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以情深赴流年》酷九岁

现代言情

《以情深赴流年》是由作者[酷九岁]编写的一部短篇小说,故事主要角色:沈时念,顾言霆。本书主要讲述:曾经沧海难为水,愿以情深赴流年……顾言霆一路狂飙,我感觉车子都要飞起来了,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上,却不敢说一句话。我怕一张口,他会更受刺激,直接将车速从120码飙到160码,然后带着我一起魂归故里。

《以情深赴流年》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以情深赴流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36984】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以情深赴流年》试读

第一节章 一顶绿帽子
顾言霆一路狂飙,我感觉车子都要飞起来了,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上,却不敢说一句话。
我怕一张口,他会更受刺激,直接将车速从120码飙到160码,然后带着我一起魂归故里。
“小心车!”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在此时要急拐弯,只看到从不远处几乎是飞来一辆大切诺基。
“刹车,快刹车!”
任我声嘶力竭,疯狂拍打他后背,他却充耳不闻,丝毫不为所动。
小小的甲壳虫终于被大切诺基拦腰撞了个正着,刺耳的刹车声、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尖锐声,撕裂了原本寂寞诡异的夜。
却将我原本悬浮不定的心沉寂了。
我一头撞在车窗的边框上,左侧眼角有温热的液体流下,却没有痛觉。我想这下完蛋了!下一秒竟由衷地松了一口气,这样也好,一切便一了百了了。
我几乎做好了翻车的准备,如果车祸可以埋葬一切愤怒,可以抹去一切误解,那我求之不得。
可是车子在急速平滑了短短距离后,竟摇摇晃晃着停稳了,而且停的端端正正!
“言霆!”
身体稍稳后,我急忙抬头寻他,我想他一定伤的比我重,我怕他是要故意寻死。
顾言霆并没有回答我,但是我听到前排车门被打开,然后又被重重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是一股寒风猛然刮进车厢,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拉开后排的车门,二话不说一把将我拽下去。我去,他居然没事,竟还如此生猛!直到此时我的心里才有了一丝恐惧,不是怕死,而是怕他!
我本想使出怀柔政策,泪水涟涟地望着他,嗲声嗲气地说句:“言霆,我疼!”他就会像以前一样十分紧张,万分心疼地搂着我说:“宝宝哪里疼,老公帮你揉揉。”
可是我根本就哭不出来,因为我的左眼瞬间充血,什么都看不见了。
我只觉得左眼眶像挂着一个超大的灯泡,只得努力睁眨着右眼想极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以便博取他的同情。
不过在他钳住我手腕的力道上,就能证明是我想太多了,他恨不能将我捏得粉碎。
苍黄的路灯下,我模糊的视线里,一个身形消瘦的小伙子从大切诺基上跳下来,指指自己的车,再指指我们的车,开始叽里呱啦鬼叫起来。
瘦小子上蹿下跳的样子,像极了被惹毛的孙猴子,我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不料顾言霆也被我惹毛了,他用了更大的力道捏紧我手腕,拉着我走上前,递了一张名片给那孙猴子,说:“这是我的名片,公了私了都随你。不过我今晚没空,明天让我律师找你谈。”
之前不管什么事,他都是递秘书或者律师的名片。如果不是事态特别严重或者非常紧急,顾言霆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堂堂康宁石油公司的总裁,任对方是什么来头都得让上三分。
而今天,他最紧迫的事情就是处理我。
也不管我脚踩着十二公分的细高跟,顾言霆就那样一路拽着我,在夜深人静的柏油路上走了一段又一段。途中我摔倒过无数次,他也没有停下来给我喘息的机会,而是强行拖着我走。
我把随身携带的手包递给他,让他打电话给司机来接,他却牟足了劲一把将它扔出去。我浑身一颤,感觉被丢出去的是我。
看他的样子,何止是想将我丢出去这么简单,他一定恨不得将我杀了。
堂堂康宁集团的总裁,竟然被我戴了绿帽子,而且还是跟他继父的儿子。
我就这样一会被他拽着,一会被他拖着。鞋子早已不知被丢在了何处,脚上还有膝盖上也早已伤痕累累。痛到十分难忍处,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反抗一下,结果几番撕扯后就变得衣不蔽体。
“言霆,我求求你了。”
他充耳不闻。
“言霆,我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他还是充耳不闻。
“言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跟你解释好吗?”
我觉得我的眼里流出来的已经不是泪而是血,我的整个人也已经被掏空了。
“解释?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想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什么要给我戴绿帽子吗?沈时念,你不要告诉我你跟别的男人上床是有苦衷的!”
“言霆,我真的是有苦衷的,而且我跟沈于白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都没发生过?沈时念,我平时惯着你、宠着你,你还真拿我当白痴啊?我亲眼看见你坐在别的男人腿上,还让别的男人那么肆无忌惮地摸你的胸,你现在却跟我说你们没有发生过什么!”
他强压了一晚上的怒火,终于爆发了。顾言霆站在马路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知道他不只是累了,他是心痛了!痛得迈不开步子,痛得撕心裂肺!
我又何尝不是?
顾言霆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空旷的夜幕下咆哮着:“你告诉我,你还想跟他发生什么?”
“言霆,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即使是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我也看得到从他眼里喷出的火焰,它不仅灼伤了顾言霆,也灼伤了我。
早知道会将他伤得如此深,我情愿跟着他一起下地狱,也不愿意用这种肮脏的交易来送他上天堂。
可是我怎么知道他会突然出现在会所的包厢里,他明明已经坐上了去法国的飞机。
“沈时念,你还真是不知廉耻啊,难道你就没有一丝羞耻之心,没有一丝悔改之意吗?你……”
我看到顾言霆再一次牟足了劲,浑身颤栗着抡圆了巴掌。我多么希望他这一巴掌掴下来,能将我打死。如果就这样死了,他就不用太难过,不用沉浸在失去我的痛苦中。
他只会认为,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一个背板自己挚爱之人的女人,该死!
可是他狠狠落下的巴掌,却变成更加锋利的五指钳,将我的喉咙死死卡住。
他这是要掐死我吗?
这样也好,我便可以解脱了。
可是我怕有一天,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他一定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而发狂。
我不忍心,哪怕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但是只要想到言霆可能会心痛,我就死不瞑目。
所以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一定要将事情的原委讲给他听。他那么爱我,一定会原谅我的。
可是除了一直不停地流血,我什么都做不了,顾言霆捏住我脖子的手,丝毫没有松懈的迹象。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