愧弗如。
难道是她离开华国太久,不知道现在华国流行在机场玩“追我呀追到就让你嘿嘿嘿”的游戏。
只见跑在前面的男人就好像是滑溜溜的泥鳅,在人群中自由穿梭,引发一片惊呼,追在他后面的男人跑得更快,以势不可挡的气势追在后面,眼看就要追上。
“你、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逃跑失败的男人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折叠刀,架在了他随手抓住的一个女人脖子上。
嗯,没有错,这个倒霉的女人就是郁浓格,光顾着围观看热闹,她一不留神就成了人质,被刀架在脖子上,还没回过神来。
看到男人掏出了刀子,周遭看热闹的人爆发出了尖锐的惊呼,退开五六米远,继续看热闹。
近距离围观热闹的郁浓格腿有点软,她用眼角的余光瞄瞄锋利的刀刃,有点蛋蛋想去厕所。
挟持人质的男人也很紧张,拿着刀子的手不住颤抖,面对追他的警察,嘴硬地威胁道:“你要是不放我走,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裴默闻看着挟持了人质的嫌犯,好看的眉头拧成一个结。他和组员奉命押送嫌犯,半路却让嫌犯给跑了,要是不将嫌犯抓捕归案,怎么给受害人家属一个交代,要是强行抓捕,估计就要多出一个受害人了。
“警察叔叔,”见面前俊朗英武的男人不吭声,郁浓格心里有点方,“我还是单身汪,我还不想死。”
被冠上叔叔称呼的裴默闻嘴角抽搐,森森怀疑自己看上去很老吗,分明才三十出头好不好!
“就算你杀了她,你也跑不掉的,”裴默闻冷静道,注意着嫌犯的举动,寻找救人的机会。
听到这话,嫌犯还没开口,人质先不干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警察吧,你怎么能怂恿别人杀人呢!”事关自己的小命,郁浓格分分钟化身炸毛的猫咪。
试图与嫌犯谈判,想劝嫌犯放弃人质的裴默闻,沉默了。
“这位大哥,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吧,”郁浓格气愤地说完,问挟持自己的嫌犯,显然是将嫌犯与自己划到了同一阵营。
“别吵!”嫌犯紧张地跟裴默闻对峙,完全不想理会郁浓格,粗暴地喊了一声,面容狰狞,“你别过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
与嫌犯相比,郁浓格就像是小鹌鹑,又瘦又弱,被勒住脖子拖着走,看上去简直惨。
“大哥,你别怕,你有人质在手,他不敢拿你怎么样的,”发觉嫌犯情绪不稳,拿着刀子的手一直在抖,郁浓格真怕他一个手抖割断了她的喉咙,只能尽力安抚他。
裴默闻木着脸,看着人质与嫌犯沆瀣一气,森森怀疑这两人是不是一伙的,干了这么多年警察,他还真没见过站在嫌犯那边的人质。
“闭嘴!”裴默闻黑着脸训斥道,随即又大步向前,走到嫌犯的跟前,“就算你挟持她,也逃不掉的,还是乖乖跟我回去。”
郁浓格感觉脖子一紧,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勒断气,生命安全半点得不到保证,想想就忍不住要落泪。
这位警察大叔,您这样刺激人犯,就不怕他真的把我咔嚓了吗!
郁浓格内心的怨念几乎要满溢出来,眼刀嗖嗖嗖射向裴默闻。
裴默闻面上冷静自持,心里却是捏了一把汗,这个嫌犯涉嫌杀害一家六口,并不会在乎多杀一个人,要是真的让他带着人质离开,人质只有死路一条。
“你、你、你不要过来!”嫌犯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了,拿刀的手抖抖抖,成功在郁浓格脖子上划开一道浅浅的口子。
郁浓格就觉得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疼,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她知道,那是她的血。
都说了不要刺激人犯啊!自己的小命还捏在他手里呢!
“停!你不要再过来了!”眼前这个警察似乎不太靠谱,郁浓格只好尽力自救。
这位警察大叔,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深仇大恨,所以才想要借别人的手除掉她吗!
“大哥,你放心,我愿意跟你走的,”郁浓格无比严肃道。
“你这是在协助嫌犯逃跑,”裴默闻不悦道,他此刻情愿是个被吓傻了的人质,也不要一个协助嫌犯逃跑的人质。
郁浓格撇撇嘴,略嫌弃,“我还没大公无私到为了帮你抓犯人而牺牲我自己小命的地步,我可没这么高的觉悟。”
裴默闻咬紧牙,心里盘算着,等把人质救出来,一定要以妨碍执法的罪名将这人送进去回炉再教育。
“你知道挟持你的人是谁吗,要是你跟他走,说不定你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裴默闻气愤地大声喊着,再一次大步向前接近两人。
差一点!还差一点!
嫌犯被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头都大了,再加上他此刻紧张不安心神不定情绪极端不稳,并没有意识到裴默闻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近在咫尺的地方,只是失控地嚷着,“闭嘴!闭嘴!我让你闭嘴!”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