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注册 | 保存页面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我被痴恋灼了眼》京七

京七 现代言情

《我被痴恋灼了眼》是由作者[京七]编写的一部短篇现代言情小说,故事主要角色:宋七月,顾泽凯。本书主要讲述:宋七月喜欢了顾泽凯,整整十年,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曾经把她宠上了天的男人,接近她,只为要她感受到撕裂和破碎。十年的深情,为了能配得上顾泽凯,宋七月付出所有,可到头来,她不过是他的仇人。

《我被痴恋灼了眼》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推荐阅读。

《我被痴恋灼了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奇热书乡,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46581】即可开始阅读全文

《我被痴恋灼了眼》试读

第1章 结婚纪念日
北城墓园。
“我是被陷害的!”
“我不去祭拜路雨涵!”
“她的死和我没关系!沈默辰你放开我!”
曾筱冉一路被沈默辰拖拽着,身怀七个月身孕的她步伐凌乱。
她一边嘶吼着,一边捂着自己的肚子,嗓音里浸满了绝望和痛苦。
“沈默辰,你为什么就是不信我!”
“跪下!”沈默辰冷沉的嗓音夹杂在寒风细雨中显得格外的冰冷刺骨。
“我不,我没有指使人去纵火,我为什么要跪?我不跪!”曾筱冉看着碑上模样清秀的女孩,哑声嘶吼。
“我让你,跪下!”
随着沈默辰的话音落下,曾筱冉的小腿一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双膝跪下!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曾筱冉痛呼出声,可身体上的疼痛哪里有心里痛?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每年的这一天沈默辰都会不由分明的将她拖拽到路雨涵的墓前,让她整整跪一天。
无论她如何解释,如何哀求,他都不会听她一句,在沈默辰的心里,她曾筱冉就是个十恶不赦,为了得到他而不折手段的阴险毒辣女人。
可是,他沈默辰是不是忘记了,这一天,也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沈默辰,是不是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眼泪在眼眶打转,曾筱冉仰着头,望着他,一字一顿的问他。
“相信?那你为什么当年会出现在雨涵出事的火灾现场!”沈默辰面带嫌恶,嗓音冰寒。
又是这样的问题,三年来,他次次询问,她一次又一次的做着同样的回答,曾筱冉突然感觉到累了,格外的累。
就如同沈默辰所说的一样,无论她说多少遍,他都不会信她。
“是雨涵约我的,只是我路途出了一些状况……要不然我也会和她一起葬身火海。”曾筱冉已经习惯,从最初的激动挣扎,到现在的平静叙述,她犹如机器人一样,复述着当年所说过的话。
“所以你为什么不去陪葬!”不带丝毫感情温度的话从沈默辰的口中泄出。
曾筱冉一愣,眼底划过的错愕代表了惊诧,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面色冷峻的男人。
“你……是要我去死?”曾筱冉的喉头发紧,附在肚子上的手在发颤,就连头皮都在发麻。
“怎么,不舍得?”轻蔑的语气里,带着无声的绝情。
“不,只是不值得!”曾筱冉突然勾唇轻笑,她笑着摇头,看着他,眼眸深处却是一片荒芜。
“确实不值得!让你这么轻易的死去,岂不是太便宜你了?”她脸上的笑容太刺眼,沈默辰烦躁的将视线落回到墓碑上,在看到那张黑白照片上笑容灿烂的路雨涵时,烦乱不堪的心在瞬间变冷。
这个女人,这种毒妇,如何能得到他的怜惜?!
“在这里跪着给雨涵赎罪!”沈默辰收起了身上所有的情绪,他一如既往的冷漠。
他说什么!
曾筱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肚子里还有宝宝,要是在雨天里跪一夜,那她的宝宝……
“沈默辰!”她近乎尖叫着喊他的名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
沈默辰驻足,举着伞的他转身,眼底嘲讽,“这个孩子,不要也罢。”
所有的期望,所以的支柱好似在瞬间全部崩塌。
曾筱冉瘫软的跪坐在那里,原本明亮的眸子在瞬间熄灭。
不要……也罢?
沈默辰,沈默辰,沈默辰!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待她?第1章 接受不了
“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
宋七月无数在顾泽凯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泽凯给她。
可这一次,她同样被压在顾泽凯身下,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不要!”
顾泽凯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
“不要?呵!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然后风sao入骨的往我身上蹭?”
“你忘了你若提前到总裁办公室,你都要拉高裙子,坐到我的腿上来,爽上好一阵?”
“现在说不要?装纯给你那个坐在轮椅上不能动的死爹看?”
说着,顾泽凯干脆将双手绑着领带全身赤裸的宋七月拖到办公桌边,办公桌前轮椅上坐着的老人歪着头,全身发抖,双目圆瞪!
老人的嘴歪着,流出口水,全脸通红想要表达,可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宋七月想跑,瞬间被顾泽凯压趴在办公桌前,强势的从宋七月身后进去。
宋七月恨不得立刻跳楼去死!
这是当着她父亲的面啊!
顾泽凯看着轮椅上的老人,“宋哲,你看看,你的女儿,你这辈子唯一的女儿,正在被我侮辱,不但如此,她上大一就做了我的情人,我只要想要,打个电话给她,她就要赶过来!”
宋哲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宋七月喉咙已经沙哑,这个昨天还把她压在身下喊着她“宝贝儿”的男人,今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
“泽凯!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能吗?”顾泽凯的手兜着浑圆,狠狠一捏,继续撞着身下的女人,“宋哲,我母亲当年被你欺骗,抛夫弃子,最后你怎么骂她的?你说她自己犯贱,明明你把她推进海里,却说她是想不开为了你自杀的!”
“你这个宝贝女儿才是犯贱,我把你公司弄破产,都没有说过要娶她,她就天天恨不得浪死在我身上,哈哈,我想要让她用嘴,她就会用嘴,贱得真是天下第一!”
宋哲老泪纵横,想要撑起身体却扑倒在地上。
宋七月从来不知道,原来顾泽凯和父亲之间竟然会有这样的仇!
那过去十年到底算什么?
初三宋家走下坡路,破产,高一认识大自己四岁的顾泽凯,他一直很照顾她。
大一,她上了他的床,从此后,他几乎把她宠上了天,大学从实习开始就是在顾氏,他从未说过娶她。
可她知道宋家破产,她没有娘家的后盾,想要做顾泽凯的女人,一定要优秀,所以她不断强大自己,希望有天能配得上他。
她喜欢了他十年啊!整整十年啊!
宋七月的心疼到颤抖,“顾泽凯!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啊!”
哭声太过凄惨悲烈,撕心裂肺般。
“为什么?谁让宋哲这个该下地狱的禽兽只有你一个宝贝女儿,他将我的母亲推下海,我让他的女儿生不如死,你们不亏吧?”
宋七月笑着笑着就哭了。
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到头来,他只想要她感受到这份爱情的撕裂和破碎。
岂止是生不如死,比上刀山下油锅还要痛。
宋七月做梦都没有想到,受强烈刺激的父亲刚送进ICU,她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侵犯商业机密罪!

Copyright © 2020 读趣铺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uqupu.COM